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资源的状况,是一个地区生态环境的一个重要信号灯。

的鸟类资源状况如何?在这次调查中,他们共追踪记录到了已知的344种鸟类中的224种,同时记录到本岛鸟类的2个新物种:红嘴鸥和黑脸噪鹛。

据专家介绍,与历史上对岛鸟类的调查结果相比较,本次调查发现了岛鸟类近几十年的一些变化规律:

种类丰富,并独具特色

海南岛所具有的热带、亚热带过渡性自然条件,食物终年不缺,使岛上具有非常丰富的岛类资源。海南岛鸟兽种类繁多,同时又具有独立的岛屿特色,由此成为专家和学者们研究鸟类在不同历史时期数量变化,以及生物多样性的天然基地。据省林业主管部门介绍,历年来,海南岛的鸟类吸引了众多中外动物学家不断前来考查和访问。

据悉,国内专家对海南岛鸟类研究历史颇长,但解放前从未有过系统的深入调查。因此,以往岛上鸟类的记载,大多是外国人作的。他们以各种不同身份,在海南岛各地游历,从中收采各种鸟类标本,并加以整理报道。

解放后,国内一些高等学府曾联合组成调查队,专门对海南岛的鸟类作过相对系统的考查。1960年至1974年,广东省昆虫研究所与中山大学,用历时14年的时间对海南的鸟类进行了更为全面的调查和记载。

海南岛的鸟类资源海南岛的鸟类资源海南岛的鸟类资源"巧妇"

灰喉针尾雨燕    :“东方蜂鸟”

据介绍,此次考查综合了前人的调查结果,共记载海南岛的鸟类为344种(另18亚种),分属于20目、60科。种类数量占全国鸟类总数达30%,其中以热带性的食果、虫、花蜜的种类最为繁盛。

海南岛的鸟类资源

是世界极度濒危鸟类

专家称,海南岛的鸟类与闽南沿海一带、台湾岛的鸟类种类相近,都富于热带、亚热带雨林特性。比如鹦鹉类、鹎类、类等。与此同时,海南岛由于与大陆隔离已有相当长的时间(约6000多万年),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海岛,自然环境也因此逐渐发生了变化,成为一个独立的亚区。本岛鸟类的特有种证明了这个问题。如海南山,在全球范围内的其他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它的踪迹;海南的棕腹隼雕、橙胸绿鸠、盘尾树鹊、灰喉针尾雨燕等,在我国范围内,也别无他有。

海南岛的鸟类资源

海南常见的

据专家考证,海南岛鸟类的特有种数量虽不及台湾岛,说明海南岛脱离大陆较台湾岛要晚,但由于地形上与台湾岛的差异,海南岛的鸟类中,有大量自己独特的亚种。比如鹰雕、蛇雕、白鹇、孔雀雉、星头啄木鸟、八哥、黄胸柳莺、画眉、灰蓝鹊、草莺、大山雀、禾花雀等,共达59种之多。

丰厚的产业价值

海南岛的鸟类资源海南岛的鸟类资源海南岛的鸟类资源海南鹩哥又名"秦吉了"

在此次考查中,专家们对海南岛鸟类资源的经济价值也做了初步评价。他们认为,海南岛的鸟类资源是珍贵的自然历史遗产,也是我国一项巨大的自然财富。除具有宝贵的生态价值和科研价值,本岛鸟类中产业价值较大的,应是大毛鸡、小毛鸡和

据了解,由于毛鸡酒畅销国内和东南亚一带,早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专业猎手,从广东的徐闻、高州、廉江、海康等地,到海南捕猎毛鸡。据不完全统计,1970年—1973年间,每年捕获量约达200万只。那时,由于气候,生境适宜,海南岛的鹧鸪资源相当丰富。如岛西的白沙、昌江、东方等地,每平方公里约有鹧鸪80—100只。此外,海南岛的白鹇、原鸡、鹦鹉、鹩哥、绿翅鸭、沙雉、珠领斑鸠、火斑鸠和灰头南鸠等,也都有一定的利用价值。

