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放生买生形成怪圈

仙湖畔的禁牌旁不少人用网兜捞捕鱼、龟。

本来是一桩善事,然而这善事在深圳变了味。刚获得的动物常常被人抓回来再次卖给其他者,或者卖给酒楼、市场。因为者不懂科学道理,致使动物水土不服,至少一半以上获得的动物死在了植物园里。

 

场面蔚为壮观
7月28日一大早,龙大妈和丈夫就来到了深圳市仙湖植物园,放了一只野生巴西龟,放生前还在龟背上刻上了龙大妈全家的名字,许愿后,才将龟丢入湖中。
上午9时许,在仙湖的“放生池”旁,大约有三十多人站在池塘边准备放生。他们共带来3箱鸟、两箱龟、两袋蛇、两桶鱼以及松鼠、牛蛙各一箱。一位放生者说,这些动物全都是从深圳东门市场买回来的。
过了约20分钟,放生开始了。一时间,鸟跳鼠窜,蛇行龟伏,场面忙乱———鸟儿在草丛中胡乱跳跃,瑟瑟发抖,贴地乱飞;蛇和蛙成了“一家亲”,疯狂地乱窜,缠在一起上岸,全然没有天敌的紧张气氛;松鼠迅速地跑进了草丛中,鱼和龟在岸边浮动……仙湖的女清洁工说,每到初一、十五,或是节日,这种大规模放生场面常能见到,“有的还开着货柜车来放生呢!”

放生动物难逃厄运
然而,获得放生的动物不一定幸运———那批放生者刚走,一直按兵不动守候在一旁的小孩马上就去池塘边,取出了藏在草丛里的长竿网兜。就在这时,放生池边的树林里和大路上也三五成群地涌出一些民工模样的青年,人手一个长竿网兜,冲到池边就捞。只听“扑通”一声,其中一人急得连衣服都没脱就跳进池塘,“奋力”捞起一只乌龟,出水时一脸得意。他的一同伴随即也跳进池中,两手各抓着一条大蛇上岸来。水中的龟和鱼大多都浮在岸边,鸟儿也只知在草丛中乱跳,见人来捉不知躲闪。
那些刚被放生的动物还没“回过味来”,就成了这些人的囊中之物。转眼的工夫,就有半数的龟再次失去自由之身。在另一放生处,一只巴西龟刚爬到水中的石头上透气,就被旁边小店里的三个孩子发现,用长竿网兜将它“生擒”。
在仙湖园内公路上,记者又见到,旅游观光车的售票员随手拿着一个长竿网兜,喊叫停车,然后将一只刚被放生,不知躲闪的鸟网进兜内。有个小孩突然喊道:“保安来了!”这些人立即作鸟兽散。果然,一个保安骑着一辆摩托车前来,只见他站在河边喊了几声:“不准捞!”面有无奈的神情。他对记者说:“我只能吓吓这些人!”
记者问捕捞者,这些动物将被怎么处理,他们说卖出去,至于卖到哪里,却不肯透露。

捕捞者多为“三无”
据一位值勤的保安介绍,捕捞的人大多是外地“三无”人员。这些人有亲戚在园里当清洁工或保安,他们经常翻山进园,没事就沿着水边溜达,捕捞放生动物,然后卖掉赚钱,其中“能卖出好价”又好捉的龟和甲鱼是他们的主要目标。每逢初一、十五,他们就捕捞得多些,“货源”充足时不惜干个通宵。
这些“放生”动物被抓上来以后,一些以低价卖到东门市场去,一些卖给植物园外的酒楼。有时市场里的人也会亲自来这里收货。湖边清洁工告诉记者,园内开小店的人也常抓放生的动物,“哪里一冒烟他们就提着家伙往哪里跑”。原来,有人放生时会在池边烧香做法事,小店里的人掌握了规律便循烟而至。
据这位值勤保安讲,对于捕捞者,仙湖管理处也采取了措施,并派保安巡逻,但收效甚微,有的被抓几次仍照干不误,因为干这个他们会有上千块钱的收入!

