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刀巴魔王加入鸟类网写作团队。

沿海山区的边缘,有一个清丽幽静的湖泊,湖面宽阔,湖水清澈,靠山的那一半湖面,倒映这郁郁葱葱的树影,另一半湖滩上则长满芦苇,湖中水草丰茂,游鱼穿梭来往,一派盎然生机。

天鹅之爱

绝美湖——鸟类网配图

浮标看守人尼基塔,就住在湖边一幢小木屋里,他的小屋四周,几公里以内没有别的人家,也很少有人到这里来。但这位老人并不寂寞,他经常打猎捕鱼,着迷的有时连吃饭也顾不上。

每年春风吹拂之际,湖面解冻,一群群就会回到这里度夏,它们双双对对,浮游在平静的湖面上,时而把头探入湖水,拨水沐浴,时而伸长颈项,引吭高歌。它们生机勃勃的生活在湖面上,给湖面增添了无限生机,正因为有了它们,这个湖也被称之为“湖”。

一天早晨,尼基塔在捕鱼时朝对岸看了一眼,突然惊呆了:在朝霞映照的湖面上,两只洁白如雪的大鸟在静静地徐徐游动,它们低着长长的脖颈,美丽得像从神话世界飞来得两只仙鸟。

“啊,天鹅!”尼基塔惊奇极了。尽管他见过不少天鹅,但却似乎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天鹅,他情不自禁地赞美起来。

天鹅时而骄傲地环视四周,时而斜视自己在清澈湖水中的倒影,久久停留在一个地方,然后一拐弯,不慌不忙地游到湖湾的另一边去了。

从这天起,尼基塔每天都看见这两只天鹅。它们在森林里定居下来,在一个浮岛上筑了个窝。不久,母天鹅下了几个很大的浅黄色的天鹅蛋。

这时别的鸟都不敢靠近这个浮岛。野鸭只要一落到附近的水面,公天鹅就会凶猛的冲上前,不速之客只好仓惶飞走。

不久,尼基塔看见它们孵出了四只小天鹅,又看见它们温文尔雅地教小天鹅觅食,当小天鹅长得有大野鸭那么大时,它们全家又搬到一条通湖的小河里去了。

将近两个星期,尼基塔一直没见到那几只美丽的天鹅,湖面一下子变得寂寞单调,失去了迷人的特色。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天,森林上空突然又响起天鹅的叫声。尼基塔冲出小屋,只见那一家子六只天鹅全都在湖上盘旋,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中。他久久地欣赏这这些骄傲端庄的天鹅,分不清哪些是老天鹅,哪些是小天鹅。想到天鹅全家不久就要飞到南方温暖的地方去过冬了,尼基塔不禁有些伤感。

渐渐地,树叶开始发黄,湖边的水草全都倒下,黑夜越来越冷,北风越刮越烈,森林上空不断传来一阵阵侯鸟南飞的鸣叫声。

一天,小岛上的六只天鹅也纷纷展翅起飞了。它们先在湖上盘旋一周,然后直插云霄,尼基塔向它们挥挥手说:“一路平安!”

忽然,浮标看守人发现,有两只天鹅先后离开了队伍,它们慢慢盘旋着,渐渐向森林上空降落,当它们降到水面是,尼基塔认出来了,这是两只老天鹅。它们为什么又回来呢?这件怪事一直萦绕在尼基塔的脑子里。他不禁替这两只天鹅担心起来,冬天的多冷啊,要是它们不肯南飞,冰天雪地的日子恐怕很难熬过。

为弄明白原因,尼基塔到湖边去的次数更多了。

但他发现不了什么问题,只是那公天鹅偶尔突然一边鸣叫,一边展翅而起,长时间孤独地盘旋在森林上空,像是立刻要向遥远的南方飞去。然后,它又降落到水面上,游到母天鹅旁边,用它黑色的大喙温柔地抚摸着母鹅的羽毛。

最使浮标看守人惊奇的是,这两只天鹅看来的确不想飞到南方去了。森林里的侯鸟越来越少,天鹅却若无其事地在小岛周围游来游去,遇到刮风下雨天气,它们就躲避在芦苇丛里。

最后一批大雁也飞走了。湖边也结起了薄冰。两只天鹅搬到了小河口,那儿的河水湍急,从不封冻,但它们一直蜷缩着身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潮打乱了尼基塔的计划。这一年的冬季来得又早又猛,第一场大雪跟着北冰洋的寒流从天而降,“呼呼”的北风呼啸了一整夜。棉絮般纷纷扬扬的大雪也飘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担了一夜心的尼基塔推开门,眼前是一片白茫茫,也冻起厚厚的一层冰,冰上的雪也深得能够盖住脚脖子。

尼基塔连早饭都顾不上吃,立即踏着冰雪进了湖,他来到芦苇丛中那对天鹅落身之处,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枯萎得芦苇已被漫雪压倒,只有一丛灌木还披着雪装挺立在雪地中模模糊糊可以辨得出来,那就是可怜得天鹅,它们紧紧地靠着,两根长长得脖子伸出雪堆,交叉着贴在一起,仿佛在互相鼓励,又像是在诉说着对蓝天的热爱,对夏天和阳光的企盼。尼基塔擦了擦眼睛,喃喃地对那一对死去的天鹅说:“咳,我来迟了一天,你们就这样度过了最后一个冬天。”

过了复活节,新年到了,村里一年一度的冰雕比赛开始了,这是哪些冬天里闲得没事干得村民想出来得花样。尼基塔忙着凿冰捕鱼,哪里有这种闲情逸致?这天他来到湖上,又到灌木丛边去探望那一对天鹅。尼基塔发现,那一对天鹅身上的雪,被北风吹去了,剩下的一层,已经被太阳晒化了又结成冰。透明的冰层下,那一对天鹅看得清清楚楚,它们好像突然被固定在冰块中间,仍保持着临死前的天然姿容,简直生动极了。老渔夫再一次抹去眼角的泪水,飞身返回村庄,宣布他今年要参加村里的冰雕比赛。

比赛的那天,尼基塔带了两个年轻人,到芦苇丛中小心翼翼地把天鹅挖出来,完完整整地搬到村里的广场上。这一对天鹅冰雕,立刻吸引了所有的村民。灯光照射着冰块中的天鹅,它们紧紧贴在一起,各自展开一侧翅膀,想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对方;它们伸长颈项,交叉着伸向天空,眼睛张得大大的,充满着生的渴望;天鹅的嘴微微张开,似乎在诉说着衷肠,祈祷着幸福;全身的羽毛,也在冰层下竖起,好像要作最后一次飞翔。整座冰雕清晰,生动,感人。

这时,人们才发现,雌天鹅展开的翅膀上,有一个肉瘤,那是翅骨被打断造成的。雌天鹅无法作长途飞行,只能离开天鹅群,而那只雄天鹅,也毅然放弃了生的希望,留下来陪着自己的伴侣,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尼基塔的冰雕,无可争辩地夺得了本年度比赛的冠军。全村人还作了一个决定:到首都奥斯陆请最有名的雕塑家,照着尼基塔的冰雕创作一座永久的雕像,安置在湖边公园,让这一对天鹅,世世代代矗立在畔,向人们讲述它们美丽而哀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