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鸟中的东方宝石,中国的秦岭仙子(本篇回顾的是的历史,目前已得到非常有效的保护,有望摆脱境地)。

全世界的鸟类学家公认是鸟中的东方宝石。1960年第12届世界鸟类保护会议将列为国际保护鸟。说它是东方宝石,东方自然是指它是地处世界东方亚洲的特有鸟,宝石固然是因为它美丽非凡,更是因为它珍奇稀有。

美丽而柔弱的东方宝石朱鹮

朱鹮在我国曾经分布于18个省份,北到内蒙古的兴凯湖,南到海南岛,东到福建、台湾,西到甘肃天水地区。

朱鹮在地球上生存了2500万年,却在20世纪短短的100年内由一个庞大繁盛的种群骤然缩减到灭绝的边缘。它曾经遍布整个东亚地区。北起西伯利亚,南到中国的海南岛和台湾岛,东至日本的岩手县,西抵中国的甘肃省,朱鹮都是常见的鸟。18世纪朱鹮在日本铺天盖地,遮天蔽日,一些地区的农民向政府反映:大群的朱鹮给稻田带来极大的危害,要求政府帮助驱逐朱鹮,以保证农作物的收成。本世纪初,在俄罗斯的乌苏里江流域和西伯利亚地区四处可见美丽的朱鹮。朱鹮有两个种:迁徙种和留居种。迁徙种的朱鹮夏季在西泊利亚繁殖,冬季到我国南方江苏、安徽等地越冬。1963年朱鹮在俄罗斯哈桑惊鸿一闪,从此踪迹全无,当时沉浸在西伯利亚开发成功中的人类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个事实。据文献记载:朱鹮在朝鲜半岛自古以来数量很多。它们每年十月携儿带女从繁殖地迁飞而来,生活在有水田的平原,阳春5月再飞往繁殖地。1911年在韩国西部的金堤人们还曾看到上千只的大群。1974年,美国鸟类学家阿齐博在板门店发现朝鲜半岛最后4只朱鹮.他决定将这四只朱鹮捕放到动物园做人工繁殖。可是当他着手捕捉时四只朱鹮只剩下了一只。而他用来捕捉朱鹮的炮网被当作军事装备而禁止使用。他挖空心思还是没能徒手捉到这只朱鹮。第二年,朝鲜半岛最后一只朱鹮在人类的视野中消失了。

朱鹮在我国曾经分布于18个省份,北到内蒙古的兴凯湖,南到海南岛,东到福建、台湾,西到甘肃天水地区。20世纪30年代我国还有14个省份见到过朱鹮。50年代在陕西、甘肃一些地方的稻田和河坝还见到觅食的朱鹮和它们在大树上搭建的巢窝。60年代鸟类学家只在陕西的洋县和周至及西安附近地区采集到标本。从此在中国也没有了朱鹮的消息。中国有一句古话:失去了才知道珍贵,用他来说朱鹮的命运真是再合适不过。当朱鹮在我们身边触目皆是时,人类忽略它的美丽,甚至于用残忍的手段残害它们。当朱鹮在我们身边减少、消失,乃至灭绝,人类对它的钟爱突然爆发,追忆它的美丽,痛心自己的失误,诚心诚意的悔过,用种种努力弥补自己的过失。美丽而柔弱的朱鹮给人类的教训真是太深刻了。

一般来说,任何一种鸟类的形成、发展和灭绝都是一种自然界正常的现象。自然界的演化历史进程中,新的物种不断产生,而旧的物种相继淘汰。在人类出现之前,地球上的物种兴亡基本上处于一种动态平衡之中。自从人类出现之后,尤其是到了近代,随着世界人口的急剧增加,鸟类灭绝的速度大大增加了。科学家统计:从公元1600年到现在,全世界已有85种鸟类从地球上消失了,并且目前还有1000多种鸟类的生存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