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的多,总有上百只吧。看得出它们对的环境非常满意,是这里的“长住居民”,一群一群地快乐的飞来飞去,不知疲倦地终日鸣唱着。 它们中有的还在谈恋爱呢,在草丛灌木间彼此追逐着,嬉闹着,在高高的婆娑的绿叶中偎依在一起,梳理羽毛,嘴喙相接,颈项缠绕……;有的或许已经有了自己的 巢准备做爸爸妈妈,静悄悄地找了虫子神出鬼没一会儿就见不到影儿了……

白颊噪鹛也是四川乃至中国西南和大部分南方地区的长住居民(分布于中国甘肃,陕西,四川,贵州,西藏及华南地区)。有人叫它“土画眉”, 体形与画眉形似,23厘米比斑鸠稍小,是雀类鸟的大个头。白颊噪鹛也是棕褐色的羽衣,但色调不画眉偏土红。额, 头顶,后颈浓褐色,他也纹了特征突出的白色眉线,可是风格有别于画眉,画眉是柳叶眉,精致有淑女味;白颊噪鹛粗犷豪放;最大的区别是白颊噪鹛的白眉延伸到 了整个脸颊,有人就称它“花脸子”,眼先和脸颊白色,眼周和耳羽黑褐色或者棕色,下体淡棕色。喜欢栖息于溪谷和崖壁丛生的低矮灌丛中,有时亦栖息于住屋附 近的园庭中,虽然亦好隐匿,但不如其它鹛类的鸟畏缩容易受惊,大多结群,并与黑脸噪鹛混群活动,

它们性情活泼,对谁都不在乎,就是人走到它面前几米远,它也不肯躲开。整天飞来飞去的忙碌着,…跟鸫类鸟一样,它们嘴是一把“尖尖的镐头”,也是在地面捉 虫子吃。它们拿镐头“翻地”,常在灌丛下以嘴刨叶子,当地人称为‘烂叶子雀,不仅仅翻地,还像啄木鸟一样朝着树干的缝隙凿啊凿啊,眼看着三下两下就凿出一 条虫子……有时候它就落在屋顶上,对它屋瓦是另一个餐桌,没有地面的灌丛下大,却也是人脚不可及,高高在上的。白颊噪鹛杂食,但所吃以昆虫为多,包括蝗 虫,松毛虫,白蚁,亦吃植物的种子与果实……可是现在它们在“烂叶子”底下刨出的都是虫子,金龟甲,蝽象,蚂蚁,春夏期间它们几乎全吃虫子,它们的宝宝全 靠高蛋白的“肉食”养的胖胖的,壮壮的,不到半个月就能自己抓虫子吃。

白颊噪鹛胆子大不太怕人,只要你一动不动地呆着可以很近的距离观察它的行为

保持原始土地面(不要铺砖、水泥),秋冬季节保留地面上的原始植被和落叶,这里就成了地面觅食鸟的享用不尽的餐厅

落满树叶的屋顶是白颊噪鹛的另一个餐桌

在地面捉虫子吃的鸟不仅填饱了自己的肚子,也消灭了危害树木的虫子,保护了生长的植被。

白颊噪鹛像啄木鸟对着树干凿呀凿呀,揪出一只蛾子

白颊噪鹛两口子羽色大致相同,走在一起难以分辨出谁是谁

白颊噪鹛又叫花脸子,看它涂抹的“小丑妆”

它找到食物自己不吃,叼着走,很可能是饲喂巢里的孩子(好象有点早)或者是正在坐巢的妻子.雄性的白颊噪鹛都是好丈夫,好父亲!

文殊院的白颊噪鹛

文殊院的白颊噪鹛

文殊院的白颊噪鹛

白颊噪鹛在非常的多,总有上百只

文殊院的白颊噪鹛

文殊院的白颊噪鹛

文殊院的白颊噪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