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个小女孩的传奇经历——和野兽一起长大,和一起玩耍。只是小女孩蒂皮的父母从未说过蒂皮是和牧场里的野兽一起长大的,直到受到质疑。

蒂皮(Tippi)的传奇故事

小女孩蒂皮-德格雷也是在野兽群中长大的,她与那些野兽成为了朋友。、猎豹、都将蒂皮视为它们中的一员,蒂皮可以拥抱它们,与它们跳舞,甚至骑在它们背上。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蒂皮的父母、野生动物摄影师西尔薇-罗伯特和阿兰-德格雷拍下了小蒂皮和动物们一起玩耍的照片。蒂皮的父母和蒂皮在大陆度过了十年时间。

现年52岁的西尔薇1990年在纳比米亚的荒原生下了蒂皮。她说:“我的女儿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小女孩,她出生在野外,几乎完全是在野外长大的。在自然环境下自由地长大是一种很魔幻的感觉,只有我们三个人与那些野生动物在一起,没有太多的人。蒂皮总是说,这是她的礼物,她和那些动物想的一样,认为它们是她的朋友,它们和她一样大。”她甚至与一头性格温和的猎豹和一头大象成为了好友,她给那头大象取名“阿布”。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西尔薇和阿兰合著了一本名为《蒂皮:我的非洲书》。西尔薇说:“她一点也不害怕,她没有意识到她和阿布的身材相差很大,她会看着阿布的眼睛,与它说话。蒂皮遇见阿布时只有18个月大,那是一个特别的阶段。”蒂皮和动物的友谊令人难以置信。蒂皮两岁时就和一个象群一起漫步,她会和幼狮坐几个小时,与一起跳舞。她的故事就像是一个现代版《小泰山》,《小泰山》已被改编成一部动画片。

西尔薇总是把蒂皮的安全放在首位。她说:“如果动物们感到害怕,它们要么逃走,要么向你发起攻击。你必须时刻保持警惕。蒂皮只伤过两次,一头貂狸有一次咬伤了她的鼻子。她1994岁年遭到一头名叫辛迪的狒狒的袭击,由于妒忌,辛迪扯掉了蒂皮的许多头发。蒂皮感到非常疼。”西尔薇一家于2000年返回法国。但西尔薇说:“当蒂皮2006年返回非洲时,辛迪跑向蒂皮,玩她的头发,为她梳头,那个景象很美好。”

蒂皮与纳米比亚北部的布须曼人的关系也非常好,布须曼人也视她为他们其中的一员。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现在已18岁的蒂皮已开始在巴黎四大攻读电影学学位。西尔薇称:“我的女儿将永远是非洲人,她的故事就像小泰山的故事,只不过她的故事是真实的。”(萧熙)

大自然的精灵

法国小女孩蒂皮,1990年出生于非洲纳米比亚。她从小跟拍摄野生动物的父母在丛林长大,与野象相亲,变色龙、豹子、、狒狒……一个个给她带来奇趣、欢乐、惊险、幻想,以至皮肉之苦,最终都成为她最好的朋友。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一个仅仅10岁的法国小女孩,用她童贞的眼光来打量这个世界。可以肯定,没有人在她与那些野生动物做朋友之前,告诉她不要去伤害那些动物。按照弗洛伊德博士的观点,人类的童年期的动物性的,小蒂皮就是把自己当作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动物,不离不弃地与野象、鸵鸟、变色龙、斑马、牛蛙、豹子、狮子、狒狒……一起长大。她的朋友意识来自天性,就像她觉得自己也是野生的一样。当她的父母用照相机拍摄下她与朋友相亲相爱的镜头时,显然也是把她当作了动物的一份子。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在小蒂皮的世界里,有很多野生动物朋友,变色龙莱昂,她称为“我哥”的象阿布,还有豹子、蛇、狒狒、狮子、鸵鸟……。说起它们的故事来,她就像这个年龄的孩子讲同学的故事一样眉飞色舞。这些都不足为奇,因为她是在非洲的野生动物堆里长大的,她跟它们生活在一起的时间最长。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蒂皮在给我们倾诉她的小天地里的一个个秘密的时候,使用的言词很简朴,却表现出惊人的老练。书中配有她父母精心拍摄的照片,美仑美奂。小蒂皮把她所知道的野生动物的故事、她对人类所作所为中的一些不可理喻的事,以及野外生活教会她些什么,都一一向我们娓娓道来。

