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川西的月亮湾,零下8度,地面上满是冰凌。我们步履蹒跚的登上不高的观景台已是气喘嘘嘘,海拔4000米初冬的高原寂静无声,寒风猎猎,握着相机的手只一会儿就僵硬了。赶紧躲进车里,缓慢前行中见到几只在刺骨的冰水中畅快的游弋,看来它们是不准备迁徙了。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月亮湾拍的鈥溓锷逞尖潯臼蹬摹

文章作者:枯木的春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