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载于《大自然》2012年第04期,作者:卢汰春(退休干部)

Liocichla steerii)又叫黄胸薮鹛(sǒu méi),因胸羽呈黄色而得名(眼下有一块显著的黄痣),仅分布于我国境内,是中国鸟类特有种。由于主要栖息活动于树林底层,经常飞抵林缘山坡地的番薯园活动觅食,因而它们又被生动地称为“番薯鸟”(番薯即地瓜或白薯,在被称为番薯)。

台湾特有鸟类——黄痣薮鹛(黄胸薮鹛)

发现经过

1873年,美国学者史蒂瑞(Joseph Steere)博士在历时半年的采集中首次发现了,并将采得的一些标本交给当时已成为鸟类学权威的英国人斯文豪(Robert Swinhoe)鉴定。斯文豪发现其中一只标本为新种,1877年将其发表在英国鸟类学杂志“Ibis”上,定名为Liocichla steerii,其种加词“steerii”就是为了纪念史蒂瑞对该种发现所做的贡献。斯文豪在论文中记述道:“史蒂瑞近年在菲律宾所获得鸟类新发现(共53种鸟类新种)受到世人瞩目。他探访了福尔摩莎(即台湾),深入南部山区我所未至之处。在他给我检视的标本中有1只像Liothrix的鸟类,是我未曾见过的。我将标本示予推代尔爵士(Lord Tweeddale)(英国鸟类学家、收藏家)过目,他也不认得,但他认为这是福尔摩莎与喜马拉雅地区曾经紧密关联的另一证据。我将之命名为‘Liocichla steerii’。”可惜的是,史蒂瑞并未记载其发现的时间、地点和详细经过。根据史蒂瑞在台行程推测,日月潭、埔里、和社和大武山区等地都有可能是发现地。

外形

黄痣薮鹛体型适中,体重约32克,全长185厘米;通体橄榄绿色;头顶、后颈石板灰色;眉纹黑色;眼下方有一个显著的橙黄色斑块;喉部深灰色;胸、腹淡黄色;尾羽橄榄绿色,尾端白色。

台湾特有鸟类——黄痣薮鹛(黄胸薮鹛)

生活习性

黄痣薮鹛栖息于海拔1200-2600米处的阔叶树林和针阔混交林,常在灌丛下层活动,或在藤蔓上跳跃,亦常见于森林旁、长着杂草的开阔地或杂草丛生的山沟中。它们性情稳重,不怕人,可容人近至咫尺。每日清晨曙光初露,它们便开始鸣叫。其活动地点常处于两种不同植被的交界带,停留的位置有85%是低于2米的中、下层植被或浓密的草丛中。因其常出现在草丛中,故而被称为“薮”鸟。傍晚到天黑前,它们便减少活动,寻找合适的栖所过夜。

台湾特有鸟类——黄痣薮鹛(黄胸薮鹛)

食性

黄痣薮鹛是杂食性鸟类,食物范围十分广泛,从植物果实、昆虫、其他无脊椎动物到人类丢失的各种食物残渣,都可能成为它们的美餐。尤其是在冬季,由于自然界中的食物来源逐渐减少,游客丢弃的食物反而成为其主要的食物来源。其取食行为因食物质地和大小的不同而异,一般直接取食质地较柔软的食物,如浆果、毛虫或蛋糕;对于较大的食物,如蚯蚓,它们会借助树枝或枝条,先将其摔昏或摔死,再用爪踩住,然后从头部开始分块依次啄食,或将喙伸入昆虫体腔内将内脏拖出啄食;如果食物过大,它们会先将食物拖到隐秘处,再用爪按住,慢慢地撕裂吃掉;它们也在飞行时捕食飞虫。因食物范围很广,黄痣薮鹛对森林砍伐后的新环境也能适应,所以目前种群较为稳定,未见有减少的趋势。

