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 杜邦、古尔德、勒·瓦扬,世界上最伟大的3位鸟类学家
  • 《美洲鸟类》《欧洲鸟类》《亚洲鸟类》《澳洲鸟类》《非洲鸟类》,世界上最精美的5本鸟类图谱
  • 美国国宝级艺术珍品,首印本拍卖价1150万美元,签名原作《野火鸡》达18.5万美元
  • 最精美的鸟类图谱,共计704幅手绘彩图
  • 最生动的100万字观察笔记,国内首次中文迻译
  • 真正将你带入荒野户外,自然科学从这里起始
  • 随书赠送奥杜邦原作等大装饰画(99cm×66cm)

 

【内容简介】

     本套书精选世界上最伟大的3位鸟类学作家奥杜邦、古尔德、勒•瓦扬,所著作的《美洲鸟类》《欧洲鸟类》《亚洲鸟类》《澳洲鸟类》《非洲鸟类》5本鸟类图谱。书中不仅仅收录精妙绝伦的被封为美国国宝或者是传世之作的鸟类彩图,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首次引进翻译了原书当中的观察笔记,共计100万余万字。

书中鸟类图谱和观察笔记相得益彰,既有艺术上的享受,又有文字上的身临其境。奥杜邦的狂野,古尔德的严谨,勒•瓦扬的飘逸,文字细腻可读,宛若不可多得的旅行记。鸟类的生活习性、迁徙路线、繁殖特点、被羽的具体特征等等,再辅以鸟类的中文名、英文名、学名以及生态类群、科、属、种名称等详尽资料,让鸟类图谱升级变成一本深入了解鸟类知识,学习自然观察的伟大工具书。

【作者简介】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John James Audubon,1785—1851)

美国画家、博物学家,他绘制的鸟类图谱被称誉为“美国国宝”。

出生于海地,幼年在法国生活。从这时候起,他就对大自然和鸟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喜欢徜徉在无拘无束的田野和森林里。

1803年,18岁的奥杜邦移民至美国,在宾西法尼亚州的米尔格鲁夫乡下安家,终日钻进森林里,猎鸟、研究鸟并开始给野鸟作画。他花费全部时间忙于观察和绘制鸟类,生活几乎完全依靠妻子露西做家庭教师的收入。1819年,奥杜邦被法院宣布破产。

1826年,困顿中的奥杜邦携带着他的画稿来到英国伦敦,联系出版商印制了他的第一幅鸟类绘画《野火鸡》。此后的12年间,一幅又一幅精美的鸟类图画从奥杜邦的笔下和印刷机下飞出,得到人们广泛的认同。

奥杜邦一生留下了画作无数,他的作品不仅是科学研究的重要资料,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杰作。他先后出版了《美洲鸟类》和《美洲的四足动物》两本图谱。其中的《美洲鸟类》曾被誉为是19世纪最伟大和最具影响力的著作。

 

约翰•古尔德(John James,1804—1881)

英国鸟类学家、插图艺术家和出版家。

古尔德的父亲是英国温莎城堡的园丁主管。14岁左右,古尔德就开始跟着他的父亲工作,这使他有机会观察到在自然栖息地生活的诸多鸟类,还学习了剥制动物标本的技术。1827年,古尔德被聘为伦敦动物学学会的动物标本剥制师。

1830年,古尔德写下了他的第一卷对开插画书《一百种喜马拉雅山脉鸟类》,为该书手绘了80幅草图,由他的妻子伊丽莎白转刻为石版画,并配有威格斯撰写的文字,体现了最全面、最准确的描绘。

1838年后,与其妻一同前往澳大利亚,在当地发现并命名了诸多新物种。因为找不到出版商帮自己出版图册,古尔德决定自行出版——他最受人称赞的作品、八卷本的《澳洲鸟类》便由此诞生。接着,古尔德又开始编写《欧洲鸟类》《亚洲鸟类》等著作,这些作品为他赢得了更大的世界声誉和财富。

