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世界中的占90%以上的绝大多数种类的婚配都是“一夫一妻”制,也有大约2%的种类过着“一夫多妻”制的父系群聚生活,但还有0.4%左右的种类为罕见的“一妻多夫”制。在一雌多雄制鸟类中,性选择主要是对雌鸟起作用,而不是对雄鸟,因为在这些鸟类中生殖成功率主要决定于雌鸟,而性选择则有利于提高雌鸟的竞争能力。

鸟类中的“女尊男卑”现象

 

是“一妻多夫”制的典型代表,它是一种小型海洋性水禽,体长只有18一19厘米,以水生昆虫等为食。它在北极地区繁殖,越冬在热带地区,春秋迁徙季节途径我国境内。它的体形秀美,嘴细而尖,呈黑色。脚也是黑色,脚趾上具有象花瓣一样的蹼。由于种群内部的性选择主要是对雌鸟起作用,所以表现雌雄外形差异的性二型分化也恰好同大多数鸟类相反:它的雌鸟不但身躯长得比雄鸟高大强壮,羽色也比雄鸟美丽多彩,尤其是到了繁殖季节。这时雌鸟虽然身体的羽毛仍然以灰黑色为主,但眼上出现了一小块白色的斑块,背、肩部有4条明显的橙黄色纵带,前颈呈鲜艳的栗红色,并向两侧往上一直延伸到眼后,形成一条漂亮的栗红色环带。雄鸟的羽色虽然看上去同雌鸟类似,但颜色却十分平淡。

繁殖期的炫耀行为也是由雌鸟主动表露,表现得特别兴奋,围着雄鸟转来转去,并作出各种炫耀姿态,尽力讨得雄鸟的欢心。如果此时有其他雌鸟闯入,它们之间便没有了往日的和气、温顺和羞涩,常常为争夺雄鸟挥动“粉拳”大打出手,上演一场“抢新郎”的闹剧。而那些雄鸟们完全没有一点点“男子汉”的气概,只是悄悄地站在一旁看热闹。雌鸟们的决斗经常斗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直到失败的一方狼狈逃窜之后,获胜的雌鸟才昂首挺胸,带领着争抢到的“丈夫”们在其早已占领的地盘内筑巢安家,欢度蜜月。在筑巢的时候,作为“新郎”的雄鸟们不停地为巢中衔回草根、草叶,十分辛苦。而“新娘”却一反求婚时的讨好姿态,躲在一边袖手旁观。等到产卵之后,雌鸟更是不辞而别,抛夫弃子,另择新婿去了。只留下雄鸟老老实实地趴在巢中,承担起全部孵卵、育雏的重任。因此,对于来说,传统的“雌雄”的地位和观念完全被“颠倒”了,它们不仅是“一妻多夫”,而且是“女尊男卑”,雌鸟在种群中以完全主宰的面目出现,具有压倒优势的地位,拥有许多“男妃”,过着“女王”一样的生活。

由于红颈瓣蹼鹬的卵经常会由于捕食和气候反常而遭受很大损失,雌鸟都具有较强的迅速产出第二窝补偿卵的能力,来与这种环境特点相适应,当然这些卵仍然需要雄鸟来看护和孵育,这种以雌鸟为主的繁殖特征很有点“母系社会”的味道。由于雄鸟承担全部抚育后代的工作,雌鸟则从繁重的孵卵、育雏工作中“解放”出来,专职产卵,客观上就增加了产卵量,从而可以多留一些后代。这是长期的进化过程中所发展起来的一种对捕食者掠夺卵和幼雏的适应。表面上雌鸟似乎是个“狠心无情”、“喜新厌旧”的“坏女人”,实际上则对整个种族的发展有很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