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隆冬,在邛崃山脉的重重叠叠的大山中,不期然地我见到了在海拔 5000米的雪山之上御风翱翔的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年纪大的比年轻的羽色浅,发白,有红眼圈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胡兀鹫,高贵孤傲的灵魂遨游于中国的的雪山蓝天之间

二月初大年初二,我们一行6人从卧龙大熊猫保护区卧龙镇的卧龙关出发去牛棚子看绿尾虹雉和。牛棚子位于银龙峡谷一面山脉中,海拔不是很高,大约3800米,但是去路山高坡陡,险峻处一面峭壁如墙,一面深壑无底,嶙峋的崖石上只有半掌落脚之处。那里有卧龙当地人放养的牦牛,有一个放牧人临时夜宿的窝棚,所以叫 “牛棚子”。我们怀着企盼(也做了最坏的打算)艰难地跋涉,攀登,无论苍茫的飞雪、险峻的山路、翻越高海拔时剧烈地高原反应都没有打消……我们在山间窝棚里焦急地等待,第三天(出发的第5天)凌晨,隐约的鸡叫打破寂静的山野,盼鸡心切几夜难以安眠的人惊喜交加侧耳聆听……高原山鹑,雪鸡、绿尾虹雉、……天终于放晴了,飞雪中饿了几天的鸡们要下树觅食了。不到5点起床,滴水粒米未沾,我们跟着导游去寻绿尾虹雉和。穿行在白茫茫的岷江冷杉原始森林,行走时树枝上堆积的雪撒盐一样簌簌抖落,地面上一尘不染白雪上时时有哪位“鸡大师”印下的一枚枚“竹叶”(各种雉类鸟的鸡爪印都差不多)。

在牛棚子有好几种高原雉类鸟:雪鸡,高原山鹑(当地人叫它“红脚杆杆”,它的脚和腿是红色的)栖息地最高,夏天在流石滩与高原草甸之间繁殖游荡;绿尾虹雉和整个夏秋季节栖息森林上面的高原草甸,几乎不下林子。冬季它们稍稍向下迁徙,夜晚歇息在林子上的灌丛枝上,白日觅食于岷江冷杉森林中阳面草甸,阳面的草甸因为承受了更多的阳光,几乎没有积雪,它们就在丛生的草中寻觅草籽、草根枯叶果腹。空旷草甸即为鸟儿提供觅食之所,周遭的林子也为它们提供提供庇护——当天敌袭来时,无论哪种鸡都会钻进林子中躲避,林子的枝枝丫丫成为抵挡的防护网。

绿尾虹雉的觅食地比白马鸡高,几乎在林子上限。从我们停立的山头远远望去,温暖的阳光撒在一片开阔的草地上,一群(不到十只)绿尾虹雉急急地草丛中啄食。尽管饥肠辘辘,它们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性,导游一再地重申接近绿尾虹雉的安全距离,如果没有掩蔽棚,要想近距离接近绿尾虹雉根本就不可能。尽管是远远一瞥,我们已经心满意足,绿尾虹雉——中国特有的大型雉类鸟,美丽非凡,有一个英国观鸟团很多年不远万里专程来观望。

白马鸡的觅食地比绿尾虹雉低。我们在冷杉林中向下走,雪厚,路陡,脚步踉跄,有时一个跟头向下出溜很远。又穿过一段密密的竹林(这说明海拔已经到了3000米之下了),眼前霍然明亮开朗,树木竹丛包围着一片开阔的草甸。日头升在半空,灌丛上,树枝上的积雪迅速地消融,雪水把常绿杜鹃的革质的绿叶洗的通亮……这里海拔低,阳面,不仅草地上积雪全无,草根下,湿漉漉的地面上还能见到嫩绿的草芽——这就是白马鸡的食粮了。

