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摄影学院的副院长Jerry Rice为每月一图写评论。Jerry敏锐的目光能为读者解释任何类型的照片。Jerry终生浸淫在摄影上,当他评论照片的时候,纽约摄影学院中的所有人都屏息静听。我们知道,你一定会认同Jerry对本月照片的观察的。

最近跳了一槽,虽然待遇没有提高,不过想来也有发展前途吧。我是干技术活的,到新岗位上,包括环境与技术,几乎所有东西都是新的,白天在公司干活,晚上回去还要努力学习,所以没有时间了,几乎没有背机器出去拍,也很少上网。周末挤点时间出来,翻译了一篇,到今天才有时间贴出来。

大师评图——:

大师评图——蜂鸟

在纽约摄影学院,我们教导学生在拍每张照片的时候,遵照以下简单的三个步骤:

一、 明确主题;

二、 使主意力集中于主体;

三、 简化

这简单的三个骤步是每张成功照片的秘诀。我们教导学生,每次在取景器中构图,按下快门之前,都要考虑这三个步骤。当我们的学生给他们的老师邮寄照片,并寻求分析的时候,老师就是从我们所说的这三个规则开始评论的。当然,老师们也会同时分析照片的其它元素——例如对焦、曝光、滤镜等等。但每张好照片的关键——亦是每张伟大作品的精髓——就是“无限忠于”这“三个代表”。

评:
我无法表述我在拍摄时的感觉。那是一种灵魂上的满足”,来自Pound, Virginia的Richard Jessee说。他那生动感人的说法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这张照片的美丽之处。因此,纽约摄影学院选择这张蜂鸟与鸢尾花的照片作为当月的每月一图 。

我希望你能够体会到拍摄这样精彩照片的难度。首先,蜂鸟是自然界中行动较难以捉摸的动物之一,无论以哪个角度,要拍摄清晰锐利的照片都相当困难。蜂鸟的高速飞行,对大多数富有经验的摄影师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在众多蜂鸟的照片中,很少有象这张一样具有那么丰富的细节。在此祝贺Richard Jessee的成功。

已故E.I.DuPont de Nemous董事会主席Crawfort GreenWalt曾是个出色的业余鸟类学家和优秀的摄影师,特别在蜂鸟方面。他的照片技术老到,以细节表现锐利著称。GreenWalt为了使拍摄起来相对容易一些,使用了特制的闪光灯,但这种设备相当昂贵,你我可能都不会轻易获得。因此,Richard Jessee的出色之处在于他仅仅使用了一般业余摄影师都具有的设备,拍摄出与Crawfort GreenWalt水平相当的照片。

你可能对于纽约摄影学院的三条规则相当熟悉了:突出的主体、使注意力集中于主体、以及删除所有不必要的而仅保留必要的元素从而使画面简化。让我们看看Jessee是如何灵活运用这三种规则的。

首先,他选择了自然界中美丽的两种生物作为作的主体——蜂鸟和鸢尾花。在摄影中,主体不总是最主要考虑的因素,即使它经常是。但我想作者关于“灵魂上的满足 ”的说法概括了他的出发点。意味着,如此美丽的事物能深深地感动着他,并且,拍摄美丽的事物比拍摄废煤渣更能给他的生活带来快乐。每朵鸢尾花和每只蜂鸟都是与其它不相同的,但你只要看过一块废煤渣就够了。因此,如果你采用突出的事物作为主体,比你在普通的环境中以普通的事物作了主体要容易,而且容易得多!

为了使注意力集中在主体上,Jessee将背景放在景深以外,因此无论花和鸟都被突出了。并且他采用了熟悉的三分之一规则,花和鸟都没有放在画面的正中央。通常地,非中央的布置法使构图更具动感,更能吸引眼球。

注意蜂鸟的喙与花之间精准的位置。如果说棒球是精确到英寸的游戏,那么我说摄影是精确到几分之一英寸的游戏。几分之一英寸的差别决定了照片仅仅是差强人意,还是一张精美出色的作品。

Jessee 将相机摆放在相当高的位置,使得观众可以向下看到花蕊中的一小部分。当然,如果从水平方向拍摄花卉的话,那也不会是一张很差的照片。但是,适当的相机位置使得我们可以看到花蕊中更多的部分,那样能刺激到我们的想象力。这种颇有吸引力的方法使我们想更多地了解这朵花(当然,还有这只鸟)。

通过焦点与景深的选择,将花鸟与可能分散注意力的背景明确地区分开来,这是将注意力集中于主体的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纽约摄影学院的第二条规则)。画面下方的绿叶象匕首一样插向蜂鸟,好象要挡开蜂鸟对花朵的进攻。在某种意义上,很容易就能想象到,蜂鸟正在侵犯花朵,而这片绿叶正扮演着护花使者的角色。颇具想象力?可能吧。

这就是纽约摄影学院的每月一图,希望你跟我一样喜欢它。同时我也希望你已经被毒倒了,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地要拍摄一张同样出色的照片。

(原创作者不详,署名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