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乡间,村民把渔网改装的撒向天空,捕杀飞鸟。过去三年,年轻人乔纳森走遍,观测飞鸟,几乎在每处观鸟的地方,他都能看到这些如影随形的。最初,乔纳森自己动手拆去。当他发现多得清除不完的时候,他借助谷歌地图,将他发现的所有点都做上标记,制作出一份“地图”。

广东捕鸟地图

雷州纪家镇北仔村乡间的天罗地网。

清晨五点,乔纳森被一阵鸟叫声吵醒。他钻出帐篷,面对着一片人迹罕至的海滩,伸展双臂。金色的海滩上,一大群鹭鸟在海面上欢叫、捕食。一只流浪狗跑过,惊起一群群的鸟儿。

“真是一个美极了的地方。”乔纳森曾对每个想来这里的人都这样说。他用酒精炉煮了一小锅矿泉水,掏出旅行用的小口杯,冲了一杯咖啡,再嚼上两片涂了吞拿鱼罐头沙拉的面包之后,他一天的观鸟工作就要开始了。

从9月3日到9月7日,人乔纳森和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的两名工作人员,在广东阳江市阳西县溪头镇北寮村的海边,架设起简易的工作站,观测这里的候鸟。

每天一大早,他们像一个渔民一样,背着一张网出门,架设在海边的树丛中,等待那些粗心的鸟儿撞上来。到了中午,他们一般能收获十几只鸟,每只都用科研用的布袋装好,这种布袋透气又不便挣扎,可以保护鸟儿。下午,乔纳森会把鸟儿一只只捉出来,握在手里,测量翅长、成熟度、体重,在鸟儿的脚踝处上环,之后放飞。到了晚上,他们一起把网收下来。

每年这个时候,候鸟南飞,这个沙滩是一个“中转站”,供它们歇息。但是,有另一种网也在此时紧盯住这些空中的精灵,田间地头到处可见,村民把渔网改装的鸟网撒向天空,大量捕杀。这是令乔纳森最气愤的事情。过去三年,他走遍广东的每一处角落,自己动手摧毁这些网。当发现鸟网多得清除不完时,他借助谷歌地图,将他发现的所有捕鸟点都做上标记,制作出一份“广东捕鸟地图”。

观鸟发烧友

广东捕鸟地图

法国小伙乔纳森

今年33岁的乔纳森,出生在距离巴黎南部120公里的一个小村庄。他还清楚地记得3岁那年,他父母救下了一只八哥养在家里,这是他生命中的第一只宠物。他的家人说,这可能是他喜欢鸟儿的发端。

村子里没有什么工业,随处可以看到鸟。小乔纳森的童年是在鸟鸣声中度过的。稍微大些的时候,他经常跑到村子里的一个鸟类观测站,向工作人员请教观鸟的知识。再后来,这个法国小男孩长大了,进入大学学习摄影。

十年前,乔纳森来到广东做生意。他把他的观鸟兴趣也带到中国来。在欧洲,观鸟是一门时髦的户外活动。尤其是在英国,曾有统计数目称,四分之一的英国人有过观鸟的经历,在人数上远超中国。乔纳森到中国后,一开始相当兴奋,对他来说,这里有很多未知的鸟类。来到深圳,他就加入了香港观鸟会,但大部分观鸟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出行。在中国观鸟的外国人不多,他几乎都能数出来。

他每个月都要抽时间出来观鸟。先在谷歌地图上沿着海边搜索,看到貌似适合鸟类栖息的点,就开动他改装过的那辆车直奔目的地。四座的汽车被他卸掉后排两个座位,为留出更多空间存放他每次出行必带的帐篷、睡袋、三脚架……

今年年初,他为了追寻一种环颈鸻,驱车绕着雷州半岛足足找了10天。他曾经在书上读到过,上个世纪30年代,一位名叫Pierre Jabouille的法国鸟类学者,曾经在雷州半岛的湛江市花了一年半研究鸟类。在他的记录中,鹤、鹬鸟、野鸭平常得满地都是。

可是,在乔纳森10天的湛江旅途中,只找到了21只野鸭,而他追踪的环颈鸻则一只都没看到。

在廉江市高桥镇,他从一位老人口中得知,某一种的鸟,据说30年前就没再见过,因为已经被杀光了。而在福建靠近厦门的一个地方,以前有很多野鹅,而他们无节制地杀鹅,出口制作各种鹅产品,比如说鹅肉等。结果那种鹅也渐渐地灭绝了。

人类在短时间内大量捕捉鸟,鸟的数量正在大幅减少,这就是正发生在广东的事情。”他对此非常气愤。

毁网

“那些鸟网是最大的凶手。”几乎在每处观鸟的地方,他都能看到这些如影随形的鸟网。撞到网上的鸟,基本上不出一个星期肯定死掉。而布网的人却不一定经常去收网,这些鸟常常在绝望中死去。

