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之七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前面介绍了不少非类猎手,也算是准猎手,肉食性很强,能捕捉蛇鼠、小鸟之类,甚至大型猎物。最后也介绍两种奇特的非类猎手,这就是吸血雀和啄羊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跟前面的鸟不同,下面这两种鸟都不是猎手,都是的结果,印证了达尔文的论,全部产自特定区域,吸血雀来自神奇的海岛加拉柏戈斯岛,如该岛的鸬鹚是全球唯一不能飞的鸬鹚(见上图),啄羊产自素来以奇特物种著称的新西兰,如新西兰的国鸟几维鸟(见上图),这两种鸟的出现将适者生存的法则演绎得淋漓尽致。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吸血雀海鸟噩梦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类别:鸣禽            
科 
属:雀形目雀科吸血雀属

    濒危指数:           

   
美丽指数:★★★      
凶猛指数:★★★★★

有一类鸟不怎么为人熟知,也不是什么猛禽,但提及名字让人心寒不已,这就是吸血鸟,也是吸血雀,是产于加拉柏戈斯岛的吸血雀类。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提起吸血,大家自然联想起好莱坞大片的吸血鬼,各式各样的吸血鬼都是好莱坞经典主题,也少不了跟一种动物联系起来,这就是著名的神秘夜行动物-吸血(见上图)。其实,我们身边不少动物吸血,如蚊子、臭虫、扁虱,还有常见的蚂蝗,但鸟类吸血的极为罕见,吸血雀就算是独一无二的。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吸血雀,又名吸血鸟,为雀形目雀科或鹀科,原本是一种硬嘴小山雀,跟我们常见的麻雀、文鸟、黄喉鹀、蜡嘴雀都没啥区别,基本为素食主义者,但如今这些素食主义者在短期内成肉食性,并且嗜血成性,其吸取血液的来源为一些海鸟,最常见的为信天翁和鲣鸟(见上),这些大型海鸟成为了吸血雀的受害者,也是鸟类过程中多了一种天敌。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吸血雀进化源自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即加拉柏戈斯岛,该岛靠近南太平洋赤道,不仅的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还面临一望无际的海洋,岛上形成独特的物种,如世界最大的龟加拉柏戈斯岛象龟(见上图),世界上唯一能在海洋里生活的蜥蜴海鬣蜥(见上图)见上图,都是独特物种外,世界唯一不会飞的鸬鹚,还有不少大型海洋性鸟类,如鲣鸟和信天翁也是当地常见的鸟类,本土的山雀种类较多,长期以来都是非肉食性。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厄尔尼诺的出现改变了这些山雀的命运,给丰富的降雨,有食物充足,鸟类大量繁殖,厄尔尼诺气候也改变了全球气候,紧接着旱灾不断,残酷的自然环境下80%的山雀死掉,剩下一些长喙的山雀生存下来。食物匮乏,这些山雀开始学着弄破信天翁的蛋来吃,再后来就是啄受伤的信天翁,吃他的血为生。尝到血腥的山雀最后一发不可收,就连没受伤的小信天翁也成了他们的攻击对象,只要闻到血腥的味道就成群的飞向目标进行攻击,加拉柏戈斯岛山雀渐渐演变成了一种可怕的物种—吸血鸟!而这种过程仅用了20年的时间。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吸血山雀的出现将进化提速,也印证了雀形目鸟类是鸟类中进化最成功的种类,不仅物种丰富,进化较快。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原本以种子为食的山雀,因环境改变进化成肉食性鸟类,这些加拉帕戈斯岛上的雀类岛上食物短缺的时间里学会了嗜血,主动攻击病弱和受伤的动物,非猛禽比猛禽更显猛禽本色。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吸血雀能在食物缺乏的环境下生存,并成功进化成嗜血鸟类,还有秘诀“相濡以血”。跟南美的吸血相似,这种残忍的小鸟对同类充满了温情,成群的生活在一起,当其他的鸟没有找到食物时,那些吸食了血液的吸血鸟就会将自己吸食的血液从胃里吐出来,喂给那些没有食物的吸血鸟,保证了种群的壮大。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啄羊鹦鹉:好奇的猎手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类别:鸣禽           科 
属:鹦形目鹦鹉科纽澳鹦鹉属

