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1 2 3 下一页

今年秋季为高兴,在将近20多天里看到的总也有近百只了,虽然不多,却比想象中的多。在东北秋季迁徙的几种鹤。灰鹤 白头鹤 白鹤 蓑羽鹤 的群小,数量也少得多。差不多每次见到的都是苏老师等人用单筒望远镜,瞭望半天在茫茫草原中搜索出来的,所以每一次看人人都很高兴,在单筒镜头前非常认真地看,印象深刻。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最令我兴奋难忘的是:早晨当我们清点完白头鹤的数量后,手中的相机还没有放下,远处四只向着我们飞来,当时有四个人在场,离我最近。两只两只地相伴着飞过,它们的眼睛钻石一样闪烁看着我,翼尖的羽毛刮起的风拂过我的面颊。

不过一分钟,四只丹顶鹤鱼贯相跟排成一列消失在朝霞之中。收回视线,我兴奋地大喊:是一家吧?是一家四口吗?

中国野外丹顶鹤种群十几年来一直下降不增,是个让人疑惑而又焦虑的问题。因此每一次见到丹顶鹤带幼鸟的家庭总是让我们兴奋不已!

所以不要可笑我的问题,新生的幼鸟说明丹顶鹤野外种群又有了新鲜的血液,而一家四口说明其中两只是今年的幼鸟。

丹顶鹤对我并不陌生,在向海、图牧吉、扎龙……我都见过,很近而且很好拍摄。

但是,在野外看到野生的丹顶鹤,让我体会到自然的神圣、广袤和生命的尊贵、完美,让我对这个物种的壮大恢复了信心,对松嫩平原的保护更充满了期待和责任。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丹顶鹤一家四口从我头顶飞过

分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