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种仅10厘米大小的小鸟,据《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描述,仅生活在我国西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原,是一种罕见留鸟。几年前,我在网上看见过一张“寰尘”大师拍到的,就被它那奇幻的美丽色彩迷醉,但想都不敢想自己有朝一日能见到它美丽的身影。

我与鈥溁ú嗜篙衡澋牟唤馇樵

去年11月,我和鸟友驾哥、悠游牧羊人单车三人奔赴寻鸟。从秋阳高照的成都来到,已是冰封雪盖,穿着夹衣单裤的我们忍受着零下8度的严寒,路遇车胎被扎,颤抖着冻得通红、僵硬的手指在满是冰凌的夜色中换下轮胎;夜宿“红原”,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和衣而卧,清晨去宾馆过道里拿暖水瓶洗脸,灌满开水的暖水瓶被冻在桌面上半天扯不下来。是“红原”街上餐馆的一碗滚烫的牛杂碎汤让我缓过气来,至今还回味无比。

第二天,尽管地面还铺满皑皑白雪,但艳阳高照,高原的阳光特别强烈,天空特别的蓝,我们在这通透、凛冽但却呼吸急促的高原穿行,不断的发现、收获。突然,我在矮小的灌丛中看到一个很小的鸟影一闪,再端起相机仔细一看,仿佛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我低声的告诉两个鸟友,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是!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仿佛给大家注入了一针兴奋剂,立即分散开来四处寻找。很快我们又发现了它的踪影,但这鸟太小,太好动,一刻不停的跳动,遮挡大,灌丛中光线不好,要拍到,拍好太难了。之后,我们又在另一处更高海拔的地方发现,但一位鸟友因为临时换卡,错失良机,况且距离也太远,好歹算是见到,拍到了。虽然最后连续三次往返翻越海拔4760米的雪山仍搜寻无果,也已心满意足。

今年六月,我与驾哥、康康再次去拍鸟,冥冥中又与花彩雀鹰不期而遇,真是天赐良缘。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们定下心来,每人搬块石头坐下耐心静候。否则,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追拍,人会被鸟累死。看见了心仪的鸟就不知道饿了,中午,我们一人两块“萨其马”和一把煮花生果腹,喝光了车中自备的两瓶开水,屡屡与可爱的花彩雀莺亲密接触,直到下午四点,不得不和花彩雀莺依依不舍的告别,因为我们还要趁着黑夜来临前翻过一座大山,赶到黑水县住宿。那里,有朋友的朋友联系好了住宿,备好了美酒在等待着我们。这将是一个美好之夜,那儿的海拔只有2600米了,可以美美的睡个好觉。

令人揪心的是,我们拍摄花彩雀莺的地方,附近正在大兴土木,新修一个隧洞。载重大卡车隆隆的从花彩雀莺的栖息地旁驶过,灰尘铺天盖地。也许明年,这种美丽的鸟儿在那里将不复存在了......

我与鈥溁ú嗜篙衡澋牟唤馇樵
我与鈥溁ú嗜篙衡澋牟唤馇樵
我与鈥溁ú嗜篙衡澋牟唤馇樵
我与鈥溁ú嗜篙衡澋牟唤馇樵
我与鈥溁ú嗜篙衡澋牟唤馇樵
我与鈥溁ú嗜篙衡澋牟唤馇樵
注:六月曾发过一期花彩雀莺了,今日拍鸟所感,再配发几片没发过的花彩雀莺。希望您不会审美疲劳,呵呵。

文章作者:枯木的春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