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不曾看过真正的却也要画,这是犯了生态绘画的大忌。 为了一本南极旅游书的插画,我得像瞎子摸象一样,到处寻找有关南极的影像资料,当然是其中不可缺少的要角。 不过,要找到一张符合绘图条件的图像,真是难上加难,这也就是生态绘画中最不为人知的苦楚。 许多人总是认为:参考照片绘图很简单,照片这么清楚漂亮,怎么不能用来作生态绘画的参考? 为何从事野鸟生态绘画,一定得自己亲自下海作田野观察? 还扛着贵重的器材,老远跑去「有鸟的地方」,跟人挤着去为野鸟摄影? 只此一节常常说破了嘴也少有人会相信。

企鹅的生态绘画

企鹅可以说是近年环境生态保育中的宠儿,介绍企鹅的影片、图片多得不胜枚举,它们滑稽的动作,天生就是个逗趣的明星,奇特的生态行为连小朋友都耳熟能详。 想要画企鹅的生态绘画,想必不是一件难事才对。 可是东挑西选,真的是连一张都找不出可以当作绘图的题材。 美丽的企鹅摄影作品,多半表现企鹅的肢体动作或是南极风光,或只是表现摄影手法而已,很少有涉及生态的角度,偶有,也因为相机有景深限制,拍摄野鸟时,多半只能造成局部清晰而各部都模糊不清的画面。 这些机械性的缺憾,用来表达摄影作品是可以被接受,或许还可能是美化作品的元素之一。 然而生态绘画讲究的是纤毫毕露,实际上会出现的阴影和模糊,绝不能只用一笔含糊带过。

多年以来,我从事野鸟摄影,累积了不少野鸟图像。 也因为了解相机的性能和盲点,深知想要取得一张美美的野鸟生态摄影易如反掌,若是想要用来当作生态绘画的参考,几乎等于是缘木求鱼。 所以我拍摄的野鸟只求局部清楚就余愿足矣,这一张嘴部清楚;那一张脚部清楚;以后再有一张羽毛清楚…,当作绘图参考的时候,再在纸上加以拼凑组合。 当然,更重要的是,从摄影、观察的过程中,可以获得宝贵的生态知识,足资绘图的比拟和构想。说起来像是很简单,可是拥有不下数万张野鸟正片图资,用来当作绘图参考,拼拼凑凑仍然感到捉襟见肘,有见树不见林,见首不见尾的窘境。

企鹅的生态绘画终于完成了,很不幸必须参考国外画家已完成的绘画图像,这些野鸟图鉴画,凤毛麟角,一饮一啄都是从生态的角度着眼绘制。 因为我没有企鹅经验,只是坐享其成捡了一个方便,果然画虎不成反类犬,看起来就像只有一付皮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