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热,没鸟拍了,七、八、九月是拍鸟人最难熬的“鸟荒季”。但像这些俗鸟终归还是能见到的,就当是过过手瘾,听听快门响,练练手了。突然发现,有时也是可以很好看的哈?呵呵,自我安慰一下。

夏天的鈥湴淄佛氢
夏天的鈥湴淄佛氢
夏天的鈥湴淄佛氢

文章作者:枯木的春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