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灰背长尾伯劳

北京的空气令人窒息,越发地怀念在的美好时光。蓝天,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你还好吗。布露丝该,十分想念。

文章作者:行者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