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的居庸关、八达岭长城世界闻名,然而很多人不知道是中国观鸟者的观鸟圣地。

冬季,地处北部延庆县境内的周遭是许多鸟中意的越冬地。的下游浅显的河道蜿蜒而漫长,两岸的滩涂的草丛中栖息着灰鹤等高腿的涉禽;溯流而上平缓的河面以及水面开阔的官厅水库——碧波荡漾中沉沉浮浮着雁鸭各种游禽。

北京野鸭湖白尾海雕“二次中毒”幸获救
鸟友山那边摄影

野鸭湖的南边是辽阔的康西草原,残雪未消,低矮的草丛和稀疏的灌丛在视野中一直铺到尽头,晴和的中午,远处贴着地面忽地腾起朦朦的烟雾——数百只的亚洲短趾百灵和铁爪鹀白头鹀啾啾鸣叫着群翔群飞。

草原边缘是大片的农田,收割后的玉米地还没有翻耕,遗落的玉米种籽和草籽是雉鸡和毛腿沙鸡的食粮,身着华服的雉鸡穿梭于一排排玉米杆中,雄鸟不时地亮起喉咙高歌一曲。而毛腿沙鸡永远都不出声,只要没有人惊动,它们就不停地在地上啄食。

每一种鸟都有其观赏的价值,但是对于的鸟友来说来越冬的才是众人心目中的头号明星。

2009年十一月初北京鸟友最先在观鸟网上通报来到了北京:野鸭湖来了5只,三只亚成,两只成鸟。2009年来北京野鸭湖的比往年早,也比往年多。这个消息不仅使北京的鸟友更加雀跃,也使外地的鸟友对今年的冬天多了几分企盼。2008年的冬天,在野鸭湖活动着3只海雕,两只亚成鸟,一只成鸟。在2、3个月里每个星期六、星期日野鸭湖都有北京鸟人行踪,每个来野鸭湖的人都能看到,在中国的鸟人中流传着北京鸟友一句经典总结:野鸭湖人人有份。

2009年十一月上旬连续下了两场大雪。几十年罕见的大雪降临在华北地区,大雪后鸟友开着越野车去野鸭湖,车轮碾压着厚厚的雪缓缓前行,放眼望去冰封雪裹,四下白茫茫一片。河水都结了冰,水禽们的日子都不好过。

来野鸭湖观鸟的鸟友也不容易,通常他们要在8、9点的时候赶到野鸭湖,在海雕要出现的地方停车,然后开始等“明星”现身。室外气温在零下8度,鸟友在熄火的汽车里等待,眺望。这样的观鸟与其说是娱乐,不如说是考验。严寒的考验,意志的考验!

9点以后太阳升起,站立在山顶高处的海雕拍翅而起,振翅掠过野鸭湖上空,海雕似乎对天气寒冷并不太介意,有时五只白尾海雕成一个小型编队在高空翱翔,有时在水面上低空飞行。它的食量很大,捕获一次猎物可以很多天不进食,据说它能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不吃东西还好好的活着。

12月30日,鸟友易禾川与被鸟友称为神雕侠侣的神勇、神七夫妇一起去野鸭湖探望白尾海雕一家。呼啸的北风刮过空旷的河畔,路旁的行道树和滩边的高草低伏着。神勇开车,易禾川摇下车窗向远处眺望搜索。距离不远,一只海雕迎着风在飞,它在风中左右摇晃,飞的很慢很艰难,飞了不到十米的距离,海雕就像一面断线的风筝,软软的落在地面。

易禾川下车趴在冰面上一点一点向海雕靠近,借着望远镜,他看清楚海雕双冀没有力量拖拉在地面上,,双腿半蹲,身体踉踉跄跄的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