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叫它花椒嗉,在它嗉子的位置(胸部)有棕红色的条纹,像缀着花椒粒一样的装饰。

东北花椒嗉——田鹀环志多

田鹀先生留着绅士时髦的“小背头”

的鸟,有点让员头疼,有些种类,比如黄胸鹀、黄喉鹀……个体,羽色都差异不大,你这个鸟类站秋天说是黄胸鹀,另一个站春天回收说是黄喉鹀,还拍来照片——照片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鹀类鸟的冬羽和夏羽不同,成鸟与幼鸟的羽色也有不同,幼鸟通常与雌鸟的羽色相近,秋季记录是雌性,明年春季回收时却成了帅小伙了。

但是田鹀却是好认,特征鲜明:它是鹀中身量中等的(比麻雀稍稍大点儿 ),嘴大,留着“时髦的背头”——头顶的羽毛可以竖起来,腰羽有鱼鳞斑,(白头鹀腰部也有鱼鳞斑,但是它比田鹀体大,而且它的男士头戴一顶“白冠”,没有“背头”。迁徙时间比田鹀晚大约一个月。)

人叫它花椒嗉,在它嗉子的位置(胸部)有棕红色的条纹,像缀着花椒粒一样的装饰。另一种鹀类鸟——叫花椒籽,虽然它的胸部装饰有花椒粒,但是花椒籽比花椒嗉身量小,而且脸是化了妆的——涂了棕红色的腮红。所以田鹀与彼此不容易混淆认错。关于我们以后有专文再说。

每年的春天田鹀总是最早回返,因为它的繁殖地远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东部,而越冬地又离着东北不远——田鹀在我国越冬地往南至少达到山东、天津——东北地区只是它们在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间迁徙时的歇歇脚游荡一段时间补充能量的中转站。

在黑龙江高峰、青峰、帽儿山等鸟类站三月中旬就能听到田鹀的鸣啭之声了,到了4月迁徙的大部队浩浩荡荡地经过黑龙江向着西伯利亚向着欧亚的北部进发,十几只上百只大群活动于农田,草地,林缘和灌从间,食植物的种子和散落的谷物等等,。

此刻田鹀的雄鸟已经换上了鲜艳的夏羽——新郎的婚礼服:头顶棕褐色 “背头”染成黑色,(头顶后颈和头侧黑色),画上黑白分明的戏装,黑色的面颊,白色的眉纹,系上白色的领结(喉和颏白色),换上栗色黑条的西装(上体栗色,胸部具栗色的纵纹,背部有黑色纵纹,),白色的栗色条纹的衬衣,白色栗色条纹的西裤(下体中央白,两侧栗色稍淡,白色腹部多纵纹),与白色领结和白色眉毛相搭配——恰恰一个帅小伙儿!

百人百样,优秀的男人个个优秀个个不同。田鹀的雄鸟抢着做新郎,总想让自己与众不同一些。也总有那出众的田鹀雄鸟脱颖而出,骄傲、自信地出头做一个大群的首领。它的身量大,肺活量也大,唱歌的技巧高,它的歌声压倒所有对手!高大树林中,一只首领站在最高处,仰首向天,发出激昂、婉转的颤鸣音(颤音有点像云雀),领唱过后站在乔木低处的众鸟嘁嘁碴擦齐鸣,也带颤音,但是声量、声高、啭鸣的技巧跟出众的“准新郎”都差许多了。

雌鸟,“准新娘”,却没有换上婚衣或者说,新娘的婚衣不如新郎的鲜艳夺目,朴素的不像婚衣。雌鸟与非繁殖期雄鸟的冬羽相似,但白色部位色暗,(皮黄色的脸颊后方常具一近白色点斑。幼鸟不甚清楚且纵纹密布)。过几天,顶多十几天,在遥远荒凉的东西伯利亚繁殖于欧亚大陆北部的泰加林;新娘的角色就转换为一个母亲,面临着繁殖育雏的繁衍种群的责任和压力。3月底5月初时田鹀们飞回北方的繁殖地——欧亚大陆北部的泰加林,栖于泰加林、石楠丛及沼泽地带,各种密林,在返回繁殖地游荡一段时间后结对的“夫妻”脱离大群的“集体生活”,开始甜蜜但是紧张、繁忙的小夫妻生活。

“小夫妻”将自己未来婴儿的“产房”——巢址选在布满草丛的土墩上,在接近地面的树窟窿,岗上的土坑、缝隙中用干燥的草茎、叶子编织一个碗状的巢穴,巢中铺垫柔软的草茎和毛发。幸福安详的鸟妈妈产下4—6白绿色的带着斑点的卵,在它做巢孵化12-13天里,它朴素的羽衣帮了它的大忙,几乎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在五月底六月初繁殖地就响起雏鸟啾啾的鸣声,刚出壳的小鸟光溜溜的,享受父母的喂哺——它的妈妈爸爸吃草籽,给它抓高蛋白的虫子吃。大约14天左右,小鸟出巢,跟着妈妈在低山地带的草地,农田,灌丛及林缘食杂草的种子和谷子,也吃昆虫。小鸟在一个多月中迅速长大,锻炼飞行,到十月它们就跟着父母向着南方迁徙——到亚洲的东部和东南部越冬。

此刻做了父亲的雄性田鹀染黑的“小背头”毛糙糙的发褐色,脸部涂抹的黑白的花脸也褪色成褐色,跟雌性差不多了——那有什么要紧,冬天它是普通“男性公民”, 顾不着打扮自己,填饱肚子才是正理。 10月中旬田鹀浩浩荡荡的队伍遍布东北的中部地区,然后继续向着东北的南边——山东、天津以至浙江、江苏等等地区越冬,迁徙距离能够达到6000公里以上。

吉林珲春秋季环志的田鹀第二年春季在韩国回收,说明韩国也是它的越冬地。它们集群活动,在开阔地带的草丛、人工林地以及公园植被的地面找寻食物,三月初时开始北迁。在我国回收的13只环志田鹀除了山东长岛环志的两只,其余11只都是秋季在东北环志(包括黑龙江嫩江高峰、兴隆的青峰、帽儿山、大庆和吉林的珲春)春季时在黑龙江回收,说明它的繁殖地点在黑龙江地区的北部和黑龙江北部更北。

田鹀是我国大陆近年来环志数量众多的雀形目鸟,自1998年以来累计数量达到近十万只,其中成功回收15只。春季四月黑龙江回收到了芬兰秋季环志的田鹀,吉林珲春初冬回收到瑞典秋季环志的田鹀,这说明北欧的田鹀秋季横跨欧亚大陆,向东偏南方向迁徙6000公里到我国的东北越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