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里洞庭鸟大王——鸟类专家姚毅。一个专注执着的人,15年来坚持记录了270种来东区繁衍栖息越冬的鸟类。

八百里洞庭我的家,湘江经洞庭最终汇入长江,对于人来说,洞庭、湘江是一种象征,一种标志,一种情愫,一种眷恋。边的翩翩白影,把一个栖息在东边的湖中汉子带进了我们的视野。

姚毅,工作在东洞庭国家级保护区的一名鸟类专家,默默地拍鸟,暗暗地努力,姚毅的名字在岳阳摄影界很多人知道,但是却不熟悉。他就是这样一个认真做事却不喜欢宣传的人,接触他以后,人们都夸他实在。姚毅极少参加摄影比赛,就是随着自己的兴趣按动快门。来到保护区工作15年,他除了鸟类摄影,其他题材基本不拍。就是这样一个专注执着的人,坚持记录了270种来东洞庭湖区繁衍栖息越冬的鸟类。

八百里洞庭鸟大王

鸟大王

他告诉记者:我的工作就是记录和保护好自然保护区的鸟儿,在经历了数次可能到危及到生命的情况中,在我的的记忆中,最致命的东西,不是黑洞般的沼泽和湖面暗流涌动的漩涡,而是那无法言喻的枯燥和寂寞,曾经有一段时间,在穿越自然保护区的无人区域,看到连绵不绝的草地和湖泊,都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想到我还要在这里面穿行十几年,那种痛苦,不是亲身经历的人,真的很难理解。

但是这种的感觉,在接触到摄影后我有了改观,是摄影改变了我,坚持了下来,把保护区的精灵们都一一记录下来。

在谈到自然保护区拍摄鸟儿体会心得时,他谈出了自己的烦恼,2002年12月的一日中午,他在保护区采桑湖管理站吃午饭,突然感觉身后动静,回头一看,不远处的湖床上有上万只在吃草觅食,发出沙沙响声,他饭碗一放,顺手拿起身边的标准50cm配头的老式机械相机,猫到管理站附近的猪圈中,顺手咔咔来了几张,满地的闻声异动,顿时上万只展翅齐飞,那个壮观的景象,真让人到现在还激动不已。现在单位的拍鸟的设备好了太多,但鸟儿却少了,现在的鸟儿离人距离还很远就惊飞,用500cm长焦加两倍增距镜效果还是不好。

谈到这些年拍鸟的感触,他最开心的是,去年全球环境基金会项目办公室给他资助了一套500cm光圈F4的定焦拍鸟神镜和40D佳能机身,很欣慰看到岳阳一批民间鸟类摄影爱好者队伍日渐壮大,他们一起携手为保护东洞庭湖鸟类资源共同努力。

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通过拍摄东洞庭湖鸟类15年来的日积月累,他很想为保护区出一本东洞庭湖鸟类生态保护方面的画册。

现在最烦恼的是现在拍到鸟的时间越来越少,保护区到处是人,过度的开垦,鸟儿越来越少,昔日他拍摄到红嘴相思鸟的灌木丛,如今已变成了渔民的菜地。

历时5天,记者随行的东洞庭湖调查很快就结束了,大家必须尽快回到自己的岗位,扮演在陆地生活中的不同角色,姚毅临别时,告诉记者最后的一句话是,"洞庭湖真的很美,它的美丽依赖大家......”(图/摄友 范向辉 姚毅)【来源】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