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打鸟”(拍鸟)之人的自称和互称,绝无贬低之意。我半年前开始迷上拍鸟。在此之前,除了认识以外就再也叫不出其他鸟名。当然更不知道其实也是有树、家、山、黑胸、黑顶之分的了。短短的半年时间,我专门到公园林地拍鸟十多次,不仅拍到了近三十,而且在拍鸟的过程中不断的学习、提高,还初略的叫得出几十名,偶尔还帮更加初级的认一下鸟。当然,我不算真正的。就其设备、经验、专业精神都还远远未达到的那种境界。更主要的我是DC拍鸟一簇,使用20倍便携长焦加增距镜的轻量化装备拍鸟,要拍到好的“鸟照”难度就更大一些。但通过拍鸟深深感受到“鸟”的世界原来如此精彩深奥,“打鸟”人的世界也是同样的绚烂无比!

我曾经从一位叫“大山雀”网友的博文中读到,原来“鸟人”也是有江湖的,既然是江湖就有门派和首领。“鸟人”的门派大概可分为三类:一是“鸟种派”,这一类主要以拍到鸟的种类多而引以为荣。有一位鸟人在三年时间里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拍到了五百多;二是“艺术派”,此类鸟人并不满足拍到鸟的种类多少,而讲究画面的构图和美观,追求背景是否舒服,鸟儿色彩是否艳丽,造型是否美观好看等。一般光线不好,画面不好不拍;三是“休闲娱乐派”,拍鸟目的就是为了亲近自然,呼吸新鲜空气,锻炼身体。从不与他人交流,也不上网,不认鸟,不查手册。对于拍到的鸟是否稀有珍贵一概无所谓。即使拍到了好鸟自己也不知道。当然,大多数“鸟人”都属于一、二类或一、二类的综合类。至于首领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毕竟是江湖,也没有哪个来评等定级,颁发证书了。但我经常在“中国观鸟网论坛”上见到的如“晓白”、“张果老”、‘秋风鸟“、“毛虫”、“京师老枪”等等好多大师级的鸟人应该是地区或门派的首领了,至少是我心目中的首领!他们摄技精湛,装备精良,经验丰富,吃苦耐劳,仗义行侠。经常帮助一些象我一样的新人指点迷津,解惑答疑。其中认鸟对于新人是最难的了,但只要你把贴发到论坛,就总有热心人来帮助指点。当然,最好就是准备一本基础的《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拍到鸟先自己对照查找,实在没有把握了再发帖请教。还有就是平时多看贴,通过高手们的实物照片来认鸟,了解鸟的习性。我就自己建立了一个照片库,把在网上看到的鸟照下载收集加上名称注释,以备不时之需。那怕你鸟拍得再多,如果都不认识、了解,那就失去了拍鸟的意义和乐趣了。

摄鸟人必是爱鸟之人。经常见到有人抓住了野鸟把照片发到论坛问鸟名,通常见到的回复都是“你先放了它,我才告诉你”!鸟人遨游四海,对捕鸟、贩鸟之人深恶痛绝。遇到捕鸟网必将毁之灭之,对捕鸟之人必争之辩之,有时甚至给自身带来危险。无疑,“鸟人”的存在并壮大,对自然生态环境改善,鸟类重返大自然功不可灭。

拍鸟讲究装备。轻则至少有一部三、五百毫米以上的长焦单反相机,重则要配备汽车、云台脚架,数个象迫击炮筒一样的长焦镜头,迷彩、伪装、帐篷等出行装备达数十公斤......,当然也有例外,如一位网名“老友粉”的鸟人就是追求轻量化拍鸟装备的典范。他用一部松下FZ28(18倍)便携长焦相机加一个索尼1.7倍增距镜拍鸟,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光线足够好,距离足够近。再加上耐心和运气”也是一样可以拍出数毛版、飞行版,拍出的鸟片也是与“单反”可以一比的。他曾经为了拍到野鸭,在三十多度高温的大热天躲在帐篷中一个整天;另一位鸟人为了拍个翠鸟,在鱼塘边请农民挖了一个地窖,躲在地窖中忍饥挨饿了三天;还有人为了拍到鸟儿育雏的全过程,不顾风吹日晒,爬坡上树,一个多月长时间的跟踪拍摄;鸟人“大山雀”为了拍一只鸟摔断了髁骨,在家中躺了一个多月......。“鸟人”为了拍鸟,爬山涉水,风里雨里,忍饥挨饿,蚊叮虫咬是家常便饭。除了对大自然中可爱生灵的热忱,“鸟人”锤炼的就是耐心和毅力。