乔纳森展示出他拍的一些鸟网的照片,有的鸟已经在网上被晒成鸟干,都没有人打理。

三年前,他第一次在广东发现鸟网,在海丰。当时他和他的另一个朋友直接上去把鸟网扯烂了,马上就有很多村民围上来,但他们想不明白,一个外国人跑来这里拆鸟网做什么,可能身高180、身上背着各种装备的乔纳森也让他们不敢轻易靠近。乔纳森听不懂他们讲的话,兀自拆网。

从此以后,每次只要他看到鸟网,都会立刻动手拆除。他也算不清自己毁过多少张网了,估计应该在100张以上,也从来没有遇上什么大麻烦。他想,这些村民都是很害怕的。曾有一次,一个老人走过来对他说“这是我的鸟网”,乔纳森就朝他拍照,威胁说要举报他,他就没敢做什么,任凭乔纳森把网扯下来。乔纳森会说中文,遇上捕鸟人都会跟他们说,捕鸟是禁止的,他们不能这么做,如果抓到国家保护的种类,他们会进监狱的。他觉得,这也是一种半恐吓的方式,他们就会害怕。他又奉劝他们,如果他们把网挪开,就不会举报他们。有的时候,他还会当场给村民上一堂自然教育课。

茂名电白县黄坡镇和雷州大头村,是乔纳森看过捕鸟最严重的地方。在雷州那边的海岸线上的大头村,只有一个捕鸟的人,不过他在那里捕鸟达7年之久。那个人在海边布了2公里的鸟网,乔纳森去到了就马上拍了他的照片,劝说他拆除所有的网,不然就报警。

在孟加拉、越南等亚洲国家都有捕鸟的习惯,乔纳森观察到,在中国,广东、广西、江西捕鸟都很严重。乔纳森问了在中国的朋友,据说十几年前,中国并没有那么多的鸟网。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捕鸟,猜想可能是人们生活富裕了,钱多了,就想吃一些山珍野味,没有人告诉他们这是不对的。

他认为,“人类在杀鸟,但鸟类并不属于人类。鸟类并不属于任何人或者国家的,鸟类只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盗猎者、杀鸟者都没有好好想清楚他们的所作所为所带来的后果,他们非常自私。”

捕鸟地图

广东捕鸟地图

乔纳森借助谷歌地图,将他发现的所有捕鸟点都做上标记,制作出“广东捕鸟地图”。

鸟网太多了,乔纳森一个人根本清不过来。来不及清理的地方,他就做下标记,三年下来,竟然也攒了一份丰富的数据。

他会把发现的捕鸟网点的情况发布在香港观鸟网、世界自然基金会上,这些NGO会帮他把内容翻译成中文,再向广东省林业厅举报

今年5月份,他根据之前收集的数据,在谷歌地图的基础上,制成了一份“广东捕鸟地图”。在这份地图上,他清晰地标明了他发现的以及在网上被曝光过的捕鸟网点,绿色的记号表明是去年12月之前被发现的,红色记号是去年12月经过他查证后仍继续在捕鸟的点。

他还用“+”代表鸟网的密集程度,一个“+”表明该处的鸟网少于5个,最高级别是“+++++”,表明鸟网超过60个了。

5月22日,乔纳森在一些环保公益人士的陪同下,带着这份广东捕鸟地图,去了广东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举报捕鸟情况。这大概是该处第一次接到外国人的举报,表现得非常客气。工作人员梁晓东收下了他提供的捕鸟网点资料,并留下联系方式,还欢迎他以后继续提供捕鸟信息,他会转给森林公安。

这是乔纳森第一次不再通过香港NGO的转接,直接和林业部门的政府人员打交道。他感觉挺好的。而在他这两年来最常去的溪头镇观测点,他已向当地林业部门举报过数次,每次一举报,森林公安都会去清网。“他们效率还是挺高的,但就是如果不举报,就不会去做,我想他们是有太多事情要忙了。”

除了捕鸟网,他还发现了一些野鸟交易市场,也一并归入举报内容中。乔纳森的护鸟行为引起广东的一些环保人士的关注。“有点惭愧,一个外国人尚且如此死磕广东的捕鸟问题,我们更加应该做点什么。”鸟兽虫木自然保育协会的小宇和乔纳森见面后大为感慨。

经过四个月的酝酿,9月份,一个以乔纳森提供的信息为基础组成的“粤鸟行动”小组成立了,成员包括鸟兽虫木自然保育协会、创绿中心、深圳红树林基金会、香港观鸟会、自然大学等环保组织的工作人员。9月初,“粤鸟行动”小组在乔纳森的指导下,从阳江一路往南到雷州半岛,证实了捕鸟网的大量存在,也发现了一个野鸟交易市场,形成了一份调研报告。报告发上微博后,私信国家林业局得到回应,湛江和雷州两级林业部门马上对举报的五个镇展开清网行动,割除烧毁“天网”3500多张。

“我想这事要做好多年,”乔纳森说,然后又想了想,“也许要五年吧,我会一直追下去的。”

原文:《法国小伙的“捕鸟地图”》 / 南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