《欧洲鸟类》出版之后,拥有该书副本的格拉斯哥大学称古尔德为“奥杜邦之后最伟大的鸟类学家”。《亚洲鸟类》自1850年问世后,出版时间长达33年。古尔德去世后,英国动物学家理查德•鲍德尔•夏普继续完成其未竟之事业。

 

弗朗索瓦•勒•瓦扬(François Levaillant,1753—1824)

生于荷属圭亚那(今苏里南),父亲是法国领事。他在森林中度过了童年,对当地的动物群产生兴趣。1763年,返回欧洲,开始学习自然历史。1777年,在巴黎亲眼看到了自然历史的收藏,对鸟类学的兴趣也空前增加。1781年,通过荷属东印度公司来到南非好望角,开始了富有冒险精神的非洲之旅。在旅行当中,他的船只曾经被英国人击沉,随身只剩下一点钱和几把枪。1793年,他在巴黎又被捕入狱,直到法国大革命结束才被释放。之后,勒•瓦扬回到了在塞扎纳朗乌埃(马恩)的一处庄园,在那里生活;1924年,死于贫困。

作为一名旅行家,勒•瓦扬不带偏见地描绘非洲人民,认为他们是“高尚的野蛮人”,而作为作家和鸟类学家,勒•瓦扬则出版了《非洲内陆旅行》《非洲内陆的第二次旅行》《非洲鸟类》《天堂鸟自然史》《伞鸟和短尾鴗科鸟类自然史》等多部作品。在鸟类学著作当中,他首创旅行写作文体,对鸟类行为的描写也是开创性的;他为多种鸟类命名,这些名字至今仍被作为鸟类常用名使用;他也是第一个在自己的著作当中使用彩色插图的作家。这些创举对奥杜邦等后来的鸟类学作家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媒体评论】

  • 西方出版界在博物艺术方面比中国先走了几百年:奥杜邦父子的画作早已是西方艺术收藏界的珍品,我们应急起追赶。我希望这套新书的出版能唤起许多读者,尤其青年读者们的兴趣。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杨振宁

  • 鸟兽虫鱼是人类的朋友,亦是科学艺术灵感的源泉。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莫言

  • 许多西方博物学家在我们看来有着天真的“傻劲儿”,一生专注于自己所喜欢的花草鸟兽,不惜为此耗尽精力和钱财。我们并不想鼓动所有人都这般生活,但想提醒部分年轻人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和生活方式;西方博物学无疑展现了多样性,可以丰富我们的认知、审美和生活。  

                                                             ——北京大学教授   刘华杰

  • (奥杜邦)衣服粗糙简单,黝黑的头发在衣领边披散开来,整个人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鸟类标本。

                                                           ——《物种起源》作者   达尔文

  • 请你在想象中与我一同遨游广袤无垠的西部大草原、洛基山脉中人迹罕至的峡谷和荒漠。我们愿在此表达一下深切却又徒劳的遗憾——生息于此处的远古时代物种的孑遗,现在也已所剩无几。它们曾经生活、曾经跃动,许久以前也曾栖息在森林、平原、山川和河湖,但是它们不再是这些地方的主人。然而,我们还是希望,但愿一己绵薄之力能让有关这些物种的知识——长存不朽。

                                                       ——《美洲鸟类》作者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 我为了这门科学牺牲了所有的金钱和我的青春……我也开放了一个自然历史陈列室,在里面放入大量的鸟,是我在非洲4 000 个地方搜集的鸟……收藏花了我30 年的工作时间,其中5 年在非洲炽热的沙漠中。

                                                        ——《非洲鸟类》作者  弗朗索瓦•勒•瓦扬

  • 随着人类不断地开发使用自然界,许许多多的动物物种将会逐渐地从很多最适宜的栖息地上消失,被迫退到人迹罕至的地方。我们或许可以预测到,非洲广袤的平原将会是它们寻找生存和栖息机会的最后避难所。直到最后,或许和渡渡鸟一样,很多物种也将会灭绝,留下遗迹,任我们带着百般的好奇和遗憾去调查。                                                                                                 ——《亚洲鸟类》《欧洲鸟类》《澳洲鸟类》作者  约翰•古尔德