物种新记录和种群变迁

海南岛的鸟类资源海南岛的鸟类资源"一对鹧鸪一块山头"

"智慧之神"

1996年,为了全面摸清本岛野生动物资源的家底,海南省第一次大规模、全省范围内的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工作启动。1997年5月,由海南省野生动物保护站、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海南师范学院、省内有关保护区,共同组建的“海南省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队”,开始为期一年多的全省野外调查。他们在海南岛鸟类的史册上,记录了新的一笔。

在这次调查中,他们共追踪记录到了已知的344种鸟类中的224种,同时记录到本岛鸟类的2个新物种:红嘴鸥和黑脸噪鹛。

据专家介绍,与历史上对海南岛鸟类的调查结果相比较,本次调查发现了海南岛鸟类近几十年的一些变化规律:

其一,1983年记载的344种鸟类中,其中的34种都是引用国外学者在海南岛考查的记录,而自上世纪30年代至本次全岛鸟类调查,这些鸟再也没有记录到。同时,这些鸟在本岛都属偶见鸟、或迷鸟。其中除红翅绿鸠、小杜鹃、大草莺、梅花雀外,其余30种鸟都是迁徒鸟。

其二,20世纪早期、中期数量较多的原始森林鸟类,现在数量锐减,难以见到,而在前次调查中,分布较普遍,数量相对较多,往往成群分布,每群的数量则十只、二十几只,多时四五十只,个别种有时上百只,如鹩哥、原嘴绿鸠、绯胸鹦鹉、银胸丝冠鸟等。

但是,由于海南岛的原始林面积减少相当快,热带天然林从20世纪初到80年代,至少减少了2/3,这些鸟在海南岛的生存存在严重威胁。其中,在我国仅分布于海南岛的橙胸绿鸠,在本次调查中已没有记录,其他几种记录到的个体也极少,几十个成群的现象已经看不到了。

其三,海南岛约有40种鸟,如白头鹎、暗绿眼鸟、灰眶雀鹛、家燕、白腰文鸟、、棕背伯劳、环颈彳鸟、褐翅鹬鹃和黑喉噪鹃等,依次为海南岛的常见鸟。它们的物种数量变化不大,一直为当地居民遍见率较高。据专家介绍,这一情况表明,这些常见鸟对栖息地和要求不十分严格或对环境变化的适应性强,对环境变化不敏感。

其四,5种鸟类重新到来。黑翅鸢、红嘴鸥、草号鸟、黑脸噪鹃和黑眉苇莺,这五种鸟在以往的几次调查中都没有记录到,但近年来,一些鸟类学家在海南访问期间发现了它们。这五种鸟,由此成为近几年来海南岛鸟类的新记录。

其中,是世界极度濒危鸟类,除1903年在海口发现外,近90年来在海南岛难见其踪影,但1991年又在海南岛琼山市东寨港口红树林滩涂出现,近几年并连续有记录。据专家称,这与我省近年来在生态环境的保护与恢复方面所做的努力,有着密切的联系。

(套题照片:橙胸绿鸠、棕腾隼雕)

海南岛的鸟类资源

可爱的西沙

虽然介绍的文章很多,但这次由我省海洋生物专家刘胜利教授亲自描述他所见到的东岛上的:若天使,有情有义。难怪刘教授认为要定省鸟,应是首选。

我国西沙群岛中的东岛素有鸟岛之称,被人们誉为“海鸟的天堂”,早已闻名遐迩,其神话般的传说,更令人心驰神往。1964年春天,我曾到西沙进行科学考察,因故未能前往东岛,久久成为憾事。1991年初夏,我有机会带领我省海岛资源综合调查大队的数十名队员,首次登上这座向往已久的神秘岛屿,终于有幸圆了20多年的梦想。

