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曾经看到一本野鸟摄影集,介绍拍摄的鸟类。 书中图片无论色泽、动作、焦距….,用唯美的摄影技巧,将一种在自然界中神出鬼没的野鸟,形容为「精灵」。 精美的图片,无不吸引了许多赞叹的眼光,看到的人都不禁要问:「这是什么鸟啊?」、「有这么美丽的鸟儿吗?」

黑枕蓝鹟(黑枕王鹟)——蓝色精灵

把「黑枕蓝鹟」形容为「精灵」迨无不可,不过,如果我们在野外实境里,看到这种行为鬼鬼祟祟的野鸟,很难将它比作是「精灵」,还要怪摄影者何苦多情,滥用精巧的器材,骗取了我们凡夫俗子的眼光。 摄影作品常常包藏谎言,何况那只是1/250秒的时间切片,离真实的永恒,还差了一段很长的距离。

我第一次看见黑枕蓝鹟是在一座土地庙后面。 当时正打算拍摄荔枝园里的一只黑冠麻鹭。 茂密的荔枝树下阴森又晦暗,我躲在架设好的伪装布幕里,好整以暇等待野鸟出现。 有一群不解风情的小弯嘴画眉,常常在我前面的荔枝树上呼朋引伴,招摇作弄。 我发现,每当小弯嘴画眉聒噪出没的时候,总会看到一只蓝色小鸟迅速飞到树上,几次跳跃之后,又飞快的消失在黑暗的树林里。 黑冠麻鹭不肯现踪,但是画眉老是不请自来,而伴随而来的蓝色小鸟,也总是惊鸿一瞥屡试不爽,只是时间、光线、速度和距离都不足以拍摄。 当时,刚刚学习认识野鸟,用肉眼观察,看到这样美丽色泽的鸟儿,真是惊为天上之物。

鹟科鸟类是有名的飞虫捕手,它们常常站在定点树枝上守候,看见飞在空中的细小昆虫,利用精湛的飞行技术,飞去来时,猎物已经落入口中。 它们觅食领域在低海拔阴暗的密林里,暗蓝色羽毛是它们最好的保护色,出现在光线明亮的地方,羽毛才会呈现亮丽的色彩。 而黑枕蓝鹟生性保守、隐密,深知有着一身美艳的羽毛,必然招致不幸,情非得已绝不会暴露在阳光下。 所以,当我们在浓密树林里,在自然的条件下看到黑枕蓝鹟,必然是身着一袭黑裳,行动像鬼魅一样的黑鸟,那样的光线是无法摄影的。

然而,为什么小弯嘴画眉会引来黑枕蓝鹟呢? 经过几次观察之后,我发现黑枕蓝鹟每次亮丽登场,在明亮处曝光,其实都是为了捕捉猎物。 原来这是原生鸟类之间「觅食团体」的现象。 小弯嘴画眉和黑枕蓝鹟都是特有亚种,长久生活在同一个自然环境里,平面的觅食领域重叠,早已演化磨合出共生互利的生存方式。 小弯嘴画眉体型较大,常常五、六只集体出巡,在浓密的树林底层寻找虫、蛾食物。粗心又笨拙的动作,常常惊扰附近小型昆虫,惹得它们四处飞窜。飞向高层的昆虫,因为暴露身影,终于成为黑枕蓝鹟猎捕的目标。 所以,每当小弯嘴画眉集体出巡的时候,隐身在黑暗中的黑枕蓝鹟知道机会来了,飞到明亮处,在画眉落脚的地方快速转一圈必有获。黑枕蓝鹟筑巢还有一项特殊本领,它们先收集细叶、芒草和苔藓当作巢材,然后飞到树林、草丛间寻找蜘蛛网,并以身体冲撞蛛丝,回巢御下当作巢材的黏合剂,漏斗状的鸟巢常吊挂在垂悬的藤蔓之间,外表间杂着白色的蜘蛛丝。

我曾经在一间庙宇里面,看见一只黑枕蓝鹟不停绕着殿堂里的穹顶飞行。原来斗拱雕刻之间有许多蜘蛛丝。 收集巢材顺便清洁神明的居所,也符合互利共生的自然法则。 今年四月间,有果农朋友发现黑枕蓝鹟在一个黑暗树林下筑巢,地点十分隐密。 通知我过去拍照的时候,蓝色的鸟蛋弃置一地,已经鸟去巢空了。黑枕蓝鹟捍卫隐私权的决心十分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