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鲁伊 三联生活周刊

尽管刘易斯.卡罗尔在他著名的童话《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活灵活现描绘出了一只“爱用照片上莎士比亚的姿势思考问题”的,但实际上,这位生于1832年的英国作家终其一生也没能见过一只活着的

渡渡鸟的涅磐与重生

Raphus [Rafius] cucullatus/Mauritius Dodo毛里求斯

早在他出生前的151年,这种原产于毛里求斯岛上的大鸟就已经因人类的肆意捕杀和对其生存环境的破坏而彻底灭绝。留下来的,只是散落于各处博物馆中残缺不全的骨骼标本:牛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中的一只风干的鸟头和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中的一只风干的鸟脚。在1865年毛里求斯的一名中学教师乔治.克拉克(George Clark)发掘出第一具渡渡鸟化石之前,全世界保存下来的渡渡鸟标本甚至还不足以拼出一具完整的躯体。此外,还能够让人们想起这种命运悲惨的鸟来的,就只有那句常常被用来形容死得不能再死了的俗语――“死得跟渡渡鸟一样”(as dead as a dodo)。

没人知道牛津大学动物学和动物人类学系古生物分子研究中心的两位科学家――艾伦.库珀(Alan Cooper)博士和贝斯.夏皮罗(Beth Shapiro)――最早开始对渡渡鸟产生研究的兴趣是不是受了卡罗尔的影响,但他们的研究对象却的确是当年激发了卡罗尔灵感的那只渡渡鸟头。这只被称为“爱丽丝奇境中的渡渡鸟”于1683年,也即最后一只渡渡鸟死去的两年后被捐献给牛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在几百年时间里,它一直被摆放在那里,提醒着人们所有那些因为滥用自身改造自然的力量而造成的悲剧。不过,库珀和夏皮罗于今年3月1日对BBC新闻宣布,他们已经成功地从这只渡渡鸟残留标本的皮肤中提取了仍然带有活性的DNA,并将这一成果发表在当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于是,这只在人类的贪欲之火中涅磐的鸟有可能迎来它的第二次生命。

在接受BBC新闻记者的采访时,刚刚度过36岁生日的库珀博士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只渡渡鸟的DNA仍然幸存着,它受到了严重损害并且断裂成了微小的片段,但这些小的片段依然保留着。”这些DNA片段虽然微小,在生物学家的实验室中,却能展现出一个前所未见的奇妙新世界。

同所有的动物学家一样,库珀博士及其同事首先着手的,是探寻渡渡鸟在进化树中所处的位置。作为比较,研究人员从曾经生活在毛里求斯岛附近罗得里格斯岛上的Solitaire鸟身上也提取了样本DNA。同渡渡鸟一样,Solitaire鸟也是一种早已灭绝的体积庞大、不能飞行的鸟类。很久以前,科学家们就怀疑过Solitaire同渡渡鸟可能就是同一种鸟,或是在血缘上十分接近。但由于二者都早已灭绝,这一点一直未能得到证实。此外,库珀博士还从现存的35种鸽子中提取了供比较的DNA。

在精密的DNA序列分析之后,研究人员得出了结果。渡渡鸟和Solitaire鸟的确是亲缘关系最密切的两种鸟类,它们都属于鸽形目孤鸽科,在进化树中是鸽子家族的成员之一。远在毛里求斯和罗得里格斯岛形成之前几千万年,它们就已经分化成为不同的个体种属。通过对地质学证据的考察,库珀博士的研究小组还推测出,渡渡鸟和Solitaire鸟的始祖可能最早都是生活在东南亚地区的,在几百万年时间中,这两种不会飞行的鸟儿是如何远涉重洋,跨过印度洋来到遥远的非洲海岸,对于科学家们来说依然是个谜。然而,如果考虑到这些鸟儿在长途跋涉之后却最终在被它们视为天堂的岛屿上迎来了自己的末日,这又为它的迁徙带来了许多悲剧色彩。

在库珀博士的研究中,最振奋人心的一点还在于,成功提取渡渡鸟仍然具有生命力的DNA为这种三百多年前就已灭绝的鸟类的复活提供了极大可能性。随着克隆技术的日新月异,电影《侏罗纪公园》中的恐龙复活在许多生物学家眼中已经不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同灭绝了几百万年的恐龙相比,渡渡鸟显然在克隆的困难程度上减低了许多。