神奇的鸟岛

鸟岛位于西沙首府永兴岛东南约60公里的海面上,其陆地面积1.7平方公里。岛上热带林木繁茂,一年四季郁郁葱葱。广阔的海洋,丰富的鱼类和多种海洋生物,为海岛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和栖息繁衍的良好生态环境,特别是守岛官兵长期精心地有效保护,确保了这里海岛种群的兴旺和持续发展。据不完全统计,鲣鸟的数量已超过10万只,那浩浩荡荡的鸟群在高空飞翔,足以遮天蔽日;当它们陆续从天而降时,犹如雪花纷纷飘落,使人目不暇接;在鲣鸟站稳枝头后,一眼望去,恰似吐絮盛放的棉田,一派壮丽景色,身临如此情景,怎能不使人心旷神怡,留连忘返。有关资料显示,岛上的鸟粪曾厚达数米,由于年深日久,日晒雨淋,一部分已变成坚硬的鸟粪化石。经估算,东岛鸟粪的总量多达10余万吨,若按每只海鸟年均排泄17公斤粪便推算,大群海鸟在东岛生活,至少已有3000年的漫长历史。

鸟类的“模特儿”

鲣鸟是一类大型热带海鸟,属鹈形目,鲣鸟科。西沙群岛有两种鲣鸟,即红脚鲣鸟和褐鲣鸟,以前一种占优势。鲣鸟是我国二类保护动物。其体长约0.7米,体重约1公斤。外形似鸭,但咀较长,圆锥状,灰兰色,鸟咀缘有锯齿状缺刻,用以叨牢猎物。鲣鸟眼力敏锐,视觉发达,能在高空发现海里的小鱼。红脚鲣鸟体羽雪白,仅局部浅棕白色。脚和趾间蹼膜均呈朱红色,在嫩绿的麻疯树林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标致。特别是它们的幼鸟,丰满的白绒羽,秀丽的身姿,如白衣天使,穿着一双艳红的舞鞋,亭亭玉立,惹人喜爱。不需任何修饰,足以展示其素雅洒脱的风采和魅力。

鲣鸟以海洋为生,具有矫健地翅膀和顽强的适应能力。在风大浪高之时,它们常做纵队排列翱翔于苍穹之上;每当风平浪静之日,则可贴近海面轻盈地飞舞,或悠然畅游在碧波之间。其刚柔兼而有之。

鲣鸟的情怀

秋末冬初是鲣鸟的繁殖季节。雌鲣鸟每次产一卵,并孵卵守巢。雄鸟每天迎着瑰丽的朝霞,飞至波涛万顷的海上捕捉鱼虾,它们最喜食飞鱼,每当飞鱼跃出海面的一刹间,便箭一般地俯冲过去,准确无误地将飞鱼叨住,并贮存于它鼓鼓的喉囊之中。因鲣鸟的喉肌松软,喉囊发达,每次可保存二三斤所捕食物。在晚霞染红海面的时候,雄鲣鸟满载而归。雌鸟见到雄鸟后,便跳出窝外,伸颈仰首地发出咯咯咯的叫声,以表对“丈夫”的深情厚意。雄鸟随即进窝,咀对咀地把所存的食物喂进它们“小宝贝”的嘴里,待幼鸟吃饱后,雄鸟再把所剩的食物与雌鸟共享,然后才作休息,这是多么温馨的家庭。如此日复一日从不间断,直到小鲣鸟可以展翅高飞,自食其力。据说雌雄鲣鸟若有一方不幸死去,另一方则不再择偶,宁愿孤独至终。鲣鸟———这大自然的精灵,竟如此痴情,实比知名度相当高的恩爱鸳鸯更胜一筹。

吉祥之鸟

鲣鸟有很强的识别能力,无论飞离栖息地多远,都能十分精确地返回。海洋哺育了渔民,同时也养育着海鸟。鲣鸟是人类的朋友,也是渔民的好助手。不论是风帆捕捞的年代,或是现代化渔业的今天,鸟类对人类和维护自然界生态平衡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渔民们根据鲣鸟在海上追随鱼群的习性,清晨按照鲣鸟飞往的方向驾船布网捕鱼,傍晚又顺着鲣鸟返回的路线,把满载而归的渔船平安返航到附近海岛停泊。故此,渔民把见到鲣鸟,视为获取丰收好运的兆头,渔民自然把鲣鸟奉为丰收和平安象征的吉祥之鸟,而倍加爱护。