走进非洲,走进那些野生的动物,许多事情叫人无比惊讶,可偏偏又那么形象生动地显现在你的眼前

长辈般和蔼可亲的大象,猫一样温柔的狮子,有着帝王般高贵气质的长颈鹿,顽皮的狒狒与加狐猴,敏感的羚羊……配在图片下的话,幼稚纯真唯美得叫人心碎,也更像是向我们这些大人发问,为什么我们的朋友,会被人们赋予了诸如“凶残”的特性?尽管动物世界也有着复杂,动物也有着好斗的性格,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小蒂皮说,我们要与那些野生的动物交流,用我们的语言、行动、爱心去关怀关爱理解并尊敬他们。她不能容忍那些屠杀野生动物的荒唐途径,对许多凶恶的捕杀者深恶痛绝:“我们人类当中有些人很凶恶,凶恶得一点道理也没有,仅仅是从中取乐。这些人都是出自坏蛋堆里”。

蒂皮深信动物是出自好人堆里的,而不会是出自坏人堆里。我们可以说小蒂皮是思想是简单的,因为她只是一个孩子,可是当我们有听到整个人类共识的声音又这样的一个发出,并那么清晰有力时,你是否也会因为小时候玩弄了一只烟子而羞愧难当呢?你是否也会想到,要把这样的声音传达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蒂皮的历程并非一个浪漫故事,那130幅照片也不是给猎奇者的私欲物,当然更不是为了获大奖而拍摄艺术作品,甚至把《我的野生动物朋友》看做是给儿童的教育书籍也是过分的。要受教育又何只是儿童,殊不知,我们这些大人君子们更需要灵魂的洗涤。蒂皮说上帝会告诉她所以的疑问,她不相信成人的世界会教给她什么,或许太多的捕杀已叫她难以忍受。阅读几米的书画使我感到情感的流离与莫测,阅读蒂皮则使我对生命的真实与归属产生怀疑。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像她一样,也或许像人类的童年一样,在一湛蓝的天空下,与我们的动物朋友粗野而欢笑地奔跑。

读这本奇特、靓丽的照片集,让这个不仅会对动物说话,而且也会对我们的心,对我们的灵魂说话的奇女孩,带领我们去进行一次前所未有的美妙旅行,尽享大自然的恩赐吧!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這是tippi才幾個月大的時候。和大象哥哥阿布一起散步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tippi来中国

丛林女孩 引起轰动

小蒂皮10岁回到巴黎后,把与动物相处的故事和感受写成书出版,引起轰动。蒂皮因此被誉为法国的“丛林女孩”。

蒂皮出版的《我的野生动物朋友》一书中,配有她的父母现场拍摄的130多幅照片,展现小女孩与各种凶残的非洲野生动物毫无顾忌玩耍的情景。这本书的广告称,这是又一个“狼孩”故事。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另有隐情

但是,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16日披露,蒂皮称为“大哥”的大象“阿布”,被证实是马戏团里一头经常参加演出的大象,还曾在电影和广告中露面,可以很熟练地用鼻子把假装“溺水”的演员救上岸。而一只让蒂皮骑在身上的鸵鸟“琳达”,其实是牧场饲养的用于出售的动物。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和非洲野兽长大的法国小女孩 另有隐情?

蒂皮在书中还提到美洲豹、蛇、狮子、狒狒等动物。她说与它们相处融洽,甚至懂得用眼睛与动物交流。但是,后来事实证明,书中这些动物均非野生,而是人工圈养在牧场里。

蒂皮与动物玩耍的照片都由她的父母、法国摄影师阿兰·德格雷和茜尔维·罗伯特拍摄。

回归平常

《我的野生动物朋友》曾被译成英、德、日、中等多种语言出版,引起极大轰动,蒂皮与野生动物和睦相处的故事也广为流传。

但是,毕竟当年拍摄照片时,蒂皮只有6岁时,非洲经历已经成为她遥远的记忆。大象“阿布”也在2002年44岁时去世。

蒂皮今年18岁,就读于巴黎索邦大学电影专业。她的父母已经分手。按照母亲罗伯特的说法,蒂皮现在正“试图寻找到自我”。

罗伯特说:“与其他同龄女孩一样,蒂皮需要明确自己的定位,知道如何对待今后的人生。”(胡瑶)

罗伯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在野生状态下,一个小孩不可能与丛林中的狮子玩耍。”但她说,即便与蒂皮拍照的动物不是野外长大,但它们“仍然是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