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是与雷进宇共同撰文并发表在“中国鸟类观察”第62期。中国者在2000年之后开始飞速增长,“数千双眼睛”带来的直接效应就是好记录、新纪录、再发现呈现遍地开花的结果,每年都有很多令人激动的发现。而中国飞速发展的最主要催化剂首推8年前出版的《中国鸟类野外手册》中文版。可惜,该书中文版出版时,因为种种原因删掉了附录中的一部分,关于中国鸟类重要、说热点地区。直到今天,文中提到的某地区,仍不太为中国者所熟悉而少有人涉足,为了鼓励大家更多地去这些地方发现“好鸟”,也为了看看文中的预测哪些已经得到了证实,特将该部分内容翻译并加以评述,希望对大家有用。

中国是一个地域广阔的国家,而关于鸟类在这个国家的分布情况还远远未被大众所完全了解。以下这些地区值得大家投入更多的关注。对你们而言,与其在大家都熟悉的地方去收获那些常规的个人新种,何不尝试到这些地区呢?你有很大的机会在这些地区发现一些真正的“新”鸟种……

[推荐]十大观鸟的绝佳去处

德钦飞来寺遥望明永冰川
2003.09

1. 东南部的金平。

这一地区与越南黄连山系(Hoang Lien Son)的越南最高峰番西邦山(Fan Si Pan)直接相连(越南北部省份地区的西北部,你要是手头有一本东南亚鸟类图鉴,会发现越北,即Tonkin地区的鸟种是多么诱人)。越南和老挝一侧的保护区有成片的亚热带原始森林,已经被列为国际重要鸟区(IBA),美国鸟类学家Delacour与其他人在越南一侧山地的调查中记录了红腹咬鹃、剑嘴鹛、还有原始森林的指示种——犀鸟等鸟种,毫无疑问其中一些鸟种肯定在中国这一侧也会有,只是尚待发现罢了。

2.高黎贡山和怒江以西的

这一狭长而又充满野趣的地带,在区系上与缅甸西北部一样,而且在中国,很多种类和亚种只见于这一区域。近年来昆明动物所的研究人员和国外人对这一地区的调查和关注已经得到了好些个激动人心且让人惊讶的发现,而未来肯定还有更多的好鸟等着你们去发现。特别是近几年来,国内的人开始频频造访本地区,而且发现了大长嘴地鸫这样的中国新记录,未来相当长时间内,这里肯定还会成为鸟人们的热点地区。

3.东南部(包括印控中方区——“阿鲁纳恰尔邦”)。

在中国版图以内,有些种类在中国的分布区也仅限于此。例如,密许尔山(Mishmi Hills,参见《中国鸟类野外手册》p408)就以两个特有种和几个特有亚种著称。由于这片地区地形复杂,交通不便,需要观鸟者有足够的体力和顽强的意志,但相信这样一次观鸟旅行会带来足够的回报。在与研究亚洲鸟类分类和演化的专家交谈时,我们了解到,如果一个鸟种有很多亚种,分别分布在喜玛拉雅山脉、滇西到泰北、越南(即所谓的Indochina地区),那么这些亚种很有可能分化已经相当久远,在形态、行为(鸣声)、DNA上产生了显著的差异。换句话说在物种演化在上述1、2、3相当地复杂,有可能实际的多样性要比现在认知大的多。

4.南沙群岛。

《中国鸟类野外手册》附录3中列出了暂未进入中国鸟种名录但推测或已被证实在该处有分布的鸟种。(参见《中国鸟类野外手册》p517)。目前自由前往该地区还不太现实,但如果未来时机和路线成熟后,相信岛屿鸟类的特殊性和海洋鸟类的不确定性均会使该地区成为新的观鸟热点地区之一。该地区更十分接近著名的华莱士线(Wallace Line),即东洋界与澳洲界的分界线,。我们甚至可以大胆地假设,未来中国鸟类大家族不仅拥有有来自古北、东洋之外,第三个动物地理区的种类。

5.西北部。

在阿尔泰山、天山及喀什地区记录的鸟种中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在中国仅见于此。这一区域是鸟类区系中的中亚亚区和东部“泛贝加尔湖(Transbaikal)”亚区交接的湿润地区——干旱地区中的绿洲。这一地区的中国国界以外有好几种鸟在中国的名录里尚未出现,未来的调查和观鸟活动势必将对这些鸟种的分布区有更多了解——完全可能出现在中国境内!(可期待的鸟种请见刘阳于《中国鸟类观察》2007年第1期上的文章)。广袤的地域和丰富的鸟类多样性和正在发展中的鸟友数量是不相称的,同时极富中亚及欧洲特色的鸟种正迅速使观鸟活动持续升温!