光阴似箭,转瞬阔别鸟岛又十余春秋,但鸟岛优美独特的生态环境和鲣鸟迷人的风采至今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当前正逢我省荐选省鸟之时,一种唯鲣鸟莫属的心情油然而生,并情不自尽地发自内心的赞叹,脱口而出:啊!美丽的鸟岛,可爱的西沙鲣鸟!(刘胜利)

海南鹩哥又名“秦吉了”

据明朝《正德琼台志》记:古时海南鹩哥又称秦吉了,在唐代,它被驯服后当作珍品进贡入朝,供武则天观赏。由于它满口“万岁”叫个不停,女皇不胜欢喜,还命令乐师为它谱写了一支乐曲。

海南鹩哥是著名鸣禽,是生活在海南岛的一种留鸟。它终年以捕蝼蛄、蝗虫、蝇等害虫为食。由于海南民间认定,鹩哥是会说人话的益鸟,不宜食用,所以鹩哥被吃的很少,但是由于它善于“学舌”,常被关起来,当作宠物;后来还因森林面积锐减,农民大量使用农药等原因,现在海南鹩哥数量已明显减少。

以前,鹩哥是人们常见的朋友,尤其是琼州大地进入春夏开耕季节,鹩哥常在田间地头、牛背、树枝上栖息、歌唱,劳作的人们也因为它的歌声而忘记了疲乏。这种情景令人怀念。

大家也许对鹩哥为何能“学舌”感到费解。科学工作者研究发现,鹩哥并没有声带、唇和颊齿,只是利用喉部下方气流的强和弱颤抖而发音,它与其它鸟不同的是带有特殊鸣肌的鸣管,鸣肌可使鸣管变形,而发出频率不同的声音。所以,鹩哥在其高度发达的神经系统简单的支配下,通过反复的条件反射,可学会人类语言。(林编)

太阳鸟:“东方蜂鸟”

个子纤小的太阳鸟,在太阳初升时,挥动它那鲜艳的小翅膀,敏捷地将长长的嘴,伸进花蕊深处吸食花蜜,那悬停半空倒吊身子的高难度动作,和美洲的蜂鸟一模一样,被誉为“东方蜂鸟”。

太阳鸟是一种典型的热带鸟类,我国有6种太阳鸟,分布在海南的叉尾太阳鸟是其中一种。世界上个极大和个极小的鸟类均会吸引人们新奇的目光。大家都说世界最小的鸟分布在美洲等地的蜂鸟,它们体重仅1.8克,而海南的叉尾太阳鸟体重才5-6克,当推世界名副其实的最小的鸟。

观察太阳鸟吸食花蜜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别看它个小,但它的胸肌特别发达。太阳鸟的胸肌占身体的比例为鸟类之冠,凭借发达的胸部,它能原位不动地悬停半空,急速拍动翅膀,随意地向前或向后,灵活转动,像一只小飞机。

据悉,北京故宫博物馆珍藏的《写生珍禽图》上,就画有太阳鸟。相传那是五代后蜀黄笙所画。可见,1000多年前,我国就有人认识它。太阳鸟生性不能离开大自然,如果捕以笼养,它会因营养不良郁郁不乐而很快地死去。所以我们要备加珍惜这个可爱的小生命,让它在大自然里飞翔,不要惊动它。(林编)

:“智慧之神”

在海南林区的静夜,常传来猫头鹰那“哦———哦———”的叫声,有人认为,猫头鹰啼叫是不详之兆。这是迷信的说法。其实猫头鹰是益鸟,捕鼠护粮有功。古希腊人对它有特殊的好感,曾经将它的形象铸在硬币上,把它作为智慧之神。

