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护动物的好习惯已经慢慢蔚成风气,台湾人看到野鸟,不再是盘中的。在我开始注意野鸟以来,有多种鸟类的数量明显增加。被称作野鸽子的鸠鸽科鸟类和黑冠麻鹭,从前还一度濒危,现在已经可说是到处可见。当然也包括了诸如泰国八哥、中国画眉和埃及圣鹭…等外来入侵鸟类。

小时候,我住在山村里,附近有原住民部落。当地人常常在河畔树林边缘设下陷阱。陷阱的机制非常简陋,竟然只是就地利用河边的黏板岩,从一边向上搬开,用一截树枝撑住,树枝底下压着一串小米,如此就等着猎物上门。也有用细绳在地面上做成圈套,一端牵挂在弯曲的桂竹上的陷阱叫作「吊仔」。河边捕获的多半是俗称「斑甲」的金背鸠和斑颈鸠,偶尔也会有环颈雉等大型鸟类。黏板岩捕捉到的都是压扁的死鸟,而吊仔捉到的多半是活生生的。几年前在乌溪下游,还可以看见大型的野鸽子笼。猎人捕获的活的斑甲,先集中豢养在河边待价而沽,据说都是土鸡城餐厅前来收购。

金背鸠——野鸟不再是台湾人盘中的美味

金背鸠(

金背鸠(注:大陆叫做)是所有野鸽子中体型最大者,同理也是最有肉、最有价值的野味料理。不过,最近也发现野外金背鸠数量明显增加,常在公园、马路上悠哉的大步行走。安祥的表情动作,对人类已不再戒慎恐惧。可见它们的经济价值,已经降低到乏人问津的地步了。

有一次,在我家附近的公园里看见两只金背鸠,并肩靠在一起蹲在一棵大榕树的树枝上。时机和光线都恰到好处,只是一个仰角,不能拍摄到背部的斑纹特征。我于是得寸进尺,携带着长镜头爬上树,慢慢升高,渐渐靠近。在树上摄影,双脚跨在两枝并列的树枝上,身体必须倚靠着横枝,站稳脚步,取景、对焦、摄影,再向上一层,再换个位置。两只金背鸠只是好奇的看着我浑身解数,险象环生摆出各种可能的姿态而无动于衷。

张贴者: 刘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