    濒危指数:★★★★★           

   
美丽指数:★★★     凶猛指数:★★★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另一种进化的鸟类也出自偶然,这就是新西兰都有的啄羊鹦鹉,单听这名字就知这种鹦鹉很另类绝非善茬,肯定至少肉食性。确实,啄羊鹦鹉以啄食羊类皮肉而著称。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鹦鹉长得最像猛禽的鸟类,厚厚弯弯的喙,粗长的身体,有力的爪子,事实上鹦鹉类基本素食为主。鹦鹉(见上图,爱照镜子的鹦鹉)美丽在于一身羽毛,当然新西兰不是出产美丽的鹦鹉的大户,但出产的鹦鹉都是全球久负盛名的种类,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啄羊鹦鹉和鸮鹦鹉。啄羊鹦鹉是已灭绝的卡卡啄羊鹦鹉的表亲(见上图),外表极为相似。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鸮鹦鹉(见上图)为鸮鹦鹉族鸮鹦鹉属中的唯一成员,是一种肥大而浑圆的鹦鹉,全身披上黄绿色的细点,雄性成熟期时体长可达60厘米,重2至4公斤,不能飞,是新西兰的特有种。鸮鹦鹉是一种夜行性鹦鹉,也是唯一一种实行一夫多妻制、并实行求偶场交配制度的鹦鹉。现时极危,全球数目仅馀下91头。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啄羊鹦鹉体长48公分(19吋),体形大,羽毛丰厚,主要呈绿色,喙又粗又长,为鹦形目鹦鹉科纽澳鹦鹉族,是新西兰境内特有的鸟种,主要栖息于新西兰山区森林、以及亚高地灌木从林区,介于300米到2000米的高地;也时常出没于山区露营区,是分布最高的鹦鹉之一。由于他们时常发出类似Keeaa的沙哑叫声,因此得名。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与我们常见鹦鹉树栖习性不同,啄羊鹦鹉多在地面上活动,用双脚跳跃式前进,动作滑稽逗趣,因此又被称为“高山上的小丑”。啄羊鹦鹉有著季节性迁移的习性,有些甚至会居住于雪线上的高度。新西兰南部岛上的山区、墨尔本、海拔600-2000m的新西兰南岛高山中,从马尔堡、尼尔森到峡湾区都有其踪迹。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啄羊鹦鹉栖息的环境相当险恶,加上食物有限,啄羊鹦鹉发展出独特的生活习性和个性。啄羊鹦鹉为社会性相当高的鸟种,平时居无定所,大多是四处游牧觅食;生性对任何新的事物都保持著高度的好奇心,必定会上前察看,这样的天性也有助于迅速的发现任何可以果腹的食物。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啄羊鹦鹉生性活爱玩,容易信任人类且十分好奇,易接受任何人手中的食物;平时喜欢在地面活动,破坏力十足,时常对汽车的橡胶轮胎和雨刷、露营小屋和营区的设备造成严重的损害。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啄羊鹦鹉野外主要的繁殖季为7月到隔年1月,在岩石缝隙、树木根部下方以及枯死树木的缝隙中筑巢;人工豢养的啄羊鹦鹉相当容易繁殖,一次会产下3到4枚卵;孵化期为29天,幼鸟羽毛长成约需10周,幼鸟离巢独立後数周就应该和亲鸟分开。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啄羊鹦鹉作为新西兰南岛上的一种大型鹦鹉,杂食性,除了具有其它鹦鹉的食性外,主要食昆虫、螃蟹、腐肉。啄羊鹦鹉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机会主义者,春夏季节主要以植物昆虫为主,冬天寻找动物遗骸,挖出最具能量的内脏和脂肪部份食用,以便熬过大自然最严酷的考验。一旦有机会还偷袭各种小动物,其动作就像一只凶猛的老鹰一样敏捷,此外还取食各种尸体,也常在人类的生活垃圾中寻觅食物。 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天生猎手:非猛禽类猎手之七

啄羊鹦鹉进化出一定的肉食倾向,但也经常攻击羊群,甚至跳到绵羊背上,它那强健的喙可以把羊的皮肉喙穿,吞食羊肾上的脂肪并啄食羊肉,弄得活羊鲜血淋淋,所以当地的新西兰牧民称其为啄羊鹦鹉。

文章作者:左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