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岷江冷杉老师

每年的3月上、中旬淡腹的雄性之间就开始了激烈的占区、争偶角逐:雄鸡在高处发出响亮的鸣声,仿佛是悦耳的哨声召唤着雌鸡。若遇到同性,便在岩石间相互地追逐奔走,,发出急促地“GU GUGU‘叫声,两雄相遇,颈项前伸,则撑开尾羽,耷拉下翅膀,以胸部相撞,失败的一方先是避开对方的势头。而强势的一方则继续追击,逼的弱势不得不飞向另一个山头。


藏雪鸡的卵和巢

藏雪鸡的卵和巢

淡腹雏鸟是,从蛋壳里钻出来就跟着妈妈到处跑了,学着在地面刨食物 巢和卵

藏雪鸡的卵和巢

高原的天气很冷,妈妈时不时把刚出生的小鸡聚拢在腹部下暖一暖

胜利的雄鸡想当然地地拥有偌大的区域——在冬季这里曾经是成群的雪鸡活动的区域。若有雌性雪鸡接近,2雌之间则发生争斗,雄性则在一边观望。常常是后来者被赶走。消除了情敌的障碍后一对雪鸡占有一座山头,活动面积方圆1平方公里左右,当地人说还从没有发现一座山头有两对繁殖的雪鸡夫妇。这个领域是雪鸡夫妇繁殖期间获取食物和栖息场所,直至雏鸡孵化出来一个月以后雪鸡一家才向上迁移汇入雪鸡的群体中。整个繁殖期间雪鸡夫妇形影不离,相守相伴。雄鸡总是活动于领域的高处,发现敌害雄鸟发出响亮的报警声。躲在隐蔽之处的雌鸟闻声逃离后,雄鸟随之逃匿,若雌鸟没有逃离,雄鸟也不离开。所以在产卵孵化期间科学家能够近距离地观察到雪鸡夫妇的活动。

在发情季节种种鸟儿都有很复杂的“舞蹈”,在雉类鸟中大致有两种“舞蹈”,一种叫做“正面型”,一种叫做“侧面型”,“舞蹈”也是划分雉类鹑族和雉族一个重要依据。

雪鸡的“舞蹈”是正面型的。当胜利地占有了一片领域——通常是一个山头,方圆1公里左右的面积,亢奋、自豪的雄鸡开始不懈地向跟它同享一处领域的雌鸡,它站在领域的最高处发出美妙动听的哨声——这哨声是爱情的表白在其它场合和季节它从来不会发出;哨声只是的前奏,而后是重复上演的热烈激情的 “舞蹈”:雄鸟在雌鸟的正前方或者侧面,两翅下垂,翅尖的飞羽触到地面,尾羽向上翘起,如一把团扇打开,洁白的尾下覆羽伸展,如一个绒秋;头向后仰,将颈项和胸部羽毛蓬起;它不断地抖动的双翅——象斗牛士挥舞宽大的披风——发出”嚓嚓“的响声;与此同时它头、颈象一根弹簧左右前后的拉伸、缩回,迈着奇特的舞步一步步地接近雌鸡,或者兴奋地环绕着雌鸡舞蹈,一圈圈缩小与“心上人”的距离。无动于衷的雌鸡渐渐被雄鸡的打动,当雄鸡的的胸部触及雌鸡,雌鸡蹲伏,雄性顺理成章跃上雌鸡的背上,仅仅是7-10秒的瞬间就完成了神圣的生命使命。而后是长达2个月的孵化、育雏。

藏雪鸡的卵和巢

巢和卵

藏雪鸡的卵和巢

美丽的

筑巢:

淡腹雪鸡将巢筑在峭壁耸立的裸岩地带,或者在陡峭、险峻的山坡,或者在阳坡巨大的岩石下,或者在阴坡崖壁水蚀岩洞中,洞口长有几丛禾本科植物……即能躲避天敌的侵害骚扰,又能够防风遮雨。虽然雪鸡对巢址的选择是极其谨慎的,但对于巢却是漫不经心,只是用脚在地面上略略地刨挖成一个浅浅的盘子,在盘底铺垫一点点草叶,少许的羊毛和自己腹部掉落的几根羽毛。开始产卵以后,雌性雪鸡就很少鸣叫,很少活动,觅食时总是与雄鸡一道在山地的阳坡啄一点草芽后就返回巢地,在周围活动,而雄鸡则在阳坡的高处警戒,直到傍晚才返回巢地。雌性独自担当孵化,孵化期间昼夜伏卧在卵上,风雪天气更是整天都不离开,好天气时出去觅食也是匆匆而去,匆匆而归。雄鸡则自始自终在周围担任警戒。

有时处于繁殖年龄的年轻的雌性雪鸡由于激烈的领域竞争,或者其他种种原因临近产卵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巢地建起巢窝,只的将卵产在山坡的凹坑中,有时就产在光裸的地面上,结果不是被山鸦、狐狸等吃掉,就是被恶劣的天气冻坏。

雪鸡的孵化率很高,经过将近29天的孵化,新的生命就破壳而出。新生的雏鸟与家鸡的雏鸟一样羽毛刚刚干了就能跟随母亲走动。7月下旬,当新生的雏鸟羽毛长全,翅膀能够扇动进行短距离的飞翔,雪鸡妈妈就带着孩子离开繁殖地,向上面的裸岩地带迁移,汇入大的雪鸡群体。

有的科学家观察所得认为,雪鸡的雄性并不参与育雏,但是中国的科学家却观察到有趣的一幕:在育雏的日子里,暗腹雪鸡的雄性总是与家庭在一起,并且在觅食时先行探路,雌鸟带着雏鸟隐蔽在后,与雄鸟保持20多米的距离。没有发现险情雄鸡给予雌鸡信号——或者是低声的鸣叫,或者是展开、摆动白色的尾下覆羽。一日之中早晨和傍晚雌雄鸟带着雏鸟觅食,中午的时候,雄在前,雌在后。带领着雏鸟在阳坡的裸岩地带做日光浴,梳理羽毛。危机之时——天空出现鹰隼,雄鸟立刻发出急促的警报,引导着妻儿老小躲到岩石间或草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