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五角大楼在整编太平洋战史时对一战役加注评语:消灭“敌人”最多的是太平洋上的人鸟战役,歼灭百万以上;败得最没面子的也是这场人鸟之战,海、陆、空三军竟被击退。一场前所未有的——

85岁高龄的尤里斯老人,二战时期双手沾满鸟血。在国际海洋年之夏,他来到太平洋的中心——夏威夷,面对大海发出内心的忏悔。

古老的波利尼亚“海人”曾说:“巨型海鸟是上苍派来的神鸟,它们神圣不可侵犯,谁要是冒犯了它,就会遭到上苍的严厉惩罚。”此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应验了。一群美国士兵侵犯了的“领土”,遭到了的迎头痛击。交战中,面对装备着现代化武器的美国海、陆、空三军毫无畏惧,它们前赴后继,英勇抗击,终于将美军赶出了它们的“家园”。这场举世无双的人鸟大战被载入美国的“太平洋战史档案”。
“鸟王”怒不可遏

1942年夏,美、日在太平洋的争夺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日本海军为扩大太平洋战果,不断调遣海上军事力量,志在一举拿下中途岛。美军为打破日本海军夺占中途岛的企图,一面加紧补充太平洋舰队的实力,一面抢占中途岛附近的一些小岛,修建工事,准备给日本海军来个迎头痛击。美国海军部发现北纬30度附近的一个无名荒岛是个十分有利的战略要地,立即派出一艘战舰悄悄前往占领该岛。当夜幕降临时,战舰就地抛锚。舰长决定先派一小分队连夜上岛侦探,参谋尤里斯一马当先摸黑搜索前进。突然,他发现不远处有一道灰白色的“围墙”挡住了去路,心里十分紧张:难道日本人已捷足先登?尤里斯示意小分队停止前进并随地卧倒,随时准备投入战斗。10分钟过去了,岛上毫无动静,尤里斯觉得光这样呆着不是办法,便将小分队编成两组,一组留在原地作掩护,自己亲率一组前去侦察。当他们逼近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道“围墙”是一大群正在熟睡的巨型海鸟——信天翁。

一场虚惊之后的美国士兵企图越过这道“鸟墙”,岂知“鸟墙”犹如一道弹性的钢铁长城,一只只硕大的信天翁相互依偎,环岛抱成一圈,形成一道无与伦比的“护岛工事”。小分队的行动是秘密的,他们只能小心翼翼地左冲右突,但怎么也找不到一个突破口。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奇迹出现了:一只“鸟王”从滩边小解回来,它一步三摇地走近“鸟围墙”,嘴里发出“咕、咕”几声轻叫,只见鸟群奇迹般地让出了一条通道,让“鸟王”进去。尤里斯急中生智,一招手就带着士兵悄悄地跟在“鸟王”后面,企图蒙混过关进入岛中心。不料,走在最后的一位士兵巴迪被重新封道的信天翁撞倒,响声惊动了“鸟王”。这只“鸟王”突然回过头来,双目怒视着这些全副武装的美国士兵,认为他们侵犯了自己在此世居的“领土”,亮开嗓门高声厉叫,唤醒了岛上所有的信天翁,并跟着“鸟王”一齐仰天长啸起来,尖厉的鸟鸣声划破夜空,在小岛周围上空回旋激荡。这10名美国兵全都慌了手脚,想退出“鸟围墙”,可为时已晚,缺口早被信天翁封死了。“鸟王”调“兵”遣“将”,摆出了里外三道“无门”阵,把他们围得水泄不通。看样子,一场人鸟大战在所难免。

美国兵抱头鼠窜,无处藏身

蓦地,“鸟王”振翅腾空而起,难以数计的信天翁也跟着起飞,它们在空中盘旋几圈后,朝着这群美国士兵俯冲下来,它们利用尖喙、锐爪猛啄狠抓,士兵们被这突如其来的进攻打得抱头鼠窜,地面上的信天翁又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致使他们首尾不顾,无处藏身。“鸟王”似乎也懂得“擒贼先擒王”,它选中了尤里斯为主攻目标,率领它的“御林军”向尤里斯一阵猛攻,尤里斯的额头和手上被啄得鲜血淋漓。

岛上的哭爹喊妈声和鸟儿的尖啸声惊动了舰上的官兵。舰长立即用步话机与尤里斯取得联系,尤里斯请求舰长允许他们开枪射击。“开枪会惊动日本人的。”舰长拒绝了尤里斯的请求。狂怒之下的尤里斯索性扔掉手中的冲锋枪,从腰间拔出寒光闪闪的匕首,对着朝他俯冲而来的信天翁猛砍猛刺,士兵们见状也都纷纷效仿,拔出匕首猛砍信天翁。只见刀光闪过,一只只信天翁惨叫落地,好不容易才击退了第一批起飞攻击的信天翁。但“鸟王”立即又组织了第二批“敢死队”朝士兵们扑来,它们前赴后继,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大概信天翁已发现夜战对它们很不利,在朦胧的月光下,它们的视力很差,因而从空中高速俯冲下来时,不是自相碰撞,就是碰撞树干而亡,这样的伤亡数可能比死在美国士兵刀下的还要多,“鸟王”发出一声长长的鸣叫,突然收兵而去。

“鸟粪炸弹”

次日清晨,当这群美国士兵一觉醒来时,惊愕地发现他们都睡在厚厚的信天翁尸堆上,周围的树上和地上也躺满鸟尸,血流满地,一个个回想起昨夜的那场血战是多么的可怕和壮观。现在他们认为危险期已过,尤里斯与舰长联系后,领着手下爬下鸟尸堆,准备深入小岛腹地踏勘地形。

