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肯定当化为一具具标本的同时,也是我们人类受到鼠害惩罚之日。

黑夜杀手——

雕鸮的最大的天敌是人类

雕鸮的最大的天敌是人类

广袤的平原,荒凉的田野,庄稼和牧草已经收割,只在一些低洼的地方残留着枯黄的芦苇在寒风中瑟瑟抖动。一条巨大的白色被单似乎完全遮盖了生命的印迹。其实在酷寒中,甚至在寒冷而漆黑夜晚依然有生物在活动。

当我们白天行走于雪原,看见在雪地上有许多动物活动的痕迹。最活跃的是各种啮齿类动物,包括小型的鼠类和中型的野兔:东北平原上,尤其在收割后的黄豆地,玉米地里,雪地上最常见的是两行黄豆大的小点,那是行动诡密,晚上活动的小型的褐鼠留下的足迹,步距小,细密的印地雪地上的是中间一条细线串着,那是它的小尾巴拖的印。它还不时地潜入雪层下面,然后从另外一个地方的圆洞口钻出来。

大的五趾跳鼠的足印比花生大,跳跃的距离有一二尺,在两个脚印中间靠后的地方也点上一个长型的尾巴印,它的尾巴尖很象个毛笔头。

野免不冬眠,它们的足印是两对雪窝,两个小的雪窝——是两只前脚留下的,前脚印的前面有两个又深又大的雪窝——那是两只后脚落下时留下的。当野兔被人和狐狸追赶时,奔跑如飞,两组脚印之间抵得上人的七八步。

雪面印着一枚枚竹叶似的鸡爪的脚印:到了冬天东北的留鸟和冬候鸟屈指可数,能够跟啮齿类动物一样顽强地生活在东北平原的鸟类不多,有大家熟知的麻雀、喜鹊、乌鸦,还有两种雉类鸟,雉鸡和斑翅山鹑。因为寒冷它们成群地聚集在一起,紧紧地靠在一起,既是为了取暖,保持体温,也是为了抵御天敌。

东北人尊狐狸为大仙,认为猎杀狐狸会给自己带来霉运,因此平原上草原狐狸很多。雪原上到处可以看到一串串像狗爪一样的狐狸的脚印。狐狸也捉老鼠吃,但是它更中意的食物是躲藏在地垄衰草中的雉鸡和斑翅山鹑。狐狸的食物也是雕鸮中意的食物。身大力不亏的雕鸮,不仅有能力捕获雉鸡和山鹑,同时以雉鸡和山鹑为食的狐狸也会成为雕鸮的囊中之物。寒冷的冬季里雕鸮是东北平原最大的鸮类,在野外很少有天敌,没有什么兽类和猛禽敢于跟它叫板的了。

然而,雕鸮的最大的天敌是人类。鸟友耿栋说:大年初二,来到了金源MALL庙会,发现有个摊位在售卖野生动物标本,品种不乏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还有一些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其中雕鸮标本的售价为人民币3600元。

可以肯定当雕鸮化为一具具标本的同时,也是我们人类受到鼠害惩罚之日。

可爱的小妖精——纵纹腹小鸮(又)

雕鸮的最大的天敌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