猫头鹰称枭,又叫夜猫子,属鸟纲鹗目鸱鹗形科。在世界各地约有150多种,我国有20多种,海南有数种,因其像猫而身似鹰,故名猫头鹰。

猫头鹰圆平的脸上生有一双奇特的大圆眼睛,视力比人高出10-1000倍,即使在全黑的环境中,也能准确地捕捉鼠类。

猫头鹰对老鼠可谓“不共戴天”,即使它已经吃得肚皮撑胀,如果看到老鼠,仍竭力追捕,决不怠慢。据统计,一只猫头鹰一夜之间可以消灭四五只老鼠,最多时可达二三十只。(玫)

“一对鹧鸪一块山头”

海南鹧鸪生性好斗,每当春暖花开时,雄鹧鸪之间,都要展开一场十分激烈的格斗,经过决斗后,选占配偶,双双“情侣”才在树丛中欢度“蜜月”。

它们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营巢造窝,进行交配,孵化雏鸟,活动寻食,并定时鸣啼,宣布自己对这块领地的占有权。倘若有别个山头的鹧鸪冒然侵犯,它们必然奋起猛攻,进行殊死决斗,驱逐异己,往往打得皮破羽折。所有以“一对鹧鸪一块山头”之说。它们以自己的领地作为取食的范围,避免长途跋涉寻找食物的艰辛和麻烦,及时为育雏提取充足的食料。

“巧妇”

缝叶莺是我省莺类中比较稀有的一种树栖鸟。它全身羽毛为橄榄绿色,体形娇小轻盈。

每年的春、夏两季,是缝叶莺忙于建造巢穴的黄金季节。有趣的是,在造巢时,缝叶莺往往先瞄准几片下垂的树叶片,合成囊袋形,然后,再造巢在叶囊中。

缝叶莺的缝叶工作一般由雌鸟担任,用植物的纤维、蜘蛛丝、野蚕茧丝等作线,在爪的巧妙配合下,把树叶卷摺筒形,沿叶缘穿孔,飞针走线,犹如巧妇手中的针一样轻巧,很快就把几片树叶缝缀成口袋形状,作为叶巢的骨架,并在叶巢受力的地方打上结子,以防万无一失。

叶囊缝制好以后,缝叶莺又在林中忙碌看寻找一些细干草、苔藓、羽绒、棉絮等物,把叶巢铺垫得柔软、温暖和舒适。为了避免雨水冲积,还使叶巢保持一定的倾斜度。这些周密的设计和精巧的建造,比那些因简陋地把一些枝条、芦苇、水草等物堆积起来,草率成窝的雁鸭、鸠鸽等高超得多,这就说明了缝叶莺的高级神经系统比较发达,让鸟类王国中的其他“居民”望尘莫及。(本栏文根据张传华《海南陆地珍稀动物》改编)

我省护鸟四大举措

1991年,我省出台《海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以地方立法的形式将每年3月20———3月26日,定为本省“爱鸟周”。在严厉打击各种破坏鸟类的违法行为的同时,向群众广泛普及鸟类知识、宣传爱鸟意识。

自上世纪80年代至2001年,我省为鸟类提供栖息地、建立保护区共23个,约100万亩,占全岛陆地面积的4.3%。今年,我省计划设立自然保护区10个,将保护区面积增至200万亩,达到本岛陆地面积的8.6%。

1997年,我省林业主管部门组织专家和专门队伍,对全岛鸟类资源现状,进行建省以来最大规模、最全面的野外调查和记录。

同年,当林业主管部门向全省各市县林业、工商部门以及乡镇政府发出通知禁止贩卖、经营、食用野生保护动物,以及破坏鸟类栖息地等一切破坏鸟类的行为。

加强对酒店、农贸市场的管理。林业部门联合相关部门,严厉打击非法经营国家保护的野生鸟类的行为,与各大酒店签订禁售野鸟协议。

省内主要媒体对非法经营、食用野鸟的行为进行舆论监督报道,不断以多种形式大力宣传保护鸟类资源的生态意识。(小岳)

(记者岳嵬 海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