善于鸣唱

黄痣薮鹛善于鸣唱,叫声悦耳动听,声音一般都很嘹亮、婉转而有力。它有多种不同的叫声,雄鸟占据领地时会发出“叽、啾”的叫声,最常出现在繁殖期、有陌生者闯入、与邻鸟对峙、通知配偶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与雌鸟换孵的时候;雌鸟响应时发出的是“叽、叽、叽”的叫声。雌鸟很少主动鸣叫,通常情况下都是因雄鸟的叫声而诱发,紧跟在雄鸟叫声之后的鸣叫能够协助雄鸟宣示领域,或告知自己的位置。在感到危机时则会发出“给、给、给”的警戒声,这种叫声可以告诫同伴危险降临,并警告入侵者不能再趋近。鸣叫的频率会随着危急的程度而变化,有越叫越频繁的趋势。若入侵者是强势的掠夺者,或栖息处被严重干扰,它们会在发出警戒声后迅速飞向树枝深处躲避。幼鸟听到警戒声后会一动不动地趴在巢中。在打架前的对峙过程中,它们发出的是一种“叽、叽、叽”的叫声。此时的黄痣薮鹛冠羽上竖、双翅前掠、尾羽展开,展现出一副霸气十足的姿态。若在繁殖期,这种对峙打架的叫声还能提醒附近的配偶前来援助。逃跑时会发出短促的“叽、叽、叽”叫声,这是被追击或打斗失败后逃离现场的鸣叫声。正在觅食的一群成鸟若突然听到这种叫声,会全部逃离现场。危困时,如被捕捉或受伤时,会发出“给、给、给”的低沉叫声,会引起附近鸟类的警惕和观望。个体间的通讯声为“啾、啾、啾”的声音,这种叫声是在草丛间觅食和短距离联系时所用的。幼鸟乞食时会发出“嘁、嘁、嘁”的短促叫声。亲鸟带食物回巢时,雏鸟会伸长脖子发出乞食声,或幼鸟刚刚离巢,身体半蹲、双翅扇动、嘴向上张开时发出的乞食声。

台湾特有鸟类——黄痣薮鹛(黄胸薮鹛)

繁殖

黄痣薮鹛的繁殖期在3月中旬至8月中旬,以5-6月为繁殖高峰期。繁殖初期通常都是成对活动;至3-5月,因配偶之一在孵卵,单只活动的情况较常见;雏鸟孵出后,可见亲鸟带领幼鸟一起活动。非繁殖期季节会聚集成大群,最多时可达二三十只,但配偶间的关系依然存在。在清晨或下午阵雨过后,一处处静水或小水洼地都是它们嬉戏洗澡的场所。它们一般先将身体沾湿、抖羽,然后张开羽毛梳理。理羽时用喙整理全身其他羽毛,整理头和颈部时则用脚,有时雌雄鸟也相互理羽,这一般发生在孵卵期巡视领域时的空当,或与邻鸟打斗之后。

黄痣薮鹛在打斗前常出现对峙行为,对峙的姿势是双翅朝下,身体向前倾,脖子向上伸,冠羽竖起,身体向前倾斜鞠躬,然后雌雄配偶轮流从彼此身上跃过,此时对方也做同样的动作,直到一方转过身来,或双方各自离去为止。真正打斗时,它们会用喙、翅和脚直接攻击对方。

由于游客多、干扰大,生活在旅游区内的黄痣薮鹛通常选择位置较高且非常隐蔽的地方筑巢,甚至有人在高达14米高的台湾杉枝条或12米高的竹子上发现过它们的巢。在台湾中部中高海拔地区,因游客少、干扰小,它们常筑巢于林道旁浓密的草丛中。

黄痣薮鹛的巢呈碗状,一般分为内外两层。内层的巢材较柔软细嫩,以禾本科植物的花穗柄最为常见;外层的巢材则比较粗糙,由竹叶、树皮、树叶、树根和草叶片等构成。巢高70-85毫米,外径120-150毫米,深40-55毫米,内径50-70毫米。每窝产2-3枚卵,呈淡绿色,缀以暗红色或褐色斑纹。卵平均大小为18.5×25.0毫米,重3.8克左右。

雌雄黄痣薮鹛共同承担筑巢、孵卵、育雏和清洁巢等的工作。在孵卵和育雏期间,夜间的工作由雌鸟单独承担,白天时雌雄鸟轮流替换。可见雌鸟在繁殖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退休干部 卢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