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中午一点多了,我们把车停在清澈的孟屯河边,就着暖暖的太阳正在吃午饭,突见一只“”在河中间跳跃飞腾。不知谁叫了一声,我们三人丢下手中的干粮,抓起照相机就开拍。匆匆拍了几片,距离还是太远了。之后几天,我们又沿着河岸梭巡了数次,但一直没有再见到。

孟屯河拍鈥満游阝潯臼蹬摹
孟屯河拍鈥満游阝潯臼蹬摹
孟屯河拍鈥満游阝潯臼蹬摹
孟屯河拍鈥満游阝潯臼蹬摹
孟屯河拍鈥満游阝潯臼蹬摹

孟屯河拍鈥満游阝潯臼蹬摹
孟屯河拍鈥満游阝潯臼蹬摹
孟屯河拍鈥満游阝潯臼蹬摹
孟屯河拍鈥満游阝潯臼蹬摹

文章作者:枯木的春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