拍鸟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户外创作活动,只有亲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近年来河南的董寨、江西的婺源都成为拍鸟者的天堂,除了本身这些地方风景秀美,鸟类资源丰富极具吸引力外。很多人是冲着董寨的“白寿带”和婺源的“白腿小隼”、“黄喉噪鹛”去的。而“打鸟”基本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季节、天气、运气缺一不可。有时跑上千公里路程却未必能拍到,拍好。还有的鸟只有在一年一次的迁徙过程的那么短短几天时间内,才能在特定的地点拍到。尽管网上这类精品照片已经很多,但“鸟人”还是想自己亲手拍到才过瘾,才有成就感。拍到一只“好鸟”后的那种兴奋,那份满足,实在难于言表,是圈外人所无法理解的。

鸟人拍鸟讲RP,即人品。这里说的人品我想不完全是指人的道德品质,而指的是好人好福气,运气!RP好的人经常能遇到好鸟,跟着RP好的人拍鸟也能沾光。鸟人所说的“好鸟”并非好看的鸟,而普遍指稀有的,珍贵的,不容易见到的鸟种。当然,由于纬度、温度的不同,南方的“好鸟”在北方也许就是“菜鸟”、“俗鸟”。我虽然拍鸟的时间不长,但每每见到我们这里的白头鹎和白颊噪鹛比还多,是典型的菜鸟。时间一长,已经审美疲劳,不想再拍。可“大山雀”告诉我,他拍鸟几年还没见过白颊噪鹛呢。

前天和老L在浣花溪拍鸟,远远见到一位全身“迷彩”装,背着背囊,端着一部白色长焦镜头佳能相机的老者在密林前守候,这就是典型的“鸟人”。过一会走来搭讪,三五句话后已如老熟人一般。我是新人,看到这一身行头就足够吓人,立即请教,不耻下问。原来老人就住在这附近,每天到浣花溪拍鸟,目前已拍到一百多种。什么“太阳鸟”、“冠鱼狗”、“红耳鹎”......等等我连想都不敢想的鸟他都在这里拍到过,并不断的向我们展示他刚拍到的鸟片和经验。这就是“鸟人”。纯朴、简单、热心,沟通起来没有任何距离和障碍。人鸟和谐,“鸟人”与“鸟人”的和谐,“鸟人”的世界其实非常快乐和精彩!

好了。说了那么多,还是上几张以前拍的“鸟片”,算是对自己半年来拍鸟体验的一个总结吧!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一行白鹭上青天”拍到了,还在等待“两个黄鹂鸣翠柳”。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白鹭吃泥鳅时的眼神很凶残。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垂丝海棠花间的白头鹎。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竹林中的红头长尾山雀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莲斗上的白头鹎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寿带。很难得!林中光线极差,算是记录版。

棕背伯劳,“劳燕分飞”中的“劳”。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第一次拍到数毛版的白颊噪鹛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站在灯桩上的什么“鸲”?有“鸟人”告诉我是“北红尾鸲[雌]”鸟!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一只小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XX噪鹛。距离太近反而聚焦不好了。

什么“鸲”?有鸟人告诉我是“北红尾鸲[雌]”鸟。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贪吃的白头鹎。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飞行中的白鹭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红嘴相思鸟

鈥溎袢蒜澋木适澜纭菊掌

我们这里的“菜鸟”——白头鹎。

文章作者:枯木的春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