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帕戈斯岛是众多鸟类学家向往的地方。该岛靠近南太平洋赤道附近,达尔文曾在那里做过多年的鸟类研究,他称那里是一个鸟类的天堂。2006年11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动物学家梅勒来到这个神奇的岛屿,寻找一种名叫吸血鸟的奇特鸟类。

遭遇恶魔吸血鸟

吸血鸟

与梅勒一起前往加拉帕戈斯岛的,还有他的妻子苏珊。苏珊是个妇科医生,从小特别喜欢鸟类。因此,当她得知梅勒要去加拉帕戈斯岛研究鸟类时,她毅然放弃了医生的工作,陪同丈夫一起前往。此时,苏珊已经怀孕两个月,她告诉梅勒:“能在大森林里孕育我们的孩子,真是太好了!”

2006年11月,梅勒和苏珊来到加拉帕戈斯岛。那里不仅有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更有着许多大型鸟类,比如鲣鸟和。研究基地实际上只是一套三间卧室的平房,来此考察的研究人员都会住在这里。房子里配有各种生活用具和研究所需的基本仪器,每个月直升飞机会给他们送来各种生活所需的物品。

森林里的空气新鲜极了。梅勒开始寻找吸血鸟的踪迹,事实上,20年前就已经有科学家开始观察吸血鸟了。吸血鸟原本是一种硬嘴小。这种小原本吃种子,不久环境变了,厄尔尼诺气候给岛上带来了丰富的降雨,有了足够的食物,鸟儿们开始大量地繁殖。又过了几年,厄尔尼诺气候结束了,旱灾来了,残酷的自然环境下80%的死掉了,剩下一些长着长喙的生存下来了,因为它们能吃到坚果。后来食物就更少了,鸟儿们开始学着弄破的蛋来吃。再后来就是啄受伤的,吃它的血为生。尝到血腥的山雀最后一发而不可收,就连没受伤的也成了它们的攻击对象,小山雀渐渐演变成了一种可怕的物种——吸血鸟!而这个过程仅用了20年的时间!

在丈夫外出考察时,苏珊则在家里做饭洗衣。那天早晨,她到溪边采蘑菇,发现了可怕的一幕。一只受伤的信天翁落在草丛里,它的腿部受了伤,正在流血。苏珊正待捉住这只信天翁给它包扎伤口,更奇特的一幕发生了。两三只小山雀不知从何处飞来,落在了信天翁旁边。这种小山雀只有小麻雀那么大,但是信天翁却如临大敌,它奋力扑扇着翅膀,想赶走这些小鸟。但它的腹部受了伤,只飞了1米高就落在了草丛里。小山雀凑近信天翁那只受伤的腿,信天翁吓得瑟瑟发抖。只见小山雀把尖尖的嘴巴扎进了伤口里,另几只山雀也凑了上来。苏珊好奇,山雀是一种以吃种子为生的小鸟,怎么对信天翁的伤口这么有兴趣。

难道它们是来帮信天翁清理伤口的?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继续躲在草丛里观察这些鸟儿。但情况并非如此,在它们硬嘴的啄吸下,信天翁的伤口越来越大,血流如注。而且一只山雀又跳到信天翁的尾部,朝它的屁股啄去。信天翁的身体是这些山雀的10倍,但此时由于失血过多,已经无力反抗,任由这些山雀在它身上不断地啄。很快,它尾部也开始流血不止了。

苏珊惊讶地想,这些小山雀哪里是在帮助信天翁,它们完全是在吸信天翁的血啊。她继续仔细观察着眼前的一幕,只见这些山雀一边吃,一边呼朋引伴,不到半个小时,信天翁就失血过多而死亡。苏珊的心激动得怦怦直跳。这是不是梅勒找的那种吸血鸟呢?

回家后,苏珊把这个奇特的发现告诉了梅勒。梅勒高兴地说:“你看到的这种山雀很可能就是我要找的吸血鸟啊!”苏珊的发现,证明他们所到的这个岛上的吸血鸟仍然在繁衍。这让梅勒决定在这个岛上住下来,继续深入观察这种鸟的生活习性。

吸血鸟视频:来自酷6网

引诱吸血鸟

为了能经常近距离地接触吸血鸟,梅勒想了一个办法。他在研究基地附近的树林里放了一些鸟笼子,笼子里养了各种大型鸟类,比如信天翁和鲣鸟。他做了一种特殊的鸟笼,鸟笼的栅栏之间的距离比较大,由于信天翁这样的大鸟体形很大,尽管栅栏的距离大,但也是飞不出去的。不过那些小山雀却可以自由进出鸟笼。梅勒想用这些大鸟引吸血鸟过来吸食血液,以便他更好地观察吸血鸟。

梅勒的这个“请君入瓮”的招数果然灵验,不久,研究基地周围的树林里经常响起一种尖利的鸟叫声。当一只吸血鸟发现目标后就会飞进鸟笼,啄那只无处可逃的信天翁。然后吸信天翁的血,吸饱后就飞走了。树林的微风吹拂,信天翁的血腥味顺着风传到了附近的树林里,那些饥饿的吸血鸟就会顺着血腥味一只只接踵而来,很快这个信天翁就被吸光血液。

很快,梅勒用定位仪成功地跟踪一只吸血鸟。他整日穿梭在密林中跟踪这只吸血鸟,每当吸血鸟停在树枝上时,他都会拿高倍望远镜观察它的活动。

梅勒一直为一个问题纳闷,岛上每天受伤的鸟非常少,更何况吸血鸟也无法像雷达一样发现每一只受伤的鸟,吸血鸟到底是靠什么维持种群呢?

不久他有了惊人的发现,那只吸血鸟几天没有吃到血了,却依然活力十足。有一次梅勒发现,这只吸血鸟和另几只吸血鸟停在同一个树枝上,它们很亲密地互相靠近,一只吸血鸟张开了嘴,另一只吸血鸟像哺育幼鸟那样,从自己的嘴里吐东西给那只张大嘴的吸血鸟。梅勒调整望远镜,这下他看得更清楚了,那只吸血鸟吐出来的是黑色的东西。他们传递的是什么东西呢?

那群吸血鸟飞走后,梅勒爬到树上,在吸血鸟停留过的树枝上,他发现了一些褐色的胶状物质。梅勒知道这些东西正是刚才吸血鸟不慎从嘴里掉下的。经验丰富的他将这些褐色物质收集起来,放进一个小玻璃瓶中。是夜,他让从事医学研究的苏珊帮他检查一下褐色物质的成分。在显微镜下,苏珊发现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物质,而是经过胃液初步消化后的血液,因此呈褐色。

这一发现让梅勒万分吃惊。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惊讶地发现:吸血鸟的种群之所以能在缺乏食物的情况下生存,是因为它们之间的“相濡以血”。原来,这种残忍的小鸟对自己的种族充满了温情,它们成群地住在一起,当有些吸血鸟没有找到血时,那些吸食了血液的吸血鸟就会将自己吸食的血液从胃里吐出来,喂给这些没有吸到血的吸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