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7日,观鸟会召开年会时宣布,今年在新发现了6种鸟类的活动、高山旋木雀、(wu),其中(huan)、等珍稀鸟儿在国内非常罕见。

新疆发现彩鹮、白枕鹤、日本松雀鹰、高山旋木雀、灰喜鹊、灰头鹀

图由观鸟会提供

今年新疆观鸟者到6个鸟类新分别是:彩鹮、白枕鹤、、高山旋木雀、(wu)。

彩鹮是喀什鸟友今年5月拍到的,彩鹮在我国数量较少,分布地区十分狭窄,以前在新疆没有分布,而这次发现地在边境附近,鸟友们估计,彩鹮很有可能是从国外飞来的。最近几十年来,我国彩鹮数量日益减少,已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

白枕鹤是鸟友丫丫今年4月底在塔城拍到的,当时,面部一点红色,白色脑袋的它在一群灰鹤中显得非常突兀,它是一种极为珍贵的鹤类,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日本松雀鹰虽列入新疆鸟类名录,依据《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推测可能分布在阿尔泰山,但以前从未有人记录到,今年9月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鸣拍摄于阿尔金山,从而证实了新疆确实有这种鸟。日本松雀鹰被1973年被列入《华盛顿公约》濒危物种,是我国二级保护动物。

高山旋木雀是喀什鸟友郭宏在乌恰县乌合沙鲁乡拍到的。而灰喜鹊是乌市鸟友发现的,鸟友们推测这可能是逃逸鸟,但在首府实现繁殖,两窝组成的家庭群共有10只左右。长久以来,灰喜鹊只分布在亚洲东部(华东和朝鲜日本),以及欧亚大陆的另一隅(伊比利安半岛,即西班牙和葡萄牙),中间就没有分布了,这也是我区的新纪录。而新发现的灰头鵐属小型鸣禽,比较难辨认。

此前,今年1月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鸣编著的《新疆鸟类分布名录》,记录的新疆鸟类为453种又143个亚种。马鸣说,今年发现的鸟类新纪录对新疆的动物研究来说有很大贡献。

彩鹮是今年5月8日,新疆喀什的鸟友在野外观鸟拍鸟时偶然发现的。当时,鸟友到达一鱼池时,发现从远处飞来一只象黑鹳的大鸟,便随手拍了两张,结果放大发现,此鸟并不是黑鹳,比黑鹳小而且嘴还是弯的,因为光线和暴光问题,照片拍成了剪影,再想细拍时,鸟儿已飞远了。

好在过了3小时后,鸟友又发现了它,把它的身姿定格了下来,鸟友当时还不知道是彩鹮,回去翻看了鸟类手册才知道。

全国各地的鸟友们都有一个同样的喜好,每当有新纪录发现,不管多远,大家都会扛着“长枪短炮”蜂拥而至,“数毛版、飞翔版”各种角度,要留下这鸟儿的身姿。

彩鹮性情温顺,羽毛艳丽,体态优雅,由于彩鹮在国内拍摄的记录并不多见,为了不打扰彩鹮栖息地,鸟会成员决定将新疆发现彩鹮消息暂时“雪藏”,并未向其他新纪录那样在立即公布消息、照片、发现地。大家认为,待到来年再在这里见到彩鹮,说明它安心在这里安家时,再公布消息让大家一饱眼福。

今年3月,新疆喀什鸟友们原本兴冲冲参加乌恰县吉根乡的诺鲁孜节活动,但因为活动日期推迟,大家临时决定去“打鸟”(鸟友的说法是拍鸟的意思)。

这天的运气真不错,鸟友郭宏转着转着,突然一只鸟就飞到眼前,从飞行的动作看,他预感这鸟没见过,快步轻声跟过去,它好像有意躲人在树杆上转来转去。郭宏根据经验确定,这是只旋木雀,他说“从来没见过真版、活体旋木雀,抓紧按下快门,并向其他鸟友招手,我又发现了一个鸟类新纪录,我当时激动的,不亚于中了500万大奖。”

高山旋木雀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又从那棵树飞到这棵树,无视鸟友们的存在,只找它喜欢的食物。两个多小时它换了无数棵树,鸟友们就跟了无数棵权,直到它吃饱飞走,大家停手收工。

现在回想起来,高山旋木雀那调皮、优美、灵巧、快捷的动作更加让人回味无穷:它总是从高往低飞,飞到树的底部,顺着树杆旋转着往上爬,旋转时不时地停下来,捕虫子,时不是还俯下身子把头贴在树干上,好像是把耳贴树干上听树皮下面有没有响动,这个动作太可爱了。

“多少人向往的高山旋木雀,我拍到了。” 郭宏每次说到这一新记录仍是很激动。

亚心网讯,作者:范琼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