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周日利用两个下午去湖边拍鸟,主要目标还是迁徙中的鹬鸻。周五接到鸟友情报,发现一只白眉鸭和九只黑翅长脚鹬,结果周六下午赶过去后发现白眉鸭已经不在,黑翅长脚鹬数量变成十一只。长脚美人比较害羞怕人,所以只能远远的躲在岸边的树丛里,等它们略微靠近点再拍,池塘边的灌木丛里强脚树莺欢快的跳来跳去,守候了好长一会,才勉强收获几张记录版。

 

强脚树莺
Brownish-flanked Bush-War
雀形目 > 莺科 > 树莺属
PASSERIFORMES > Sylviidae > Cettia
fortipes
描述:体型略小(12厘米)的暗褐色树莺。具形长的皮黄色眉纹,下体偏白而染褐黄,尤其是胸侧、两胁及尾下覆羽。幼鸟黄色较多。甚似黄腹树莺但上体的褐色多且深,下体褐色深而黄色少,腹部白色少,喉灰色亦少;叫声也有别。
虹膜-褐色;嘴-上嘴深褐,下嘴基色浅;脚-肉棕色。
叫声:鸣声为持续的上升音weee接爆破声chiwiyou。也作连续的tack tack叫。
分布范围:喜马拉雅山脉至中国南方、东南亚及大巽他群岛。
分布状况:甚常见留鸟。指名亚种于西藏南部;davidiana于华中、华南、东南及西南;robustipes于台湾。
习性:藏于浓密灌丛,易闻其声但难将其赶出一见。通常独处。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守候了好长一阵子,才有一只泽鹬敢靠近到十五米以内,这时候的泽鹬也换上了夏羽,怪不得一开始我还认不出它,冬天的时候它可是白白的。

 

泽鹬 Marsh
Sandpiper

鹳形目
> 丘鹬科 > 鹬属
CICONLLFORMES > Scolopacidae > Tringa
stagnatilis

描述:中等体型(23厘米)纤细型鹬类。额白,嘴黑而细直,腿长而偏绿色。两翼及尾近黑,眉纹较浅。上体灰褐,腰及下背白色,下体白。与青脚鹬区别在体型较小,额部色浅,腿相应地长且细,嘴较细而直。
虹膜-褐色;嘴-黑色;脚-偏绿。
叫声:叫声为重复的tu-ee-u。冬季常闻重复的kiu声,似青脚鹬,但调高;被赶时发出重复的yup-yup-yup。
分布范围:繁殖于古北界;冬季南迁至非洲、南亚及东南亚并远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分布状况:甚常见。繁殖在内蒙古东北部呼伦池地区。迁徙经过华东沿海、海南岛及台湾。偶尔经过中国中部。
习性:喜湖泊、盐田、沼泽地、池塘并偶尔至沿海滩涂。通常单只或两三成群,但冬季可结成大群。甚羞怯。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泽鹬开了个好头,鹤鹬也敢靠近了。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黑翅长脚鹬终于也忍不住了,慢慢的朝岸边靠近,一直很偏爱黑翅,感觉它们真的太优雅了。

 

黑翅长脚鹬
Black-winged Stilt
鹳形目 > 鸻科 > 长脚鹬属
CICONLLFORMES > Charadriidae >
Himantopus himantopus
描述:高挑、修长(37厘米)的黑白色涉禽。特征为细长的嘴黑色,两翼黑,长长的腿红色,体羽白。颈背具黑色斑块。幼鸟褐色较浓,头顶及颈背沾灰。
虹膜-粉红;嘴-黑色;腿及脚-淡红色。
叫声:高音管笛声及燕鸥样的 kik-kik-kik声。
分布范围:印度、中国及东南亚。
分布状况:指名亚种为罕见季候鸟。繁殖在新疆西部、青海东部及内蒙古西北部。中国其余地区均有过境记录,越冬鸟于台湾、广东及香港。
习性:喜沿海浅水及淡水沼泽地。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突然鹬群一阵骚动,又飞离了岸边,原来有个穿着怪怪的外星人侵入,看那身装束,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博友---天涯此时了。两个人在岸边,目标太大,继续等鸟过来是不大可能了,索性就跟天涯聊起了天。天色渐晚,遂于天涯一起打道回府,结果在隔壁的塘里发现一只飞翔的鹬,主体白白的,感觉像是反嘴鹬,用相机抓拍了一张,放大一看果然是它,可惜它不肯停留,一会就飞离了,我们折返过去找它,结果没找到,失望之余又调头回家,结果再次经过那个塘的时候,它又在了,可惜距离太远,天色也晚,只能留一张记录照,记录我的第171个鸟种。

 

反嘴鹬 Pied
Avocet

鹳形目
> 鸻科 > 反嘴鹬属
CICONIIFORMES > Charadriidae >
Recurvirostra avosetta

描述:体高(43厘米)的黑白色鹬。形长的腿灰色,黑色的嘴细长而上翘。飞行时从下面看体羽全白,仅翼尖黑色。具黑色的翼上横纹及肩部条纹。
虹膜-褐色;嘴-黑色;脚-黑色。
叫声:经常发出清晰似笛的叫声kluit, kluit, kluit…
分布范围:欧洲至中国、印度及非洲南部。
分布状况:繁殖于中国北部;冬季结大群在东南沿海及西藏至印度越冬。偶见于台湾。
习性:进食时嘴往两边扫动。善游泳,能在水中倒立。飞行时不停地快速振翼并作长距离滑翔。成鸟做佯装断翅状的表演以将捕食者从幼鸟身边引开。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周日想去去年发现有鹬鸻的一个地方碰碰运气,结果那里正在被“和谐”,我一不小心踩在了一大块淤泥里,淤泥的表面被晒干了,看上去跟旁边的地表没啥两样,但是下面还是稀泥,结果整个人陷进去了,淤泥没过了膝盖,幸好没有继续下沉,赶紧把相机扔到一边,然后双手找到支撑物,才慢慢的爬上来,衣服,裤子,鞋子都不成样子了,所以也没心思拍鸟了,赶紧回家梳洗去了。真没想到原本快乐的拍鸟之行却以这个结局收场,本来期望今天能有更大收获,还特意穿了红内裤,没想确撞了这么个“大运”,这是拍鸟一年来的第二次不幸遭遇了(第一次下次单独写篇博文纪念一下吧)。第二天的收获: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周日拍鸟又遇险情!

文章作者:千牛卫中郎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