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人为了不忘仙鹿和帮助女登哺养炎帝的恩德,在炎帝陵殿内雕了一头仙鹿和一只作为纪念。

炎帝陵的神鹰传说

传说:炎帝和他的三个母亲

相传少典和女登结婚后不久,由于部落之间的战争,少典带领武士上前线去了,因此,女登久未身孕。从结婚的那一天起,女登就很想要个孩子,她多么希望部落之间的互相残杀早日结束,丈夫能回到身旁,自己早日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

一天晚上,女登在恍惚中梦见少典躺在自己的怀中,又梦见天上的太阳落在自己的怀里。惊醒之后,女登发现自己怀了孕,女登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自己终于有了孩子;害怕的是,这件事怎么向少典交代?女登怀胎一年零八个月后,到第二年的五月二十五日,生下一个红球,全家人都感到惊奇。就在这时,那红球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裂成两半,中间坐着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头上长着一对牛角。女登见了,高兴极了,连忙把他抱在怀里,用兽皮包好,取名石年,意思是孩子长大以后,年年像石头一样无病无痛。不久,部落之间的战争结束了。女登的丈夫少典带领武士们回到了部落。少典一进家门,便发现女登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就间女登:“孩子是谁家的?”女登惶恐不安地回答:“我们的!”少典顿时拉下了脸,心想:“我已经在外征战三年,怎么会有孩子?”女登忙向少典解释,少典哪里听得进,心里只是闷闷不乐。

部落里有些冷言冷语传到少典耳里:“少典呀,恭喜你当爸爸了,好一个有出息的孩子,她娘怀了二十个月才生出来,少见!” “少典,你倒轻轻松松,回家就当爸爸!”少典听了这些话,觉得很刺耳,心中憋着股气,唉声叹气的,对妻子的贞洁有点不大相信了。一天夜里,少典从外面回来,满脸怒气,睁着两只通红的眼睛对妻子吼道:“我听人说了,孩子是个野小子,好呀,我算错认你了。”关起门来,将妻子打得遍身青肿,从妻子怀中抢夺孩子,要将他摔死。女登着了急,为了保住孩子,毅然抱着孩子冲出家门,头也不回,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第二天,少典清醒过来,也为夜来的事后悔,怪自己鲁莽无情,妻子出走,不知到哪里去了。他四处去寻找直到天断黑才回来也没有找着个影儿。

再说女登深夜抱着石年出走,怕少典来追赶,也不投亲戚家,逃进了山林。当时正是仲春天气,余寒未尽,夭上下着大雨,女登抱着石年一脚高,一脚低在泥水里蹬。身上湿透,污泥溅得满身都是,为了孩子,也顾不上这些。石年老是在哭,女登用身体温暖着他,不时回头望望后面,见没有人追来,才放慢了脚步,拣一个能避风躲雨的岩洞歇脚,喘一口气。

女登找了个较干爽的地方坐下来,雨水、汗水、泪水流到了一块,她看着自己怀中的石年对他真有说不尽的怜爱。她暗下决心要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石年,如果石年活不了,自己也决不再活在世上。

母子俩在洞中过了一个惊恐不安的夜晚。天亮后,女登才松了一口气,她抱着石年到外面来吸口新鲜空气。雨早停了,太阳朗朗地升了起来,水珠在阳光下闪耀着。

突然孩子哭起来,显然是饥饿了的缘故,女登便将干瘪的奶子塞进石年的小嘴里,但孩子得不到充足的奶水,哭得更厉害了,每一声啼哭都刺痛着女登的心,她恨不得从身上割下肉来喂孩子。女登好容易才哄着石年睡了。她用树叶为石年铺了一张柔软温暖的小床,石年睡在上面倒也舒服,小嘴角不时挂着一丝微笑,女登见了,心里很高兴。女登决定出外去为孩子寻找食物,她慢慢朝洞外走去,不时回头望望洞中的孩子。女登来到林子里,林子里的果树刚落了花,果子是没有的,她只得用野草树叶先填饱自己的肚子,犯难的是找不到石年可吃的东西。也是夭无绝人之路,忽地一只野兔从她面前窜过,她迅速捡起一块石头朝野兔击去,不想竟击中了野兔,女登捡起死兔,飞一样跑回洞去一看孩子还在甜甜地睡着她放心了。孩子醒来后,她用牙齿咬开兔皮,嚼着兔肉喂给石年吃。孩子吃得很香甜,瞪着大眼睛看着妈妈,对妈妈笑着,女登见了心里甜蜜蜜的。

阳光照到洞里来,洞里暖和起来了。孩子吃饱了便“啥晰呀呀”地和女登说着话儿。女登觉得很幸福她一边轻轻地拍着石年,一边哼着古老的民谣。

春去夏来,不知在深山老林里熬过了多少日子!一次女登到水边去,无意中照见自己的脸,大吃了一惊,自己头发全白了,看上去竟像个老太婆,她伤心得大哭了一场。可为了孩子,她不在乎这些。

一天,她将孩子留在洞里,又出外寻找食物。出洞后,也许是心灵感应,她一直心神不宁。回来一看,孩子果然不见了,她以为孩子被野兽吃了,这一惊非同小可,她在林中哭号着,疯狂地奔跑着四处寻找孩子。

原来,女登离开石洞后不久,石年就醒过来了,睁眼一看,不见了母亲,加之饥饿难忍,便大哭起来。哭声引来了正在附近盘桓的一头母狼,母狼见是个孩子,就用舌头在石年的脸上舔着,然后用嘴叼起石年走出洞外,石年被惊吓得“哇哇”乱叫。这叫声直冲云霄,被九天玄女听到了。她拨开云霄,朝下界一看就明白了,原来是太阳神在呼喊求救。九天玄女立刻命令界将母狼射死,又吩咐身边的一头白色母鹿,火速下凡给石年喂奶,还命同去给石年遮风雨,挡阳光。两位神仙接令后,一纵云头就来到石年身旁,仙鹿给石年喂奶,为他遮荫。石年吃饱后就不再哭,闪动着一双好奇的眼睛,久久地望着母鹿和

再说,女登在森林中四处寻不着石年,嚎陶痛哭得昏了过去。昏迷中,女登看见石年向她走来,只见石年形容憔悴,面色苍白,瘦骨嶙峋。女登心疼地猛扑上去,一把抱住石年,伤心地问:“孩子,妈对不住你,妈不该离开你呀,让你担惊受怕了。”石年说,“娘啊!我能活着见到你,要感谢天上下凡的两位神仙!”

女登从梦中惊醒,大呼着:“儿呵,你在哪里?神仙在哪里?”就在女登大声疾呼的时候,母鹿、神鹰将石年送到了女登手中。女登紧紧抱住石年,亲了又亲,深深谢过母鹿和神鹰。

从这以后,石年就有了三个母亲:女登是他的生母,仙鹿是他的奶娘,神鹰是他的养母。在三个母亲的抚育下,石年三个月就会说话,五个月就会走路,一年就长大成人。他身高八尺七寸,额宽膀圆,腰粗体壮,英俊魁伟,且兼有生母女登的慈爱,奶娘仙鹿的智慧,养母神鹰的矫健。

后人为了不忘仙鹿和神鹰帮助女登哺养炎帝的恩德,在炎帝陵殿内雕了一头仙鹿和一只神鹰作为纪念。又在仙鹿和神鹰升天的地方建立了一座“二仙庵”,也叫“霭仙庵”。炎帝陵附近的寺庙神像,一般都是面朝炎帝陵,唯独霭仙庵是背向炎帝陵,据说是为了纪念当年炎帝送别二位仙母升天而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