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新科学家》周刊网站6月26日报道】题:科学家首次发现鸟类语言有语法的证据

鸟类语言也许没有动词、名词或过去分词,但它们对“只有人类语言发展出了语法规则”的说法提出了挑战。

日本京都大学的阿部贤太郎(音)说,孟加拉碛弱鸟语言拥有被称作“句法”的类似结构。他说:“雀鸟与生俱来就有在歌唱中处理句法结构的能力。

为展示这些动物的句法感,阿部所领导的团队将雀鸟的歌声“毫无语法”地进行重新组合,把重组后的歌声播放给这些雀鸟听,并比较它们的反应。

众所周知,包括狗、鹦鹉和猩猩在内的许多动物都能解读和创造“语句”并认知某些特定物品的人类词汇,但阿部说,只有他的雀鸟在表达过程中显示了一定的语法形式。然而,此前曾有人称,鲸类的叫声也有语法结构。

首先,他们为雀鸟反复播放不熟悉的曲调,直到这些鸟类习惯它并停止过激反应为止。随后,他们对每首歌曲中的音节打乱重组,并再次播放给这些雀鸟听。

阿部说:“我们的发现有点出乎意料。”在打乱重组后形成的4种曲调中,这些雀鸟仅对一种被称作“SEQ2”的曲调有反应,就好像它们发现该曲调违反了某些语法规则一样,而其他3首曲调则没有违反规则。阿部对记者说:“这显示出它们歌声中音节的排列存在特定的规则,这种规则是一个社群中所共有的。”

在随后的实验中,阿部展示了这些规则不是与生俱来的——它们必须经过后天的学习。在隔绝状况下长大的鸟类未能对SEQ2产生反应,直到它们与其他鸟类相处两周后才会有反应。他还使鸟类习惯某一种混乱曲调,从而教给它们非自然的语法规则,然后评估它们对违反该“人工”规则的重组曲调的反应。

最后,阿部用化学方法摧毁了一些鸟类大脑中被称作“纹状体前端”的区域,并由此证明该区域对识别错误语法至关重要。就人类来说,当我们听到不符合语法规则的语句时,我们大脑中一块被称作布洛卡氏区的区域将被激活。因此,阿部指出,研究雀鸟大脑中的类似区域有可能让我们对人类语法的起源有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