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带着摄鸟工具在一座土地庙前稍做休息,庙后方是一片荔枝园。土地庙旁边是猫猡溪支流,附近有山坡。这里是我们小时候常常逗留的地方,逃学、偷摘水果、在野溪里游泳.....,年青人能做的坏事都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然而今天我是来这里寻找鸟踪的,我相信这样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外,鸟类摄影必有异常的收获。

黑冠麻鹭(黑冠鳽)——个性潜沉而善于伪装

黑冠麻鹭(

我习惯性的在土地庙前双手合十默祷,祝的当然是摄鸟能够顺利丰收。背起了装备才转到庙后方,就看到了一只黑冠麻鹭,站在荔枝园小路的正中央。那是我接触野鸟以来,第一次看见黑冠麻鹭,当时这种野鸟仍被列为有待保护的稀有鸟类,荒山中不期然的相遇,莫非是祈祷奏效,神灵保佑?当时我正背着背包扛着脚架,面对着同样不知所措的大鸟,一动也不敢乱动。

黑冠麻鹭个性潜沉而善于伪装,它们遇到了危险时总是利用身上绝佳的保护色,融入当地的环境色彩里,不动如山静观情势发展,以不变应万变来应付粗心大意的敌害。它们体会到,许多有危害的敌人多半是粗心大意的,大部分危险并非冲着自己而来,只要不去招惹,敌害充其量只会擦身而过而已,不必像是惊弓之鸟一样暴露行踪又浪费力气。

然而眼前这只大鸟就杵在光秃秃的小径上,环境不能提供任何保护,它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行迹,敌害迟早会临头,只是本能地要自己不要乱动,等敌人的下一步动作再做反应。因为那时候的我,同样不敢妄动,人鸟相距不过三米左右,眼睛互相对望,心里一则狂喜;一则耽忧。喜的是我可以在自然环境中,这么近距离接触、观察一只稀有鸟类,忧的是我已经凝结的动作必不能持久,只要稍有喘气,就会失去这个美妙的邂逅,更谈不上要近一步拍摄影留影。

相持了大约几分钟,沉不住气的当然是「有害敌人」的一方,我终于按奈不住,悄悄放下脚架。就在脚架轻轻触地的那一瞬间,黑冠麻鹭也顾不得斯文,撒开脚步落荒而逃,再而不足又飞进树林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久,植物园里相继传出有黑冠麻鹭筑巢的消息,竟然就在小池塘上方的树枝上。摄鸟者奔相走告,过路人驻足围观。这种稀有鸟类的一举一动,全都摊在阳光下,被人观察得一清二楚。此后各地公园里、空地上,都有人看到一种奇怪的大鸟,大剌剌的在草地落叶上漫步,人不干鸟;鸟不犯人,黑冠麻鹭终于变成普通的野鸟,再也引不起摄鸟者的兴趣了。

张贴者: 刘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