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捕严重,()十年升三级至濒危级别

观鸟会新闻稿 / 2013年11月26日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在时间2013年11月26日早上8时正式公布“红皮书”的最新修订,其中为内地及人非常熟悉的“”(),由“易危”(Vulnerable)级别调升至“濒危”(Endangered)级别,十年内连升三级,与黑脸琵鹭并列,但黑脸琵鹭在各国政府及民间组织的全力保护下,情况已逐步改善,反而黄胸鹀却一直被视为滋补味美的珍羞“”,非法及大量捕捉的情况变本加厉,令黄胸鹀成为“濒危”鸟类中的最新苦主。

香港观鸟会:滥捕严重,黄胸鹀(禾花雀)十年升三级至濒危级别

左至右:香港观鸟会研究经理余日东、助理经理(项目)杨莉琪、助理经理(中国项目)傅咏芹

香港观鸟会研究经理余日东指出,黄胸鹀在欧亚大陆的北部繁殖,西至芬兰、白俄罗斯及乌克兰,中至哈萨克,中国及蒙古,东至俄罗斯、韩国及日本北部。每逢秋季牠们会集体迁徒,在长江流域一带短暂停留,便会开始前往亚洲南部及东南亚地区越冬。黄胸鹀曾经是西伯利亚一带其中一种数量眾多及分布广泛的繁殖候鸟,但过去二十年,它们在大部分的繁殖地均被发现数量剧减,在芬兰,最近3年更没有任何繁殖纪录,欧陆俄罗斯地区报告推算于2000-2010年间的黄胸鹀数量亦下跌最少达70%。此外,在过去二十年,所有越冬地亦同时显示它们的数量在急剧减少中。

在香港,根据1937-1980年文献纪录,黄胸鹀一直都属常见鸟种。1959年还有上3,000只的纪录,到90年代,还有数百只的纪录,但踏入千喜年代,最高纪录只有25只。

黄胸鹀体型细小,喜欢成群在开阔田野活动,以稻米和其他穀类种子为主要粮食,故又名禾花雀。由于数量在过去13年急剧减少,2004年被列为“近危”级别,2008年被列为"易危”级别,2013年更列为“濒危”级别,境况堪虞。假如我们仍没有办法阻止,此物种将会在可见的未来

香港观鸟会:滥捕严重,黄胸鹀(禾花雀)十年升三级至濒危级别

黄胸鹀的全球分布 © IUCN

香港观鸟会助理经理(中国项目)傅咏芹解释:“由于中国人进食的情况一直未有改善,令内地非法及合法大量捕捉黄胸鹀的情况持续恶化,传媒亦经常报导执法人员检获黄胸鹀的事件。黄胸鹀在坊间经常被渲染为肉嫩骨软,省包盛传黄胸鹀有补肾壮阳功效,甚至称为“天上人参”,但事实上并无科学根据”。傅咏芹续指:“早期,从化、三水、四会、清远等地方都是捕捉黄胸鹀的集中地,1992年,佛山市三水区还举办过“禾花雀美食节”,直至1997年广东省林业厅下令停办为止。近年,由于黄胸鹀数量大减,加上中国急速发展,水稻田面积大量减少,捕猎人士北上拦截捕杀,再运往广东市场,在中国东面沿海地区均有捕捉黄胸鹀的情况。”

除了滥捕问题,黄胸鹀在中国的繁殖、迁徒及越冬栖息地被破坏、过度使用农药等都是导致黄胸鹀剧减的因素,加上黄胸鹀的迁徒群体很大,一旦在栖息地被大量捕捉,就会对整个种群数量有严重影响。

国际鸟盟亚洲部主任研究员陈承彦表示:“要保护黄胸鹀,首先要严禁捕猎和贩卖,并加强执法与举报途径,另外,进行研究监测种群和宣传教育亦十分重要。”

香港观鸟会:滥捕严重,黄胸鹀(禾花雀)十年升三级至濒危级别

黄胸鹀的香港分布

香港虽然农业式微,但由于政府及民间在鸟类保育工作上都取得一定成果,加上所有野鸟均受法例保护,令黄胸鹀的生存得以延续。香港观鸟会助理经理(项目)杨莉琪指出:“香港观鸟会与长春社在八年前开始合作在塱原进行一项湿地管理计划,其中最成功的项目之一是在塱原恢复种植水稻,陆续吸引黄胸鹀和其他鹀类雀鸟到访,黄胸鹀的数量开始回升,至2012年冬天录得最高47只,其他鹀的数量也有增加,虽然比过去高峰期仍有很大距离,但塱原成为黄胸鹀及其他鹀的绿洲已反映了香港在鸟类保育上仍然可以扮演关键的角色。香港观鸟会亦希望透过此项管理措施为这种濒危雀鸟提供稳定又安全的停歇和越冬地,亦透过各项教育活动及售卖塱原生态米,唤醒公众对禾花雀和其他稻田生态的关注。”

新闻稿原文:http://www.hkbws.org.hk/BBS/viewthread.php?tid=2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