上周,接到蒋魔的电话,问我周末有何安排?我问他有何建议,他说一起去柳州某县找
放下电话,我想起了去年四月我和老蒋关于的话题:
去年4月12日,柳州的媒体报道,柳州近郊的一位农民捡到3只幼鸟,送到柳州动物园,经鉴定是“海南鳽”。当时多位朋友都叫我去看看,阿东也叫去看,我觉得不太可能,这么神秘的鸟怎么可能见到。我打电话给老蒋,他也不相信。所以我一直没去动物园看这3只幼鸟。如今,老蒋居然要来看海南鳽,我将信将疑的。
到了9日周五晚上,柳州天气一直阴雨不断,我打电话问老蒋还去不去。他说,柳州动物园俸主任是他老乡,多次提起动物园“海南鳽”的事,而且,今年在柳州某县又有热心人送来一只“海南鳽”。职业的敏感告诉老蒋,柳州周边很可能有海南鳽繁殖!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激动起来。末了,老蒋说考虑到时间紧,就先去柳州近郊,哪怕下冰雹也去!
11日周日早上,雨停了。我和阿东、老蒋、俸主任一起驱车到柳州近郊。在车上,俸主任介绍了去年送鸟的农民情况,还说起今年某县发现海南鳽的事:原来,该县一个民工捡到一只“怪鸟”,哥几个准备煮来吃了。包工头发现后出面制止,拿两只鸡和民工换了“怪鸟”,送到柳州动物园,现在公园共有四只“海南鳽”呢。我们听后,大夸起那位包工头,这样的好人难得啊!
一路说说笑笑,不到30分钟,我们到了目的地,见到去年送鸟的农民老王,很朴实的中年汉子。老王带了砍刀,俸主任又每人发了一双厚厚的棉手套,说上山保护手的。一路上,老王滔滔不绝的说起去年发现鸟的事,还说起今年也见过。听了他的描述,老蒋认为和海南鳽的特征、习性吻合,应该不会假,但看不看得到,他也没底。他这几年来,听到海南鳽信息后去现场看的次数不下30次,都没有看到。
在山路上,鸟况不错,我们听到多只淡脚树莺叫声,还有、白喉短翅鸫,我们一心想找海南鳽,没心情耽搁,一直随老王来到山顶。老王指这一条山谷说,从这里下去沿着山沟,90%能看见海南鳽。我望着山沟犹豫着,老蒋说:哪怕30%的可能我都跟你下去!于是,老王在前面拿砍刀开路,老蒋、俸主任紧随,我也拿着200-400小炮,大家戴上手套,拽着树藤慢慢下山沟。阿东背着640在山上等我们,器材太笨重了,不方便。
不一会,我就摔了一下,一身全是泥,幸亏人没事。老蒋帮我抗着相机,我们行进得很慢,这条沟满是浓密的杂树,老王一边开路,一边仔细看着脚下,他很担心有蛇。俸主任和老蒋则搜寻着周围,俸主任说,通过在动物园一年观察,海南鳽是夜行性动物,白天不活动,如果这时发现它,哪怕就在距离人身边3、4米它也一动不动,看来它对自己的保护色是很自信的。我说好啊,如果发现就可以拍个爆框版了。话是这么说,我心里根本不相信可以看到海南鳽。
走了很久都没什么发现,由于长久的干旱,我们走的这一段沟都没水的。树很密而且刺多,脚下山石很滑,走得很辛苦,连习惯在野外工作的老蒋也喊累了。慢慢地,我们渐渐走到了靠近山脚的地方,沟里也开始看见水了。老蒋发现了小型动物的尸体,他如获至宝地捡起头骨,用水洗净放进包里。我们又走了一会,水慢慢清了,而且发现水里有小鱼。我们停下来休息时,听到了类似鹭类的叫声,老蒋忙叫我录了下来。
又走了一会儿,绕过一处浓密的灌木,在沟边立着一颗松树,老蒋发现树底下有几只蛋壳,他抬头一看,一个鸟巢赫然架在头顶的松枝上,在鸟巢旁蹲这一只怪鸟!他一把抓过我的相机狂拍起来。我忙问是海南鳽吗?!他说肯定是的!
妈呀!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我拿回相机,手持拍了起来。树上的海南鳽一动不动蹲在那里,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们,正如俸主任说的,它对自己的保护色那是相当的自信呀。大家都看爽了!
我们不敢久留,生怕打扰了这对海南鳽育雏。慢慢地从原路返回,大家都很激动,我头晕呼呼的,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在返回的路上,老蒋一直在说:“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老王也如释重负,他担心找不到鸟,怕我们白跑一趟。多热心的老王,也是很牛的老王,他在下山沟时说的九成希望变成了现实!!!
下午四点我们返回雒容镇,才觉得肚子饿得慌,吃饭时,大家高兴得不得了,老蒋喝了好多酒!这时我才发现,我穿的牛仔裤左膝处被刮破了,可见这段山路多艰险!
老蒋说:秋风鸟,你拍到育雏的海南鳽,看来今年鸟运用完了!我说:别说一年,几年鸟运用在今天也值得啊!
一直不敢相信,这么好的鸟就在离柳州市区这么近的地方繁殖!期待通过蒋魔的研究,海南鳽神秘的面纱会慢慢在世人面前揭开!
柳州发现海南鳽

_DSC0611

柳州发现海南鳽

_DSC0639

柳州发现海南鳽

_DSC0655

柳州发现海南鳽

_DSC0660

柳州发现海南鳽

_DSC0684

柳州发现海南鳽

_DSC0671

【作者】秋风鸟 【原文链接】鸟网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