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是对“”的爱称。半年前我刚开始拍鸟曾天天盼望能拍到翠鸟,是被她那美丽的色彩所诱惑。后来终于拍到,如愿以偿。之后就是希望再次见到时能拍得更好,最好能够数毛!

第一次拍翠鸟的戏剧性我曾在以前的博文《拍翠鸟记》中写到。从此以后我似乎与这种蓝色的小精灵结下了缘分,不管走到哪里拍鸟,不管是与L或我LP一道,只要看到池塘、水渠,我信口开河的一句“该不会出来一只翠鸟吧”?过一会,就会真的看到一只翠鸟,好像翠鸟就是专门等待着我的赴约。简直神了!短短三个月时间,我居然有九次看到,六次都拍到了翠鸟。尽管距离都比较远,拍得不够清晰,但也不容易了啊。这可羡慕死了经常和我一起拍鸟的好友L。一次我们坐在一条小溪旁边休息,开玩笑说“要是飞来一只翠鸟就好了”。不到半小时一只翠鸟就真的落在河对岸的树枝上,我已经拍了五张,翠鸟都飞走了,眼睛不太好使的L还没找到翠鸟在哪里,急得直跺脚。为此,L专门去重新更换了眼镜的镜片,为的就是下次不能再放过机会了。

为了却好友的这个愿望,我自告奋勇的带好友去以前我和LP曾拍到过翠鸟的另一个公园,并拍着胸膛向朋友保证一定能拍到翠鸟。其实心中却发虚,海口是夸下了,翠鸟真能在那里等着我们吗?

几天后的一个大好晴天,我们早早的就去了WH公园。一路急匆匆的赶到我曾第一次拍到翠鸟的地方,弓下身子一看,完了!翠鸟不在家。我故作镇静的安慰朋友。“不要紧,翠鸟肯定出去找食了,一会就会回来的。”“我们先到湖边找个地方喝茶,待会再回来看”!

接下来我们选了个靠近湖边的石栏旁落座喝茶,就着冬日的暖阳,怀揣着拍到翠鸟的梦想打发着时间......

不一会儿,那个梦想中的蓝色精灵真的又降临了。我连忙叫朋友“快拍!”“快拍!”这一次朋友L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就窜到了石栏的另一头,这已经算是离翠鸟最近的距离了。我因为已经拍到过,为了怕两人一起过去惊走了翠鸟,所以只在原地远远的拍了几张。朋友终于拍到翠鸟了,我也为他高兴。更重要的是证明了我RP好的神话,或者说是为我的口出狂言下了个台阶。哈哈!

我们还沉浸在刚才拍到翠鸟的喜悦中时,翠鸟再次给足了面子,飞到离我们更近的湖心的一株树上。其实这个距离还是很远,要拍到数毛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我们仍忍不住一通狂拍。我们的欢呼惊动了三个扛着“大炮”路过的鸟人,他们也加入对翠鸟的拍摄。拍了几张,他们觉得距离太远,就通过湖岸迂回到翠鸟的背后去拍。可等他们刚一走近,翠鸟一下就飞走了。飞到了离我们更近的湖心山石上停下来,我和朋友L又是一阵狂拍.......

就在我写这篇博文时,我的另两位通过QQ给我发来了他们在医院的池塘边和自家小区内拍到的翠鸟照片。我的优越感顿时荡然无存。看来并不是我与翠鸟的缘分如何好,而是翠鸟本身就“无处不在”!原来觉得翠鸟稀罕并不是翠鸟稀少,而是我们自己缺乏发现鸟儿的眼光。正应了那句“我们这个世界其实不缺少翠鸟,而是缺少对翠鸟的发现”的“名言”!呵呵,篡改了的名言。

这篇博文也权充作我的《冬日拍鸟有感》系列之三《鸟人要具备一双发现鸟的慧眼》吧!

我与鈥溞〈溻澯懈鲈蓟帷菊掌这是我第一次拍到的翠鸟。
为了这张翠鸟我的朋友L专门去换了眼镜
我与鈥溞〈溻澯懈鲈蓟帷菊掌 那天我带朋友去拍翠鸟,第一次离得远远的。
我与鈥溞〈溻澯懈鲈蓟帷菊掌 后来飞近了一些,落在树上。
我与鈥溞〈溻澯懈鲈蓟帷菊掌
我与鈥溞〈溻澯懈鲈蓟帷菊掌 几位鸟友从后面悄悄靠近,想拍得清楚些。
它突然飞到了离我们更近的地方
我与鈥溞〈溻澯懈鲈蓟帷菊掌 终于还是没拍清楚!留点遗憾等下次吧。

文章作者:枯木的春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