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秋我在拍到过两种伯劳:

春天,我曾在观察一对:从求偶到叼枝搭巢,从下了五只蛋到孵化,都很顺利。在孵化十多天后的一天,蛋不翼而飞,也许是把树上的窝搭的太低,隐蔽性差(距离地面只有一米多高),导致鸟蛋被人或动物掏走。那天我的心情很不好,夫妇想必更是伤心。

楔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楔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楔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楔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楔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楔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楔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楔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楔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红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红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红尾伯劳

野鸭湖的楔尾伯劳和红尾伯劳

红尾伯劳

文章作者:拍鸟的亦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