谁知,他们搜索前进了还不到100米,昨夜被打退的“敌人”——信天翁又从四面八方遮天蔽日卷土重来,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惊得尤里斯小分队连忙背对背围成一圈,拔出匕首严阵以待。但经过一夜苦战后的信天翁此时学聪明了,它们没有直接往下俯冲,而是低空盘旋,然后像轰炸机一样向10名士兵投下了“鸟粪炸弹”,第一批信天翁泻光腹中的“鸟粪炸弹”后,第二批又接着上来,开始轮番投“弹”。一阵又一阵的“鸟粪炸弹”劈头盖脸地浇了下来,打在士兵们的头上、脸上和身上,他们根本无法招架。不一会,阵地上已积起一层又粘又厚的鸟粪层,臭不可闻。士兵们再也不敢原地久留,不等尤里斯下令便四散而逃。信天翁岂肯就此罢休,它们立即改变战斗阵容,兵分几路,分头截住士兵们的去路,并向他们俯冲下来,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白天的信天翁不同夜里,它们眼明嘴快爪也利,既能有效地躲过士兵刺来的匕首,又能有的放矢,首先用尖喙和利爪击落士兵手中的匕首,然后蜂拥而上,叼衣领,拽袖子,抓裤脚,众鸟齐心合力,竟把一名叫做哈桑的士兵拔至空中,直摔得他屁滚尿流。不一会,那个大个子汤姆的匕首也被啄落,一只信天翁立即叼走了他的冲锋枪,另外几只一拥而上,用利爪在汤姆的背上抓开一条大血口,那只领队的“鸟王”则更加干净利索,尖喙一啄,叼出了汤姆的一只左眼球。尤里斯带着两名士兵落荒而逃,冲进一片小树林,看见一堆枯树枝,就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惊魂甫定,尤里斯打开步话机,要求舰长准许开枪。这时,舰长早已通过望远镜看到小分队被信天翁打得溃不成军,已明白信天翁的厉害,同意了尤里斯的要求,一面又增派一小分队士兵上岛助战。

信天翁的“盟军”源源不断

大喜过望的尤里斯又钻出枯枝堆,大声命令士兵们开枪射击。吃尽信天翁苦头的士兵们听到可以开枪的命令后,端起冲锋枪就往空中猛烈扫射,空中密集的鸟群使他们成了无与伦比的神枪手,一发子弹甚至能打下数只信天翁。他们还觉得难消心头之恨,用手榴弹轰炸地面上的信天翁,并与前来援助的小分队会合,直杀得信天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可信天翁并不退让,继续与他们僵持下去。

美国海军部接到报告后,认为情况非常严重,他们必须尽快赶走这些信天翁,抢修岛上的工事,才能有效地抗击日本海军。因此,海军部立即抽调附近海域的其他军舰增援,并从中途岛调出十几架飞机助战,同时又派登陆舰向岛上运送坦克和推土机等。

信天翁受到陆、空两面夹击,伤亡惨重,大有全军覆灭之危险。就在这关键时刻,信天翁突然集群冲向飞机,惊得美国战斗机群连忙升高避开。不多时,冲出重围的信天翁又从邻岛搬来了“盟军”,继续投入激烈的战斗。只要美军的枪炮一间断,它们便成群地俯冲下来,对着士兵又啄又抓。面对这么多的“亡命之鸟”,士兵们抚摸着发烫的枪管,看着所剩无几的弹匣,真不知该如何坚持下去。惟一的指望就是总部赶快再派增援部队来。这时,总部派出的轰炸机赶到,炸死了成千上万的信天翁。但这仍无济于事,信天翁“同盟军”总是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赶来投入战斗。美军为了尽快结束战斗,使出了不人道的最后一招———放毒气。一架飞机向岛上士兵投下防毒面具,随后几架飞机空投了携带毒瓦斯的伞兵。这些伞兵一着地就开始施放毒瓦斯。毒气在岛上弥漫开来,信天翁纷纷倒地毙命。真乃悲哉!壮哉!

岛上的毒气消散之后,登陆艇也已赶到该岛,正当坦克、装甲车、推土机和压路机轰轰隆隆地开上荒岛,准备抢修军事基地时,邻岛上的信天翁“同盟军”又铺天盖地而来,马上把坦克和推土机包围起来。虽然信天翁对浑身钢铁装甲的坦克无可奈何,但它们的尖喙和利爪却敲破了推土机的玻璃窗,吓得驾驶员们浑身发抖。幸亏坦克和装甲车的高射机枪一阵猛扫,才勉强压住了信天翁的攻势。这一日,信天翁直战到日落西山后才收兵退去。

最没面子的人鸟之战

美军在岛上连夜抢修了一条简易飞机跑道和公路。不料红日的升起就像一颗“信号弹”,从四面八方飞来的信天翁降落在飞机跑道上,尽管美军的坦克拼命射击,大炮和机枪一齐开火,打得硝烟弥漫,但这些信天翁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继续上去。它们昂头高声大叫,似乎在向美军庄严宣告:信天翁头可断,血可流,但我们的家园却寸土不能丢!其场景确实令人生畏。面对信天翁如此顽强的英勇抵抗,太平洋舰队也觉得束手无策。如果继续这样对峙下去,美军只会空耗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徒劳无益。无奈,美国海军部不得不命令部队撤离该岛。
这场前所未有的人鸟大战,以信天翁海鸟胜利守住自己的家园而告终。

(人鸟大战)信天翁血战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