6.西南山地(熊猫分布区)。

这一区域与大熊猫、金丝猴、小熊猫和牛羚的分布区大致吻合,范围是从云南的西北部,通过四川南部和部,到达甘肃南部,并涵盖陕西南部和湖北的神农架。这一镰刀状的区域是很多山系犬牙交错的地区。如果说云南是中国鸟类第一大省,那么天府之国的四川则是中国特有种最多的省份。连上帝都偏爱的地方,鸟类不衷爱吗?众所周知,云南柳莺、峨嵋柳莺等就是在这一区域中被发现并描述的。短短1年来,中外观鸟者贡献的黑胸歌鸲、灰冠鸦雀、白点鹛等,使一个个失踪多年的鸟种重新浮现在人们眼前。天知道,这片云雾笼罩的富饶之地下还会有什么等着我们去发现或再发现?

7.东南山地。

中国东南部的很多特有种最初都是在福建西北部的挂墩采集到的。这个地方现在已属于武夷山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内。然而,这条山脉一直绵延到江西境内,所以这些特殊的种类大部分肯定都能在江西南部发现。而对华南及中国东南部的其他山地(如湖南的莽山、广东的南岭)的调查,也许会帮助我们发现那些以前以为只局限在福建西北部分布的鸟种,其实有着更广泛的分布范围,因此也会诞生更多的新分布记录或新的省份记录。最近的例子是对分布的调查使这一鸟种分布格局的认识产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8.呼伦贝尔。

内蒙古角落里、大兴安岭以西的一系列湿地是一块绿洲,这是水禽类的重要繁殖地,而且完全有可能有中国尚未记录的鸟种分布,当然新的繁殖记录也是完全有可能在这里被发现。另外这一地区观鸟者数量仍然不多,使得我们无法得到稳定和持续的定点观察记录,既而不能全面的了解该区鸟类动态信息。具有北方泰加林及草原特色的松鸡类、繁殖水鸟、枭类、繁殖雀形目鸟类构成了这一地区巨大的吸引力。另外,本区还有像毛腿渔枭这样的“中国鸟类之谜”,还有栗斑腹鹀、中华秋沙鸭、青头潜鸭这类近年来在中国数量持续下降的鸟种。

9.东北湿地。

三江平原是一块巨大的沼泽地,并拥有广泛的芦苇地和隐藏于其中的湖泊。这儿是中国最珍贵的一些湿地鸟类(如鹳、鹤)的繁殖场所。本区域大部分地区仍极少有人造访,因而这儿肯定还有很多新发现在等着那些热心的鸟人。除大型鸟类外,细纹苇莺在中国的繁殖状况仍然不甚明了,斑胁田鸡、花田鸡、震旦鸦雀、远东苇莺、斑背大尾莺等几种依赖于湿地生境的鸟类也是主要看点。冬季的东北同样值得期待,虽然中国在这个地区没有入海口,无法触及那些北冰洋南下的海鸟,但是北极苔原地区繁殖的雪鹀、雪枭也很有可能偶尔临幸这里。

10.喜马拉雅南部的河谷。

印度洋北上的暖湿空气滋润了这片地区,使得南部河谷保存着完好的高大森林。由于交通不便,在中国这一侧几乎从未被调查过。比如春丕河谷(Chumbi Valley/ Torsa)和流向不丹的Kulong Chu,以及流向尼泊尔的阿润河(Arun,在珠峰的东侧)河谷。高山深谷中除了拥有完好的植被的垂直分布外,还是鸟类扩散的最佳廊道和孔隙,这里极有可能蕴藏着中国尚未记录过的鸟种甚至是科学上的新种。2007年中国新记录到的梯氏鸫才只是新发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