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几天里观赏时候,不断看见翩翩悬停于低空,摇摆着像一架要坠落的风筝。也时常光顾这片草甸子。飞行的很低,几乎是擦着蒿草尖尖。它缓缓地呼扇着一双翅膀,象一个硕大的深色蝴蝶。似乎对于的光临不太介意,并不做出冲动的反应。当然和白尾鹞也不久留,翩翩飞着很快就远了。在的领域旁边百米开外有另一片草地,那里是一只的领地。它俩遥遥相望,互不打扰,是友好睦邻。

观赏猛鸮 红隼 白尾鹞

观赏猛鸮 红隼 白尾鹞

观赏猛鸮 红隼 白尾鹞

地广而人稀,相当于一个上海大,在居民点中夹杂着一片片的空地,空地上的植物在冬季呈现出单调苍黄,萧条,但是在夏季,开花的植物也曾吸引蝴蝶和蜜蜂留恋和驻足,而现在花的果实草籽就成了麻雀和老鼠冬天果腹的食粮,而老鼠又成了猛禽们刻意捕杀的对头,这生物界一环扣一环的,环环相扣成一个完美的互相依存的生物链。无论是哪一个环节发生了问题,就会引起整个生物链的全面崩溃!

到了冬季在零下20多度的无论隼形目昼行性的猛禽还是鸮形目夜行性猛禽几乎个个都是以啮齿类动物为主要食物,那些以飞禽以昆虫为食的猛禽都跟着迁徙的鸟,追随着它的食物向南方走了。隼形目昼行性的猛禽与鸮形目夜行性猛禽虽然食物相近,但是捕食的时间段不重叠,通常是不大相遇的。结果猫头鹰中的异类“反其道而行之”,就要生出其他鸮不曾遇到的“社会、邻里关系”。

我在这方圆三百米之内见到了大庆冬天猛禽的大半,雕鸮虽然没有见到却并不太遗憾。鸟友探索曾经在这里见到并且拍到了雕鸮,这鸮中的大块头,它也差不多是最大的猛禽,跟体形较大日行性猛禽猎隼和大狂不相上下。寒冷的冬季里雕鸮冬季雕鸮是东北平原最大的鸮类,在野外很少有天敌,象大多数的鸮类猛禽一样,雕鸮也以老鼠为主要食物。但是同时,因为它们体大有力,它们食物也包括的狐狸,豪猪,野猫,小鹿等兽类和大型鸟类,苍鹰,鵟,其它猫头鹰等猛禽。

2008年冬季的东北行唯一有点遗憾的是没有见到雪鸮。我坚信,雪鸮一定会见到的!

观赏猛鸮 红隼 白尾鹞

观赏猛鸮 红隼 白尾鹞

观赏猛鸮 红隼 白尾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