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文斯的《观察乌鸫的十三种方式》,也叫做《观赏黑鹂鸟的十三种方式》 Thirteen Ways of Looking at a Blackbird. (Poem by Wallace Stevens) 翻译过来,一种版本就是一种味道。

一. 李文俊的版本:(译作“乌鸫”)已经介绍过,不重复了,请点击这里

二. 西蒙、水琴译本:(译作“黑鸟”)

周围,二十座雪山,

唯一动弹的

是黑鸟的眼睛。

我有三种思想,

象一颗(原文如此)树

栖着三只黑鸟。

黑鸟在秋风中盘旋。

它是哑剧的一小部分。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是一个整体。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和一只黑鸟

也是一个整体。

我不知道更喜欢什么,

是变调的美

还是暗示的美,

是黑鸟啼鸣时,

还是鸟鸣乍停之际。

冰柱为长窗

镶上野蛮的玻璃。

黑鸟的影子

来回穿梭。

情绪

在影子中辨认着

模糊的缘由。

啊,哈达姆瘦弱的男人,

你们为什么梦见金鸟?

你们没看见黑鸟

在你们身边女人的脚下

走来走去?

我知道铿锵的音韵

和透明的、无法逃避的节奏;

但我也知道

我所知道的一切

都与黑鸟有关。

黑鸟飞出视线,

它画出了

许多圆圈之一的边缘。

看见黑鸟

在绿光中飞翔,

买卖音符的老

也会惊叫起来。

他乘一辆玻璃马车,

驶过康涅狄格州。

一次,恐惧刺穿了他,

因为他错把

马车的影子

看成了黑鸟。

河在流,

黑鸟肯定在飞。

整个下午宛如黄昏。

一直在下雪,

雪还会下个不停。

黑鸟栖在

雪松枝上。

三. 灵石翻译的版本:《十三种看乌鸫的方式》

二十座覆盖着雪的山岭之间

唯一移动的

是乌鸫的眼睛。

我有三颗心,

就像一棵树上

停着三只乌鸫。

乌鸫在秋风中盘旋,

它是哑剧中不起眼的角色。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是一。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和一只乌鸫

是一。

我不知道更喜欢哪个,

歌唱的美

或者暗示的美,

鸣叫时的乌鸫

或者鸣叫之后。

小冰柱在长长的窗户上

画满了野性的图案。

乌鸫的影子

在它们之间穿梭。

情绪

在影子里找到了

无法破解的原因。

瘦削的哈丹男人,

为什么你们只能想象金色的鸟?

难道你们没看见乌鸫

怎样绕着你们周围女人的脚

行走?

我知道高贵的音调

以及明晰的、注定的节奏;

但我也知道

乌鸫与我知道的

有关。

乌鸫在视野中消失的时候,

为众多圆圈中的一个

标明了边界。

看见乌鸫

在绿光中飞翔

最顾忌音韵和谐的人

也会尖叫起来。

他乘着一辆玻璃马车,

穿过康涅狄格。

一次,他突然感到一种恐惧,

他误把行李的影子

当成了乌鸫。

河流在移动

乌鸫肯定在飞翔。

整个下午都是晚上。

一直在下雪。

而且将要下雪。

乌鸫坐在

雪松的枝桠上。

四. 水译本:(译作鸫鸟)

二十座覆雪的山峦中,

鸫鸟的眼睛,曾是

唯一移动的物事。

我曾拥有三个心灵,

就像是一棵树

树上有三只鸫鸟。

秋风里,鸫鸟疾驰而过。

那是滑稽默剧里的一份小角色。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是一体的。

一男一女和一只鸫鸟

是一体的。

我不知道该偏爱何者,

是曲折幻变之美

抑或影射暗讽之美,

是鸣嘤中的鸫鸟

抑或此后静寂。

冰的稜柱,以粗犷的

玻璃,镶满了长窗。

那鸫鸟的暗影

往覆间交叉错过。

而思绪

在暗影中追溯

一枚无法辨认的线索。

噢,从哈丹姆来的浅薄人们,

为何你总爱编造黄金鸟的传奇?