觅食的白马鸡总有20几只,彼此相距不远,且食且行,由高而下活动于草甸上。忽然间,响起白马鸡高亢而嘹亮的“梆-梆-梆-”的呼唤,所有的白马鸡一时之间迅速地或滑行或疾走纷纷进了林子……碧蓝如洗的天空出现几只硕大飞鸟,当它们遨游在我们头顶,我们看清,硕大的飞鸟中有四只是金雕,还有两只胡兀鹫。它们巡视于蓝天,好像一个编队的战斗机组。可以想见连续的阴天下雪,也给它们造成了觅食的困难。它们缓缓地飞翔,一圈圈巡视,慢慢降低飞行高度,但是警觉而负责任的白马鸡哨鸡始终不懈地注意着它们的动向,不断地发出警报之声……最后金雕和胡兀鹫飞向远处,到别处寻找它们的战利品。在哨鸡““梆-梆-梆-”声中躲藏在各处的白马鸡又汇在草甸觅食……

像痴情的少女在荒凉酷寒的西伯利亚寻觅着、追随着苦难、英雄的十二月革命党人,像历经艰难的穆斯林终于到达了麦加在朝拜的人山人海中屈膝跪拜至高无上的胡大……那难忘的经历,那庄严的时刻印证了高尚的信仰和精神的升华。

第一次了解胡兀鹫是在中国野生动物摄影师祁云的图片和录像中,祁云曾经在喜玛拉雅地区连续两年拍摄胡兀鹫的孵化、育雏:在繁殖季节胡兀鹫成双成对的比肩翱翔于蓝天,雌雄鸟儿发出美妙的“koolik-koolik-”的哨音,在辽阔的高原能够传得很远,不知道的人听起来仿佛是神秘的天籁在天地间回荡。 胡兀鹫是冬天——12月-2月产卵孵化,每窝产1-2枚卵,卵污黄色,点缀红褐色的点儿;在拍摄胡兀鹫巢窝时祁云真真切切领受了胡兀鹫的凶悍和契而不舍的攻击。此时人若不躲避,即使不被胡兀鹫抓到高空扔下摔成肉酱,也会自己失足滚下悬崖丧命。不仅是胡兀鹫容不得他人窥觎自己视作生命的巢窝和幼雏,几乎所有的鸟,包括那些平时看起来非常弱小、善于息事宁人的种类,如体形小又没有尖喙利爪的雀鸟,在繁殖期都有如此大无畏的勇气与来犯者以死相拼!祁云的拍摄和观察给鸟类学界带来令人吃惊的发现:

祁云也曾抓拍到胡兀鹫捕食旱獭的情景:胡兀鹫头上的羽毛耸立如冠,嘴大张,尾向上翘起,双翅与身体几乎垂直,伴着呼啸之声自高空疾如闪电俯冲而下扑向地面的旱獭,有时在湖泊旁它们也捕食雁鸭水禽——一般被胡兀鹫抓走的动物都是因病弱而行动迟缓的个体——身强力壮的听到胡兀鹫的呼啸声早就以比胡兀鹫俯冲更快的速度躲起来了。

在欧洲曾经被斩尽杀绝的胡兀鹫,在我国的的高山之颠上驰骋着自由的翅膀,高贵孤傲的灵魂游荡于广袤的的天地之间……在新疆、青海、甘肃、几乎常年可以看见它们(偶尔在湖北、四川、辽宁和河北也看到过它们的身影)。尤其在胡兀鹫分布更是广泛,西部、南部、西北羌塘草原都有胡兀鹫,有时在山村和城镇的周围看到它们在垃圾堆上捡食食物。

在飞翔于蓝天中一群鹫类中鸟类学家很容易分辨出胡兀鹫的身影:它的翅膀比秃鹫略窄,两翼伸展几乎是一条直线(而秃鹫的两翼在肩膀处有一个弧度);它的翅膀形状尖飞行时两翼尖而直,飞翔时双翼鼓动发出一种尖利的笛哨声,胡兀鹫的尾巴比秃鹫的长,呈楔性。它的尾羽有别的鹫鸟没有的特殊功能:尾羽和初级飞羽相互配合微微转动时,可以贴着地面作快速的飞行,这种本事跟现代高速飞机利用“缝状襟翼”提高升力,以适应低空飞行相似。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

胡兀鹫的家园——青藏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