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写入党章之际,东方却正遭受大屠杀。2012年11月,天津北大港,前往搜救东方的志愿者,在天津北大港湿地保护区中发现6处人造毒池,共发现21只东方死亡。

数十只东方的死亡对这种数量稀少的濒危鸟类来说,无疑是一次种族大屠杀。

@鸟人Robbi全球种群数量被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评估为少于2500只,这次北大港已知的个体38只,已死亡5 22只,换言之即高达1.52%的全球种群受到了影响,假设类似比例的事件发生在人类(以70亿人口计)当中,意味着1.05亿人,死亡一千三百八十六万 六千一百六十万。

东方白鹳之殇,考验中国生态文明

志愿者清理出来的被毒杀的东方白鹳

东方白鹳之殇,考验中国生态文明

毒池旁边发现袋呋喃丹

@新京报:【东方白鹳确认死于毒杀】东方白鹳遭遇毒杀。昨日经警方初步检测,在天津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中发现的毒坑,含农药“克百威”(别名呋喃丹,属高毒农药)成分。目前共找到6个毒坑,3个毒坑被填埋。此前获救的13只东方白鹳,均已恢复健康,能自主进食。

在德国,它的近亲(西方)白鹳被奉为国鸟,保护甚佳。德国人在屋顶筑巢迎接它们,尊称它们为“白衣骑士”,德国人相信,白鹳能为他们带来幸福。

它修长的尖嘴里流出黏液,行动迟缓。

中毒之后,它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急促痉挛,呼吸艰难。这痛苦的过程,一直要持续到它死去⋯⋯猎杀者沿候鸟迁徙路线一路投毒。餐馆老板、食客、售卖农药的销售商,也是间接的凶手。

近日,天津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东方白鹳被毒杀”事件引起舆论关注。最新数字显示,13只东方白鹳获救,而它们22只不幸的同伴则被人类投毒杀害。这些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的死亡之旅,令人叹息。

东方白鹳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评估为濒危物种,全球种群数量被国际鸟盟评估为少于2500只。天津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被投毒的东方白鹳至少占到全球种群的1.4%。

新京报评东方白鹳被毒杀:没有傻瓜 就没有杀害

野生动物没有神奇的“滋补”功效,其在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等主要指标上更与家禽、家畜相差无几。

近日,天津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东方白鹳被毒杀”事件引起舆论关注。最新数字显示,13只东方白鹳获救,而它们22只不幸的同伴则被人类投毒杀害。这些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的死亡之旅,令人叹息。

这些白鹳的死法具有典型性,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估计,中国有46%的野生水禽猎杀事件是通过毒药进行的,而在本次事件中登场的“呋喃丹”,由于其对鸟类的特殊高毒性,亦是国内最常见的毒饵,而在部分其他国家,已禁用此药。而国内被毒杀鸟类尸体的下场,多是送去“野味餐馆”一饱人类的口舌之欲,新京报记者对当地偷猎者的走访也证实了此事。

本次事件发生后,论者无不认为需要尽快斩断“毒杀—偷食”这条利益链。可是,一瓶可大量投放的呋喃丹才十几块钱,东方白鹳卖饭馆200元,天鹅更能卖到1000多元,面对强大利益驱动时,“非法猎捕、杀害四只以上白鹳即可算情节特别严重”、“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等法条规范也显得那样苍白;调查显示过半国人吃野生动物因好奇,第二大原因是“进补”,当好奇与愚昧交织的欲望产生作用时,如《江苏省野生动物保护条例》中“吃野味最高罚1万元”。这种严刑峻法恐怕也无济于事。

有需求则必有市场,好食野味者的口舌之欲以高额利益的表现形式驱动偷猎者下毒。可见,在“违法必纠、执法必严”非一朝一夕可期的前提下,从口舌之欲,即源头上斩断这条利益链不失为更有建设性的解决方案。

虽然呋喃丹对于人体并非烈性毒药,但此前因吃下被毒死“野味”而中毒的事件,已在国内多地发生过。即便“野味”并非被毒死,由于其并未经过卫生检疫,且通过地下方式运输烹饪,依然具备高风险性。须知,鸟类等多种野生动物与人的共患性疾病有100多种。

更可笑的是,人体通过食物获取的营养,无非是水、碳水化合物(糖)、蛋白质、脂肪、维生素、饮食纤维、微量元素7种,无论是什么食物下肚以后,都是先变成这几种营养再被人体吸收和消耗。野生动物不仅不具备任何神奇的成分可以达到“滋补”功效,其在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等主要指标上更与家禽、家畜相差无几。

如果您曾经花着高价钱、冒着高风险吃着没有任何特殊营养价值,却存在极大安全隐患的“野味”。在这里劝您一句,别再犯傻了。没有傻瓜,就没有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