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扰(21片)

   
在北疆拍鸟,有一件事是难以忘怀的,那就是曾经三次闯进领地。对于以拍鸟为目的的我,“遭遇”这样的事情,无疑是一种惊喜。而同时作为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额照实有点不好意思哩。p1: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   
第一次是在(地点保密)。那天一下车,大炮们就在鸟导丫丫的指引下奔白头硬尾鸭去了。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欣赏了一下山川美景,就绕道去芦苇荡的对面了。(后来超级大炮黄昏也去了,还有一位男手枪,不认识)
   
到了对面才知道,这里也不是拍鸟的理想场所。白头硬尾鸭被芦苇挡着根本看不见,水面上的水鸟远远的手枪根本够不着,空中有燕子飞舞也几乎抓不着。倒是有几只金眶鸻在附近徘徊,似乎不怎么怕人,就拍它了,心想能拍到清晰版的金眶鸻也不错。
   
接下来就开始与金眶鸻周旋,几个回合下来,发觉有一只无论我怎么追赶,它都不会飞到远处。有几次它竟然主动飞回来接近我,等我去追它稍微远一点,它就又飞回原处,叫声似有些异常。联想到刚绕到这来的时候,好像有一只是卧在草地上的,难道是在孵蛋?!我有些兴奋,但不确定。
   
直到有一次我发现,那只金眶鸻在离我4、5米远的地上,佯装受伤状,不停地扇动着翅膀,做着各种怪异的动作……它是在故意引起我的注意!我一下子意识到:我站在它的窝里了!
   
我再也不敢移动半步,生怕一脚下去踩碎了它的蛋。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开始搜寻脚下的草丛,并仔细辨认每一颗鹅卵石,我一直自认为是爱鸟的人,此时可千万不能失足啊!可是,找了半天啥也没找着。我抬起头,看着不远处仍然“挣扎”的那只大鸟,心里不由地为之感动,这就是母爱啊,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它宁可牺牲自己,也要设法保护自己的孩子。此时,黄昏冲我喊了一句:“它是在故意把你引开!”。
   
我很小心很小心地开始移动脚步,每一步都仔细检查落脚之处,可谓一步十看地走到10米远的地方停下来回头看,那大鸟很快就回到了我刚才站的那个地方,并卧了下来。看来我没有失足,很庆幸。但是心又不甘,我要拍鸟蛋,拍野鸟孵蛋。就举着相机边拍边接近,在接近到3米远时,大鸟飞了。我不错眼珠地走到它刚刚卧着的地方,低头一看,啥都没有,连鹅卵石都没有,怎么可能呢?!
   
这鸟不可能有那么狡诈,连人都能骗。我蹲下身子,低下头仔细看,还是没有!再仔细一看,哈哈!两只不会飞的小雏,毛茸茸的伪装色,太有意思了,太可爱了…… 
p3: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4: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5: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6:
p7: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8: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9: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

 

   
第二次,是在(地点保密),拍文须雀的地方。大炮们都在河边架好了等候文须雀的出现,我没那个耐心,被远处飞舞的鹡鸰(黄、白、灰、黄头四种都有)吸引去了。在追拍鹡鸰的时候,发现这里也有不太怕人的金眶鸻鸣叫起落。有了上次的经验,我料定这里也是金眶鸻的窝,就开始注意地面,果然发现有几只4、5公分的小东西在地面上出溜出溜地乱窜,我盯住了其中一只,任其它消失的无踪无影。
   
那小东西见我接近,突然趴在草丛里一动不动,我走过去,扒开草丛仔细看它,活脱就是一块花色的小石头呆在那里。我欣赏了一会儿,心想它是很相信自己的伪装色,十分确信我没有发现它。我退后两米,为它拍纪念照,但有草挡着,不好拍。就又走过去,清理它周围的杂草。我清理杂草的动作和响声应该是很大的,但它就是一动不动,我大着胆子清理它周围的每一根杂草,在清理距它身体只有一毫米的小草时,我的手指甚至碰到了它,它仍然不动!难道是被我吓死了?
   
先不管这些,拍了再说。我按了几下快门,心里有些不忍,难道真的被我吓死了?我走过去,仔细看它,它闭着眼睛瘫在那里,好可怜。
   
我伸出左手,小心翼翼地用两个手指把它捏起来,凑到眼前看,它的眼睛仍然闭着。我叹息一声,然后轻轻地放到地上。没想到,这小家伙一着地,迅速起身,蹬蹬蹬地,跑了。嘿!我、我、我追!p10: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11: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12: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13: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14: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15: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16: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17: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
   
第三次,是几天后回到(地点保密)。大家都是奔文须雀来的,因为觉得上次没拍过瘾。我呢,心里还惦记着那些小金眶鸻,希望能拍到母子在一起的,是那种母亲在前面走,几只小的在后面跟着的温馨镜头。
   
还真让我找到了,在距离上次约50米的地方,有四只小的和两只大的,但是相互散开的比较远,无法收进一张片子里。见我靠近,小的迅速匿身苇丛,大的迅速飞离。我撤回到20米开外,蹲下来守候,那两只大的很快就飞了回来,站在一个小土包上监视我。就这样对峙了半个小时,那小的始终没有再露头。我是肯定耗不过它们的,我只是一匆匆过客,还要去拍文须雀,不能鸡飞蛋打两头都耽误啊。
   
好在其间鹡鸰很给力,拍到了虹膜版。留些遗憾吧,只当是残缺美。p18: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19: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p20: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


p21:
我不是一个好鸟人(组图,21张图片)

文章作者: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