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鸟”那天起就盼望能拍到,虽然这是一种比较常见的普通鸟。在之前看过很多鸟片,那珠光蓝的背羽,桔红色的胸腹,长而大的嘴巴,炯炯有神的黑眼珠,我看了很受刺激,更加上几乎每一个资深的打鸟人基本上都拍过。于是,在我并不长的“打鸟”经历中就开始留意,总希望自己也能拍到一只。喜欢它那艳丽的色彩,更主要的是我始终认为如果没有拍到过就不能成为真正的“鸟”人。但打鸟几个月了,连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过......

上周连续几天的阴天,于是和鸟友L商定暂时休整几天,也该陪陪老婆、孩子了。如果因为天天在外打鸟LP有了意见,闹家庭矛盾,那鸟也打不安稳了。

说是陪LP,但现在年纪大了,也不想往商场、闹市去凑热闹。于是就到郊外的公园绿地走走。当然,还是不忘带上了相机。由于天气阴冷,WH的人很少。走到一处小,树荫下杂草丛生,塘中央立着几块山石。我告诉LP这样的环境应该很适合生存的吧?我们不妨就在此歇下脚,看有没有来!于是,我们就地坐在几根当做围栏的木桩上。一个小时过去,等来了一只鹊鸲,一只乌鸫,等来了几只,还有几只胖乎乎的麻雀在旁边的小木屋顶上懒洋洋的觅食。忽然,LP低声的惊呼“快看”!我掉过头来一看,天啊!一只翠鸟梦幻般的落在距我仅有六、七米远的中的石头上,绝佳的角度啊!可我的相机已经自动关机,等我打开电源,等待两秒钟漫长的启动后匆忙举起相机,已经晚了。直到这时我都像在做梦一般,怎么想着翠鸟,翠鸟就来到了面前?

但这样一来,更坚定了我们的信心,自认为发现了拍摄翠鸟的鸟点,我们要等待它回来!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奇迹再次发生。犹如一道蓝色的闪电,翠鸟又飞了回来,但我完全没有机会对准它就飞走了,飞进了水塘对面密密的黑黝黝的树林,但还能隐隐的分辨出它的身影。我毫不犹豫的端起相机,拍下那只能叫做身影的身影来证明我见到了翠鸟!

忽然传来一声断喝“麻烦让一让”!原来是几个园林工人气喘嘘嘘的抬来一部抽水机,要抽水浇地。宁静的小水塘一片马达轰鸣,不要说翠鸟,就是游人都唯恐避之不及。我和LP无奈的起身,带着失望,揣着遗憾,走人!

又过了两天。今天是礼拜天,照惯例是不出门的,人多。但由于心中始终装着那只翠鸟,于是怂恿LP再次来到WH,看那只翠鸟还在不在?

到了WH,就直奔我们的“鸟点”——那个小水塘。可坐了不到半小时,抬着抽水机浇地的工人又来了。无语!只好再次走人。

回家时间尚早,只得无聊的闲逛。走到人工湖畔,寻得一处藤蔓丛中又脏又背阴处的石凳坐下,举起相机对着偶尔飞过的和白鹡鸰拍几下。透过长焦镜头的扫描,远处藤蔓深处的一点桔红色引起我的注意,我半按快门聚焦一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居然就是一只翠鸟隐藏在里面。如果不是用长焦相机做望远镜,凭肉眼是根本看不见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光线也特别差。这次再也不能放过机会了!由于位置不好,我的整个身子都倾斜到湖中,急得LP边抓住我的衣服边叫“慢点!慢点”!拍了几张后我镇定下来,不断的变换相机的模式设置,最后又打开精确数码变焦,使我的相机焦距达到了惊人的1300多毫米。也不顾清不清楚了,镜头透过乱七八糟的数层枝蔓中的缝隙,就只想着无论如何要“打”下这只鸟,要把它记录下来。期间还有几只不断的在镜头前飞来飞去的骚扰,感觉手持的长焦相机在微微的晃动,我把手肘死死的靠在膝盖上,每按一次快门都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十多分钟后,它飞走了。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不清楚,但总算拍到了。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一只“白头鹎”冲过来抢了镜头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这就是第一次拍到的记录版。太模糊了,后期了一下。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水塘边的乌鸫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几只胖乎乎的麻雀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山石上的鹊鸲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今天无聊中拍的白鹡鸰

拍鈥湸淠疋澕恰菊掌

白鹡鸰

今天闲逛拍到的黑尾蜡嘴雀,比过去拍到的要清楚些。

黑尾蜡嘴雀

文章作者:枯木的春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