就像一位在网上名叫Coolg的人在雅虎新闻论坛上就此事发表的评论中所说的,“我们克隆了绵羊,然后又克隆了猫,还总有人叫嚷着说克隆人马上就要跳出来对我们说早安,那么为什么不去克隆一只渡渡鸟呢?那好像还要更有意义一些。”而牛津大学的渡渡鸟残余标本的所有者、动物学家玛高莎.诺瓦克坎普(Malgosia Nowak-Kemp)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指出,研究人员在排序方面遇到一些困难,因为它破碎得太厉害了。她承认,现有的发现对于让渡渡鸟复活来说可能还不够,但并不应因此而失去希望,“你永远都不能说永远不可能”,她充满自信地说。

至于为什么要让渡渡鸟复活呢?似乎卡罗尔在几百年前已经在《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让严肃的渡渡鸟先生给出了答案――“为什么吗?解释它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去做一下。”■

有关渡渡鸟的FAQ

渡渡鸟的名字由来

渡渡鸟的学名是Raphus cucullatis。1598年,当葡萄牙的航海者们来到位于印度洋上的毛里求斯岛时,首次发现了这种灰色的鸟类。没人知道它的身体肥胖(渡渡鸟的平均体重在20公斤以上)和翅膀退化不能飞翔这二者之间哪个是因哪个是果,但毫无疑问,这些因素与其毫不设防的善良天性结合起来,给了外来者极大的诱惑。水手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捉到一大群肉质细嫩的渡渡鸟,用来当做海船上“有生命的罐头”,或是仅仅为了取乐。他们为这种笨笨的大鸟起了“渡渡”(dodo)的名字,因为在葡萄牙口语中,这是“傻瓜、笨伯”的意思。

渡渡鸟的灭绝

水手们的捕杀只是渡渡鸟灭绝的原因之一,最致命的是他们将其他动物引进了毛里求斯岛独特的生态环境,这些外来者――狗、猪,甚至是老鼠――都成了渡渡鸟无情的杀手。因为不能飞翔,渡渡鸟将它们的巢筑在地面上,在其中产卵孵雏。对于水手留下的狗和猪来说,这些巢就成了盛满无上美味的盘碟。当狗和猪因为没有天敌的制约而大肆繁殖之时,毛里求斯岛上的渡渡鸟就迎来了自己的末日。这种引进原有生态环境中并不存在的动物但又忽略食物链中的制约与平衡关系从而引起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的事例此后还出现过多起,最近也是影响最大的,是澳大利亚的“兔子灾害”。

渡渡鸟和大头树

大头树(Calvaria tree)是毛里求斯岛上一种独特的树。在渡渡鸟灭绝之后,人们发现大头树的种子不再发芽,而它似乎也马上就要面临同样的灭绝命运。到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岛上的大头树只剩下了13棵。幸好,在1981年,美国动物学家在考察大头树不再发芽的原因时灵机一动想到了渡渡鸟的灭绝和大头树“不育”中可能存在某种关系。后来这种大胆的假设得到证明:大头树的种子外壳极其坚硬,只有当渡渡鸟将其吃下并经过消化,嫩芽才能破壳而出。现在,动物学家们尝试用火鸡来替代渡渡鸟在生物链中的这一环,已经取得了成功,大头树因而得以死里逃生。

渡渡鸟真的那么胖?

在一直以来人们对渡渡鸟的描述中,它都被形容为一种肥胖的、蠢笨的、行动迟缓的鸟类,然而,在苏格兰皇家博物馆馆长安德鲁.凯迟纳(Andrew Kitchenner)发表于《新科学家》杂志的一篇论文中,他却根据自己的实地考察经验和对不同实际渡渡鸟画像及描述文字的考据,得出了渡渡鸟其实是很灵活而消瘦的结论。根据他的观点,渡渡鸟和毛里求斯岛上其他鸟类一样,体重会随着季节而改变,但却从来没有像大多数画家所描绘的那么胖。他认为,那些画家笔下超重的渡渡鸟,可能是在被水手带到海船上后“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后果,而这迷惑了许多后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