买生放生形成怪圈
记者择日来到东门市场。刚进市场即有几个摊主围上来搭讪:“你们是不是来买动物放生的?我们这里有的是野生的!”记者粗略看了一下放生动物的价格,麻雀大概是一两元一只,其他的鸟类各有不同的售价,都比麻雀更贵;乌龟、甲鱼的价格从二三十元到五六十元不等,其他还有蛇、蛙、鸭等各种动物,价格参差不齐。期间还不时有人凑上小声问:“猫头鹰、穿山甲要不要?”
据这几位摊主说,来这里买动物放生的人特别多,有的是三四十人的团体,尤其是香港客人,一买就是上千只。
记者随机问一些顾客有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一位孙小姐说,有一次,她买了一只甲鱼去放生,还没到水边,这只甲鱼就熟门熟路地溜进了水里,她感到很奇怪,这只甲鱼好像被放生过多次一样。顾客王先生说他也有过类似经历:一次他从东门市场买回一只重20公斤的野生乌龟放生,买回家后发现,这只龟壳的隐蔽处刻有几处“××××年放生”及放生者的姓名,王先生说从那以后他留了个心眼,买的时候要好好检查一遍。

放生动物半数死亡
被放生的动物即使侥幸逃过捕捞者之手,大多也会因水土不服而大批死亡,真正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就在放生的第二天,记者又来到仙湖植物园,眼前的一幕触目惊心。地上、草丛里、矮树上,到处都是形状各异的小鸟,但大多都是行动异常迟缓。见人靠近,稍微有活力的还能跌跌撞撞地躲一躲,大多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瑟瑟发抖。有的甚至像得了瘟疫一样,闭着眼睛打颤,全身的毛被啄秃了一片又一片。原来头天晚上刚下了雨,这些刚被放生的鸟死了一大批。清洁工一大早已扫走了一批死鸟,侥幸没死的就成了现在的样子。“它们未必活得过今天。”清洁工痛心地说,这些放生动物,尤其鸟类龟类,至少要死一半以上,每次池塘里都漂着一层尸体。

水土不服是主因
据仙湖植物园研究所有关负责人分析,来放生的鸟类不外乎两类:一类是野生的,大多是从外地(比如广西、海南)被抓来的,根本不适应这里的生态环境;而如果是人工饲养的,不会觅食、搭窝,即使不饿死,碰到下雨也活不下来。“所以,外地鸟、人工饲养鸟基本都不能存活。”她说。造成放生动物死亡的另一原因是,放生者对所放动物的品种、习性不了解,盲目放生,如明明是陆地生活的山龟却偏要放到水里,植物园的工作人员经常可以见到脸盆大的山龟死在湖里。

善举要与生态结合
据仙湖植物园研究所的李博士讲,这些放生的动物对仙湖植物园原有的生态环境并没有大的影响,但仙湖的水质的确因此一年年地变绿,不复往日的清澈则是事实。仙湖内原有的野生鱼种如胖头鱼,能够减少湖水的有机质的含量,对净化水质,阻止湖水发绿、变臭作用很大。
放生的鱼种大多是非洲鲫等生长繁殖速度很快的鱼种,它们非但没有净化水质的能力,随着它们数量的增多,引来越来越多的垂钓者,间接地破坏了仙湖的水质。原来钓鱼时撒下了许多玉米粉和鱼食,由于这些物品中含有许多氮元素和磷元素,结果就造成仙湖湖水中有机质增多,导致湖水变绿、变浑浊,用专业术语来讲就是“富营养化”。
李博士说,仙湖现在的状况是“中度富营养化”,如果再不采取措施,湖内有机质再增多的话,湖水将最终变为深绿色、发臭。
最后她强调,在仙湖放生的人基本上带有很大的盲目性,结合生态环境,在科学的指导下放生,对生态环境才有意义。
《羊城晚报》供稿

放生八大技巧(链接)
1.必须遵守不固定时间、不固定地点、不预先订购的购买原则。
2.不能贪图一时方便或便宜,先去预定造成商家趁机捕捉兜售。
3.不能叫商家代为运输及野外放生,造成商家趁机回头捕抓或兜售。
4.放生地点宜选择人烟稀少,地广水深,适合物类生存之地域原则。
5.放生仪式宜简单,放生过程应迅速,千万不可因人为原因拖延,造成笼内动物死亡。
6.夏季嬉水人多,宜注意,不要让捕捞者有可乘之机。
7.海洋野放必须做详细物类生态及存活率研究。船行海洋外海野放时,必须注意气象变化。外海野放深度不得超过50米,如果超过50米深度,因水中压力过大,物类可能因一时不适应而死亡。
8.最好参加有经验的团体,做详细的生态环境研究,备有专用运输工具及氧气筒,水温控制、无线电、前进观察员、安全人员、救生员等周全设备,不定点、不定购的方式采买本土物种。
    《京华时报》 (2002年8月8日第A10版)

深圳放生买生形成怪圈

女商贩的摊点有各种动物被关在笼中出售。

深圳放生买生形成怪圈

东门市场的鸟儿有不少是等待着让人们买去放生的。

深圳放生买生形成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