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仅9个月,就在1950年8月1日发行了以和平鸽为图案的纪念《保卫世界和平(一)》,极早的将鸟类的形象搬上“国家的名片”。以后,陆续发行了许多的鸟类专题,为宣传、保护鸟类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现将新中国发行的鸟类专题进行盘点,以供鸟类专题集邮爱好者参考。

从第一枚,到2006年底,在新中国中涉及有鸟类形象的总数达200余枚。根据这些鸟类的主题、图案及其表现的形式,我们将其大致分为四类:一、介绍类:主题和主图均为鸟类,以介绍鸟类,提高人类的保护意识为目的。如特48《丹顶鹤》全套3枚、T79《益鸟》全套5枚加1枚小型张,共18套60枚(含小型张3枚),另有2个小本票;二、象征类:主题不是鸟类,但以鸟为主图或图中有鸟,以鸟类象征某种事物、意义,如纪5、纪10、纪24.三组《保卫世界和平》,以和平鸽寓意世界和平等,共31套56枚(含小型张3枚);三、附着类:因某种神话传说、戏曲、绘画、器物、工艺品等中含有鸟类形象,在介绍这些事物时,同时出出了鸟类的形象。如:1993-14(4-2)鸳鸯形盒,主图为古代漆盒,而此盒的形状是鸳鸯。2005-12(5-5)主题是安徒生童话《丑小鸭》,该童话故事讲的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故事,主图为雏鸭和白天鹅,共44套63枚(含小型张2枚),另有2个本票;四、关系类:在介绍景物、鸟类与人类的生活关系时,出现了鸟类图案,如T127.(4-2)保护大气环境,图中出现了三只飞鸟。2005-15《南极风光》第二、三枚,主题为南极冰山和格罗夫山,票图上出现了在此处生存、栖息的帝企鹅和南极燕鸥,共16套21枚。

由上述分类可见,新中国发行的鸟类邮票不少,但并不丰富。象征类和附着类太多,占鸟类邮票总数的一半还多,且以鸽、鹤为主,其它种类极少。而介绍类较少,仅占鸟类邮票总数的29.4%,这与我国丰富的鸟类资源并不相适应。

希望国家邮政部门将鸟类邮票列为重要选题,制定科学、周密的计划,精心设计发行更多精美的鸟类邮票,以强化人们的保护鸟类意识,丰富新中国集邮。

鸟类专题邮票是集邮者喜爱的热门选题,许多国家在发行的邮票中,十分重视发行本国特有的,或生活在本国的鸟类邮票。不少国家不仅将鸟类作为重点选题来对待,还常以系列邮票的形式,设计发行鸟类邮票。

在新中国发行的有关鸟的邮票中,多数是表现鸟的文化或鸟的绘画艺术,如《民间玩具》中的泥鸟、《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话鸟、《马王堆汉墓帛画》中的精灵鸟、《儿童生活》中的儿童画鸟;孔雀、凤凰等象征美好吉祥的鸟往往成为邮票主图的烘托和装饰图案,如《工艺美术》邮票设计者选用了孔雀图做边饰,较好地衬托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主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借鉴“凤戏牡丹”典故,以凤凰“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来表现“箫韶九成,凤凰来仪”的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的太平盛世;《联合国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以凤凰尾羽与和平鸽的身体结合,象征和平女性吉祥。在早期新中国邮票中有些鸟的内容的邮票甚至是为了突出政治、表达主题而使用的。如《保卫世界和平》画了和平鸽,《社会主义国家邮电部长会议》反映邮电通信画上鸿雁,象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以至直接用鸟类冠名的特种邮票也突出了思想性而忽略了科学性。《丹顶鹤》邮票即是明证。应当说出自国画艺术大师陈之佛之手的《丹顶鹤》的确是艺术精品,为创作好邮票,画家殚心竭虑,精益求精,在意境、形象、色调、布局诸方面都下了大气力,最后选定的“翠竹双鹤”、“碧空翔鹤”和“松涛立鹤”确是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佳作。但从科学眼光看,鹤从不在松树下站立,更不可能“听涛”。因此如果把这套邮票编入鸟类生态专题就明显失当了。

直到1980年新中国邮票才开始对鸟类选题的科学性予以关注,在邮票设计中重视对鸟类形态、生活习性和生态环境的刻画和使用动物拉丁文学名。应当说这一时期正是我国大力提倡科学和环境保护的时期。这一时期鸟类邮票的特点是:一是列入环境保护的选题。几乎每一、两年都有发行,注重珍稀濒危鸟类。二是纳入联合发行内容。从1992年《鹳》开始鸟类成了两国共同发行邮票的一个重要内容。三是重点化、大型化。《益鸟》、《天鹅》、《白鹤》等都同时配发了小型张或小本票。

新中国的鸟类专题邮票从1962年发行特48《丹顶鹤》至2001年发行2001-4《国家重点野生动物(I级)》(第二组),已有14套,涉及珍稀动物近20种。上个世纪,新中国鸟类邮票虽然已初步得到重视,但尚未上规模和档次,尤其是九十年代一直没有发行大套的鸟类选题邮票,也没发行相关的小型张,这与我们这样一个重视环境保护工作的泱泱大国的地位极不相称。

新世纪到来的2002年,国家邮政局发行普31《中国鸟》普通邮票,2月1日发行的第一组共三枚图案分别表现了武夷山的“黄腹角雉”、新疆的“白尾地鸦”和台湾的蓝鹊;4月1日发行的第二组共二枚,图案分别是贺兰山红尾鸽和藏鸽;12月7日又发行了普31《中国鸟》的小本票。在这次《中国鸟》邮票的设计中,设计者有意识地用写实画法刻画鸟,刻画中,突出表现鸟警觉的眼神,画面赋予鸟以灵性。为使画面更富艺术性,设计者还借鉴了中国画花鸟画的技法用兼工带写的手法描绘了相关的花草树木,使画面生动怡人。可以说以普通邮票形式来宣传鸟类,以特种邮票的规格来表现鸟类,以小本票的待遇来突出鸟类,这在我国均属首次。

诚如《中国鸟》邮票设计者黄华强所言:“我感到满足和欣慰,《中国鸟》能作为普通邮票发行,使这一选题的受众面达到一般宣传画难以起到的效果,这是我的期盼,也是我画邮票的终极目的”“相信通过《中国鸟》普通邮票的发行,必将更增强我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了解中国在保护资源、拯救濒危物种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同时将进一步增强人类保护鸟类的环保意识与行动。”的确,人与鸟类的关系是悠远、复杂和变化着的。喜爱鸟类是人类共通的善良本性。相信通过鸟类选题邮票的发行,将使爱鸟护鸟的宣传,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同时通过对鸟类邮票的收藏,让人们更加珍惜地球资源和环境,更加自觉保护生物物种、维持生态平衡并使之朝着有利于人类生存的方式循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