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十多年前认识帕瓦龙时,他已是个民间“诗人”,年轻时崇拜艾略特的他,许多没发表的诗歌在今天读来仍意味无穷。今年再见到他时,48岁的他已是半头白发,诗人气质的他已是民间较知名的一位鸟类了。

杭州鸟类摄影家帕瓦龙的拍鸟历程

十多年前认识帕瓦龙时,他已是个民间“诗人”,年轻时崇拜艾略特的他,许多没发表的诗歌在今天读来仍意味无穷。今年再见到他时,48岁的他已是半头白发,诗人气质的他已是民间较知名的一位鸟类了。他,叫俞建勤,浙江省协会会员、浙江省野鸟会会员,在浙江省电力公司从事管理工作。他以网名“帕瓦龙”出现在国内多家知名摄影网站,圈内都叫他“帕瓦龙”或“老帕”,很少人叫他真正本名的。以下采访,我们也称他为“老帕”吧。

我们的交谈,自然从他为何会从事鸟类摄影开始。其实2007年以前,老帕一直在拍人文和风光,他对摄影的痴迷像他年轻时创作诗歌时一样忘情投入。他也一直自诩以诗人的激情和眼神从镜头里看世界。2007、2008两年,他居然连续两个大年三十和春节在冰天雪地的坝上度过;一个国庆节在坝上、又一个国庆节在胡杨的故乡额齐纳度过的。说起这些,他归结为靠工薪生活的他,平时出不了远门,只能靠假期才能远行。言及这些,老帕会动情地对曾经是同学的老婆感激不尽。他说没有她的大力支持和理解,他在摄影的路上走不远。

分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