难道你们看不见鸫鸟是如何

绕着脚步前后,行走

抑或看不见女子在你周遭?

我能够辨认宏伟的语调

以及清朗、无可回避的韵步;

我却也明了,

鸫鸟深入了

我所知稔的物事。

当鸫鸟飞出视野之际,

牠便成为

无数圆圈之一的边缘。

望着鸫鸟

在绿光中飞翔,

最顾忌音韵和谐的人

也会放声尖叫。

他乘着一辆玻璃马车

驶过康尼狄格洲。

倏地一瞬,恐惧刺穿了他,

他竟然错把

马车的影子视之为鸫鸟。

小溪滔滔。

鸫鸟必然于翱翔。

整个午后皆成黄昏。

雪正纷飞

且将持续下着。

鸫鸟栖于

雪松的枝桠之上。

五. 《观赏黑鹂鸟的十三种方式》

二十座雪山之间,

只有黑鹂鸟的眼

在动。

我有三颗心,

像一棵树

上面有三只黑鹂鸟。

黑鹂鸟在秋风里盘旋。

那是哑剧的一小部分。

一个男人,加上一个女人,

是一。

一个男人,加上一个女人,

再加上一只黑鹂鸟,

还是一。

我不知道该喜欢哪样?

是变幻之美

或是暗示之美,

是在黑鹂吹哨的时候

或是在那之后。

冰柱用粗横的水晶

填满了长长的窗口。

黑鹂的阴影

在其间来回穿越。

心情

追踪着阴影里

一个难以解释的起因。

呵,哈达姆的瘦汉哪,

为什么您要去想金鸟?

您没看见黑鹂么?

它正在你身旁

女人的脚边转悠。

我会辨认高贵的口音

还有清晰、注定的节奏;

但我也明了,

黑鹂卷入了

我所知道的事情。

当黑鹂飞出视野,

它为众多圆圈中的一个

标明了边界。

看见黑鹂

在绿光中飞行,

最在意音韵和谐的人

也会尖声大叫。

他在康涅狄格州

乘坐水晶马车。

一次,他心怀惧意,

竟然

把行李的阴影

错当黑鹂。

河在动。

黑鹂肯定在飞。

整个下午都是傍晚。

雪在下

而且还会继续下。

黑鹂坐在

雪松枝干上。

介绍一下史蒂文斯

华莱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1879—1955):美国诗人。1879年10月2日,华莱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雷丁市。大学时就读于哈佛,后在纽约法学院获法律学位。1904 年取得律师资格后,在康涅狄格州就业于哈特福德意外事故保险公司,1934 年就任副总裁。

1914年11月,《》杂志社的哈里特-门罗将史蒂文斯的四首诗刊登在战时特辑里,从此在法律和商务圈之外,史蒂文斯就开始有了另一个身分。他的第一本诗集《簧风琴》,在1923 年出版,流露出英国浪漫主义和法国符号学派对他的影响,显示了他对审美哲学的倾向,还有一种完全原始的风格和感觉:异乎寻常、想入非非,浸透着印象主义绘画的色彩光亮。与其他现代诗人相比,史蒂文斯更为关注想像的转换能力。他在上下班的途中,或在晚上构思他的,史蒂文斯继续过着在办公室里写字台上的日子,生活平静安祥。

虽然如今被公认为二十世纪主要的美国诗人之一,但史蒂文斯直到他临死的前一年才得以出版他的《诗集》,此后他才得到了广泛的承认。他的主要作品有:《秩序观念》 (1935),《拿蓝色吉它的人》 (1937),《超小说笔记》 (1942),论文论集《必要的天使》。

1955年,华莱士-史蒂文斯在美国康涅狄格州首府哈特福德市去世。

你还知道这首诗的哪些版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