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二七年,先生出版了杂文集《坟》,他将自己的画作作为《坟》的扉页。画中的站立在方框的右上角,歪着头,一眼圆睁,一眼紧闭,似乎正在凝神注视着什么。两眼之上还有两撮耸立的羽毛,最下则是两支锋利的爪了。

鲁迅先生以猫头鹰自居

北京图书馆藏有于一九O九年前后,在杭州师范教书时手中的一些笔记和抄本。其中有他手订的一个小本子,这个本子宽16厘米,长11.5厘米,里面记有一些书名和一些人的地址,显然这是先生日常备用的一本笔记。就是在这小本子的封面右上角,先生自己手绘了一只作为装饰。

鲁迅先生以猫头鹰自居,在《且介亭杂文二集.序言》中曾经说过:“我有时决不想在言论界求得胜利,因为我的言论有时是枭鸣,报告着不大吉利的事,我的言中,是大家会有不幸的。”

鲁迅先生以猫头鹰自居

鲁迅先生在《谈蝙蝠》中还说:“人们对于夜里出来的动物,总不免有些讨厌它,大约因为他偏不睡觉,和自己的习惯不同,而且在错夜的沉睡或微行中,怕他会窥见什么秘密吧。”他还告诫人们不要只“欢迎喜鹊,憎恶枭鸟”,不要“只捡一点吉祥之兆来陶醉自己”。

鲁迅先生还说过,他不希罕娇嫩鸟雀的那些令人怜爱、使人陶醉的鸣唱,却热烈地期待着“只要一叫而人们大低震悚的怪鸱的真正的恶声!”

他的朋友就戏称他猫头鹰,沈尹默在《回忆伟大的鲁迅》说,鲁迅“在大庭广众中,有时会凝然冷坐,不言不笑,衣冠又一向不甚修饰,毛发蓬蓬然,有人替他起了个绰号,叫猫头鹰。这个鸟和壁虎,鲁迅对于他们都不甚讨厌,实际上,毋宁说,还有点喜欢。”

鲁迅先生很少写情诗,在《我的失恋》中他提到猫头鹰:

我的所爱在山腰;

想去寻她山太高,

低头无法泪沾袍。

爱人赠我百蝶巾;

回她什么:猫头鹰。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