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载于《日报》,题为《黄腿鱼鸮在我省失踪30年后重现—— 千岛湖上有“大猫”》, 特约撰稿:范忠勇,2013年9月7日。这无疑是2013年观鸟界振奋人心的大发现。黄腿渔鸮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体型硕大的。希望它们的生存环境进一步改善。

我们生活的地球上,有许多的稀有物种、濒危物种离人类的视线远了。不久前,我省自然博物馆的几位爱鸟人士,惊奇地在千岛湖发现了已在我省失踪近30年的“大猫”。我们从中梳理出他们两度寻找“大猫”的历程,与读者一起分享他们的激动与快乐。

“大猫”,学名黄腿鱼鸮,的一种,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猫”是观鸟人对的爱称。

消失三十年的珍稀猫头鹰——黄腿渔鸮重现浙江

黄腿渔鸮幼鸟

消失三十年的珍稀猫头鹰——黄腿渔鸮重现浙江

黄腿渔鸮幼鸟

消失三十年的珍稀猫头鹰——黄腿渔鸮重现浙江

黄腿渔鸮幼鸟

消失三十年的珍稀猫头鹰——黄腿渔鸮重现浙江

黄腿渔鸮幼鸟

消失三十年的珍稀猫头鹰——黄腿渔鸮重现浙江

黄腿渔鸮幼鸟

消失三十年的珍稀猫头鹰——黄腿渔鸮重现浙江

黄腿渔鸮幼鸟

惊现“大猫”

2013年5月1日,天气晴朗,早上7时开始我就乘坐小船四处奔波,对千岛湖上星罗棋布的小岛逐个登顶,仔细搜索。常规的鸟类调查总是有些辛苦的,寻觅的过程也有些枯燥乏味,但那些不可预知的结果总让人有些期待。

但运气似乎并不好,时针指向中午11时,整个上午几乎毫无进展的工作已经让我有些心烦,我又气喘吁吁地登上了一座面积较大的无人岛。半小时后,当我走到岛上的一个小山包的顶上,靠在一棵松树上喘口气略微歇息片刻。一抬头不经意间看到对面距离我8米左右的一棵10多米高的马尾松上有一个硕大的鸟巢,那是个用枯枝条搭建的枝架巢,隐约间我感觉到巢中有东西在挪动。

“是鸟,大鸟!”出于观鸟人的惯性,我几乎兴奋地叫出声来。我立即站直身体,昂起头眯起眼睛仔细观察,但正午头顶的阳光十分刺眼,大逆光让巢里的状况难以看清,待我转换方位后,手搭凉棚,我终于大致看清了鸟巢中的大鸟,不止1只,是2只大鸟,再用望远镜定睛一看,那竟然是“猫,大猫!”我在大脑中迅速搜索了一遍我以前在野外见过的“大猫”,这是我没有见过的猫头鹰,太令人惊喜了!

似乎因为我的动作,触碰到了树枝,也许因为看到了距离较近的我,两只可爱的“大猫”趴在窝里,偶尔窸窸窣窣地稍微移动下位置,警惕地竖起身体,但一直用一双黄色的大眼死死地盯住我,黄腿鱼鸮特有的长耳状羽还未长长。这2只“大猫”宝宝棕色的面盘大大的,眼圈被很多黑色纤细的羽毛包围着,看起来煞是可爱。

这两只“大猫”体型实在不小,体长近半米,让人几乎误认为是成鸟,但它们身体上松散、微细的绒羽暴露了它们的真实身份,这是2只今年刚繁殖出来的幼鸟,估计出壳已有几天了,但它们应该还不能够自己捕食。我仔细地搜索了周围的树枝,没有发现“大猫”宝宝的父母,黄腿鱼鸮属于夜行性猛禽,行踪比较诡秘,白天要看到实在有些困难。为了防止对它们的过多干扰,我拍完照片就马上离开了现场。

重回视线

黄腿鱼鸮又名黄脚鱼鸮黄鱼鸮,俗名恨狐(多种大型鸮类,都俗称为恨狐),为鸮形目鸱鸮科鸟类,是由英国博物学家荷吉森于1836年在尼泊尔发现并命名。黄腿鱼鸮分布于西马拉雅山至我国南部和印度次大陆,在我国云南、四川、福建、广东和台湾等地均有记录,黄腿鱼鸮在为留鸟。

黄腿鱼鸮为我国二级保护动物,在《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中被列为稀有级别的物种,在1995年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被列入附录Ⅱ名录。黄腿鱼鸮主要捕食鱼类,偶尔也会捕捉蛇、蜥蜴、蛙及昆虫。

黄腿鱼鸮成鸟体长可达60厘米,体型硕大。在1990年出版的《浙江动物志·鸟类》中,黄腿鱼鸮是依据采自临海、温州的标本进行描述的。书中记录了3件黄腿鱼鸮标本,收藏于浙江自然博物馆的有2件,其中1件雌鸟标本是1968年在临海采集的,另一件为幼鸟标本于1984年采于温州。此次在淳安千岛湖的这一发现,是黄腿鱼鸮近30年后的再次发现。

5月14日,在另一次常规的鸟类调查中,我与方一锋、吴晓丽等两位同事在另一岛屿上又发现了1个黄腿鱼鸮的繁殖巢,也是在一棵高10多米的马尾松上,这一巢也同样有2只幼鸟。

在浙江失踪了30年的“大猫”,终于又重回我们视线。

再度“失踪”

5月23日,我与3名学生来到千岛湖,再次登上第一次发现黄腿鱼鸮的岛。我们走到离巢不远处,却看不到巢中“大猫”宝宝的身影,我们加快脚步,疾步走到松树下,却惊讶地发现黄腿鱼鸮的巢塌了,难道是有人为干扰弃巢?抑或有人爬树捕捉“大猫”宝宝而导致的?

经过仔细观察,我们发现黄腿鱼鸮的巢仅塌了一半,支撑巢穴的一根直径约6厘米的枯松枝已经断了,塌下的枯枝四处散落,巢穴中的编织袋的碎片、塑料袋和食品包装袋等杂物四处散落,而另一半的巢却还在树上。而前一天黄腿鱼鸮幼鸟仍在巢中,而且此处岛屿并非游客所能到的地方,附近渔民也不会来到这个岛的,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巢在无法支持“大猫”宝宝日益增加的体重,最后倒塌了。

黄腿鱼鸮本身并不筑巢,这个巢是借用另一种猛禽黑鸢的旧巢来进行繁殖的,这样的巢在日晒雨淋后非常脆弱,加上“大猫”宝宝逐渐长大,体重日增、活动加强,用来支持巢的主干最终折断,长大了的黄腿鱼鸮幼鸟也随之飞离,不知去向。

这样的推断很快得到了证实,另一个岛屿的繁殖巢在5月底同样是这样的结局,巢倾塌了一半,幼鸟成功离巢。

黄腿鱼鸮在生态系统中处于食物链的顶端,数量极为稀少,由于它行踪诡秘,叫声又不甚响亮,不易被人发现。黄腿鱼鸮一般以鱼类、蛙类为其主要食物,千岛湖丰富的渔业资源为其提供了充足的食物来源,植被良好、较少人为干扰的无人岛屿,为它们栖息繁殖提供了合适的生态环境。有关黄腿鱼鸮的行为、生态及保护尚待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明天,黄腿鱼鸮会在哪?希望除了千岛湖,有更多适合它们生存的环境,少一些人类的干扰,让这些“大猫”们多一份宁静,多一点种群延续、自由栖息的空间。

(作者系浙江自然博物馆研究员、浙江野鸟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